诡异的舞步 - 爱情故事 - 精选故事网

诡异的舞步

2021-06-16 01:05:15 阅读 :

一、诡异

“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

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

“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

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这天晚上,我和衣而睡。我故意早早地躺进被窝,装作睡熟的样子,想看看马玲会去哪儿。这时间过得比以往都慢,我的眼睛越来越酸,终于上下两只眼皮打起架……

“砰——”关门的声音一下子让我从梦中惊醒,我慌忙朝马玲的床铺看了一眼,没人!马玲一定是在刚才出去了。我赶紧起身穿上鞋,偷偷跟着马玲。马玲的脚步声在楼道里突兀地响着,这可苦了我,必须轻手轻脚地走,努力不发出一点儿声音,生怕惊扰到马玲。

出了宿舍,马玲轻车熟路地沿着一条路走着。她的身体看起来很僵硬,诡异极了,就像电影里的那样。

“啊——”我没看到路,一下子被路旁的东西绊倒了,软软的一团,幸亏没叫出声来,我紧张的捂住嘴,马玲像是有所察觉,机械地扭过头来。怎么办!怎么办!要被发现了……我紧张的不知所措。

“快蹲下!”忽然,地上软绵绵的物体忽然发声,我慌忙蹲下,这才发现,马玲的视线恰好被学校的紧密的灌木丛遮住了。

“呼——”我偷偷松了一口气。

“小李子?”我惊讶地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你怎么躺地上了?”

李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等太久,都睡着了。”

“马玲没发现你吧?”

“没有。我躺在路旁,穿着黑衣服,再加上我本身的黑人因素。当然没。”李黑笑笑。

“别开玩笑了。马玲走远了!”我不等他调侃,因为我发现马玲的脚步声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我和李黑偷偷摸摸地跟踪着马玲,总算没被甩下。

“你知道她要去哪儿吗?”李黑突然问我。

我有些害怕的看着不远处马玲的身影,“我好像知道她去哪儿了。”从这条路走出去,只有一个建筑物,就是学校废弃的一间教室!去年有一个人在这里自杀了,还一度引起恐慌,据说这儿还经常闹鬼!所以这间教室才被废弃。不过我却不相信这些。

“马玲去那儿干吗?”李黑却不太害怕,因为他和那位女同学曾是同学,关系很铁的那种,那时候马玲还不是他的女朋友,那时候我们三个才是最铁的哥们。不过我们几个都曾在这间教室学习。

“莫非是那位女同学恨马玲抢了她的男朋友,晚上罚马玲去给她跳舞?”我故意开了个玩笑。

“你说她去跳舞?”李黑出乎意料地没有附和我。

“是呀。她是穿着舞鞋出去的。”我不明所以,不知道李黑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李黑的面容渐渐呆滞,我脑海里却突然闪现灵光——马玲根本不会跳舞!

“说不定,她只是想学习跳舞了,又不想让我们知道,所以晚上偷偷去跳?”我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可我还是自我安慰道。

“不可能!马玲她胆子那么小,怎么可能一个人在晚上出去,而且还是去那个闹鬼的大楼?”李黑一口回绝了我的想法。

我们俩都不在说话,气氛越来越诡异了。不知不觉,大楼已经出现在了眼前,马玲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很快教室里传来鞋子碰在地面上的声音,而且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声音停了下来,接着传来微微急促的喘息声。

我和李黑快速看了一眼对方,看来马玲要离开了。我和李黑赶紧回了各自的宿舍。

我忙躺在被窝装睡,还发出打呼噜的声音。很快,马玲回来了。我翻了个身,故意对着墙。可是我却感觉马玲在看着我。果不其然,她依附在我耳边,“乐乐,我想你了。”

……

二、猜测

第二天,趁马玲还在睡觉,李黑约我去图书馆见面,我知道她是想和我探讨关于马玲的事情,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去了。

“我昨天想了一个晚上,我猜测,马玲可能是被雅思的鬼魂上身了!”李黑神秘兮兮的看着我。雅思正是那个在教室里自杀的女孩。

“我觉得你这个猜测有可能。”我认真地看着李黑,“因为昨晚被附身的马玲告诉我,‘乐乐,我想你了’。很有可能是雅思的鬼魂回来了。”

“可她为什么要附身在马玲身上?”李黑一针见血,又推翻了之前的猜测。

“是不是马玲做了什么对不起雅思的事?”我猜测道。

“有可能。”李黑摸了摸下巴道。

“留学名额!”忽然,我和李黑二人极有默契的说道。

“安静!年轻人爱学习想留学是好事,可这是在图书馆。”图书馆管理员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我俩的身后,她肥大的脸盘竟显得有些慈祥。我和李黑赶紧看起桌上的书来,直至管理员赞叹了一声好孩子后离去。

“对,是不是一年前的留学名额?我记得当时名额只有一个,候选人就是雅思和马玲。雅思就是在那之后自杀的。她是不是因为这事才对马玲产生怨恨?”李黑突然想到了什么。

“可为什么又等到现在?”我冷冷的打断他。

“这……这不是重点,关键是我们已经确认了就是雅思附身马玲。”

“好吧。那就这样了。”我有些烦躁,我实在不擅长这些动脑子的东西,“有了什么新线索告诉我。”我起身准备离开,走之前还不忘借两本书。

“你去哪儿了?”马玲又在刷牙,不过她的牙刷却是反的,“去图书馆。你牙刷拿反了。”我顺带提醒她。

“啊哦!”马玲尴尬的拿正,我却无心理她,心里还在为她出去的事情烦着。

“乐乐,我告诉你件事情。”马玲突然出声道。

“嗯。”

“这两天我迷上跳舞了,每天晚上都去跳。没影响你休息吧?”马玲试探性地看着我。见我不说话,她又补充道,“我去咱们以前的教室跳,学校里没有空地。”

“哦!”我恍然大悟,丝毫不怀疑她所说的话。趁马玲出去上课,我急忙给李黑打电话,告诉她马玲所说的。可李黑却直骂我蠢,马玲说什么都信。那个胖胖的图书馆管理员告诉她,有一个穿着白T恤的女孩一直在书架后偷听我们说话,还问那个女孩是不是暗恋他。而且看到她看到我起身,才匆匆离开。

白T恤?马玲今天穿的也是白T恤。

对啊,我这猪脑子,怎么能没想到这一点呢?可是,说不准,她只是好奇我这么早做什么才跟上来瞧瞧。

听了我这话,李黑已经对我破口大骂,完全不顾及这么多年的友谊。

“屁!她的话有漏洞!学校里空地那么多,操场,花园,那个不是空地!对了,顺便问问她一年前留学名额的事情,按理说,雅思死了,她应该就去留学啊。可她怎么……”李黑点破了我的思路。对啊,这么多疑点。

“那我去问问当年选拔的老师。”我想了想,道。当年选拔的老师是我的姑父。想到这儿,我就给我姑父打电话,姑父自从雅思自杀后,就退休了。

三、真相

刚开始,姑父支支吾吾的不愿意说,直到我逼问了好久,他耐不住,才缓缓的对我说起当年的事情,我赶紧按下了电话录音。原来,当年雅思不是自杀的!而是被马玲杀死的。当时是午休时间,姑父留在教室备课,突然尿急,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就发现雅思已经死了,还对她的尸体说了一通怨恨的话,姑父冲了进去,恨恨斥责马玲,并说要报警。可马玲竟跪下来求情,说了一堆自己怎么怎么可怜的话,姑父也知道她家庭非常困难,又感叹自己教生无方,又心疼马玲,不愿意一个大好年华的少女余生在监狱度过,这才动了恻隐之心,但是他把出国留学的名额收回了。至此之后,他退休了,这么多年都活在对雅思的愧疚之中。最后,姑父告诉我这件事情千万要保密。我却冷笑着挂断电话将录音发给了李黑。当年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忽然,紧闭着的宿舍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进来的人正是马玲。

我假装若无其事地看向马玲,可马玲似乎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狞笑着向我扑来,手里还拿着一把美工刀。“既然你也知道了一切,那你就去死吧!”她的刀在我脖子上划过,不过还未伤到血管。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也冷笑地看着她,“马玲!你杀了我,你会有报应的!现在每夜是雅思的鬼魂在折磨你。以后,是我和雅思的鬼魂一起折磨你!”

“哼!吓唬我。我早知道根本没有夜晚出去跳舞的那回事!都是你!都是你!你和李黑编出来骗我的!亏我对李黑那么好!真是把真心喂给了狗!”马玲丝毫不害怕我说的话,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她每夜都出去跳舞,她更不相信世界上会有鬼。

“当初,雅思何尝不是把真心喂给了狗?”我有些悲凉地说。雅思家境富有,她的家庭完全可以供她留学,可马玲就不一样了,她家境贫困,家里五口人,仅靠她父亲微博的工资养活,雅思知道她需要这个名额,早在那天将名额让给了她,可惜她不知道……

“是啊。我是把真心喂给了狗!”忽然,马玲的身后响起一道声音,我很快认出这是雅思的!与此同时,还伴随着一阵踢踏的声音,正是昨天晚上马玲在教室里跳的节奏。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那天晚上的脚步声熟悉。

马玲颤抖的向后看去,她手里的美工刀也偏离了位置。她身后,正是雅思!她还是穿着那件白色的衬衫,白裙,却不再是白鞋,她没有脚。

我摁住伤口,雅思突然出手,马玲惨叫一声,接着她的脑袋就落在了地上,诡异的碎了,顿时鲜血四溅,地上全都是花花绿绿的那脑浆……

“乐乐。很感谢你还记得我。”雅思突然扭过头来,她是吊死的,脖子上还有勒痕……

“雅思!”我看到这久违的朋友,不仅不害怕,还有些激动。

“我赶紧给李黑打电话!他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我掏出手机,就要给李黑打电话。

雅思惨笑着摇摇头,“他已经在门外了!”

果不其然,李黑拿着一只录音笔走了进来,他也泪流满面。

我看到,雅思的眼睛突然模糊去起来,是她落泪了。

“我要走了。”忽然,雅思看向我,同时我也发现雅思的身体越来越透明。“你要和李黑在一起哦,不然你这么傻我会不放心你的……”

……

最后,李黑报了警,并把录音笔交给了警察,这件事情被校方全面封锁,姑父被判了刑,但他说他进了监狱不后悔。除了我和李黑还有高级别的领导,根本没有人知道。而这件事情,因为那只录音笔,也成了悬案,被永久封存。而我,或许是因为雅思的最后一句话,也和李黑的关系越来越好。在我和李黑确认关系的那一天,我好像听到了雅思的祝福,我和李黑也从青梅竹马走到了百年好合……

Introduce:One, weird " Ma Ling, your …… " my desire character stops again look at Ma Ling, "How? " Ma Ling stopped to brush one's teeth. I hearten, "Ma Ling, where do you go to yesterday evening? " " I? " Ma Ling spits the Bai Mei in the mouth comically, "Where can you still go to? Sleep with you together in the dormitory. " I admit to staring at Ma Ling really, her unlike is to lying. But, yesterday evening, she went out with respect to dress dance shoe obviously, just come back very late. Appreciably consider, I tell her without the thing that goes out her, the boy friend that I decide to call mount a horse Ling tonight also is me as a child good brother Li Hei dogs secretly Ma Ling, where did Ling seeing a horse go to after all. Does dress dance shoe go out to dance in the evening? This can not be the business that normal person can do. This thing too odd. This day night, I sleep with the garment. I lie early intentionally into by the nest, pretend to sleep familiar pattern, want to see Ma Ling where can go to. This time must be compared too before slow, my eye is more and more acerbity, fluctuate eventually two eyelid hit a …… " phut —— " the sound that close lets my Cong Mengzhong sleep lightly at a draught, I looked toward Ma Ling's bed hurriedly, nobody! Ma Ling is to be in certainly a moment ago went out. I rise to put on a shoe personally rapidly, follow Ma Ling secretly. Ma Ling's footstep is ringing abruptly in corridor, this can suffer from me, must gently ground goes, do not give out a bit sound hard, alarm of for fear that arrives Ma Ling. Gave a living quarter, ground of Ma Ling do something one knows well is going along a road. Her body looks very rigid, extremely weird, resemble the movie in in that way. "Ah —— " I did not see a way, was blundered by wayside thing at a draught, soft soft posse, did not call up phonate fortunately, I cover tensely Pull in your ears! , ma Ling resembling is to be aware of somewhat, had twisted a head mechanically to come. How to do! How to do! Should be discovered …… I am at a loss tensely. "Crouch quickly! " suddenly, the object of the soft on the ground phonates suddenly, I crouch hurriedly, this ability discovers, ma Ling's line of sight was obscured by the close together bush of the school fitly. "Breathe out —— " I loosened secretly at a heat. "Small plum? " I look at the person that lying on the ground surprisingly, "How do you lie on the ground? " Li Hei some feel embarrassed the ground flinchs tricky, "Wait too long, was asleep. " " didn't Ma Ling discover you? " " not. I lie in wayside, wearing black dress, plus the black element of my itself. Do not have of course. " Li Hei

本文标题:诡异的舞步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1270.html

上一篇:疯狂的鼻子 下一篇:还我上铺

相关文章

  • 黑暗入侵

    【黑暗入侵】简介:鬼敲门在外面逛了一天,我直到晚上七点才回寝室。我早早地洗漱完毕,就上床休息了。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我揉着惺松的睡眼下了床,打开门,却只看到一个红彤彤、圆滚滚的球状物...

    2021-06-16 爱情故事
  • 纸团怨

    【纸团怨】简介:我坐在餐馆里,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前一大堆喜爱的菜,看也不看对面坐立不安的夜凉。最终,夜凉敌不过我的耐心,先开了口:“小张,这菜还适合你的口味吗?”我一声不吭,继续吃饭,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心想: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恐怖接龙

    【恐怖接龙】简介:晚上,薛小夜正在自习室里看书,苏荷拿着一个黑色硬皮笔记本走了过来,神秘兮兮地说:“小夜你快看,我刚刚上晚课的时候,在书桌里发现了这个笔记本。”“应该是上一个用书桌的人忘在那里的吧,怎么了?”薛小夜疑惑地问道。苏荷无奈地白了她一眼:“小夜,你真是消息闭塞,竟然连学校里最近这么有名的事情都不知道。”“什么事情啊?”薛小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2021-06-16 爱情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镜中人

    【镜中人】简介:李一方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平时与同学相处得并不融洽,经常闹矛盾。他有一个爱好,就是爱照镜子,有点自恋,还特别孤僻。这天夜里,宿舍里空无一人,都出去玩了,只有他留了下来。这倒合他的胃口,索性一个人打开了电脑,玩游戏消磨时间。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半夜,窗外都是一片漆黑。他也觉得有些疲惫,想准备上床睡觉,正好看见了放在一旁的小镜子,就拿着照了起来。...

    2021-06-16 爱情故事
  • 奇怪的喊声

    【奇怪的喊声】简介:由我们村到小学校经过一段十几米长的高坡路,我们管它叫小顶。那天王小海上学走到那儿,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喊:“快跳。”王小海不由自主地向前跳了一下,站好后,回头望望没有人,心里不由一抖.是谁啊?怎么喊一声就没有了呢?可自从那天以后,他路过那儿就听到有人喊他快跳,他虽然有点怕,却觉得好玩,只是不敢对人说。...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寻魂启事

    【寻魂启事】简介: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过去。“小萍,明天就开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听到杜小萍的声音,林安显得很是兴奋,大声地对她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接你。”...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疯狂的鼻子

    【疯狂的鼻子】简介: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2021-06-16 爱情故事
  • 头上有伞

    【头上有伞】简介:半夜,白玲雪睡得正香,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她刚想下床去开门,突然想起离寝室门最近的周茶茶还躺在床上,便不高兴起来:周茶茶离寝室门最近不去开,我也不去。这么想着,她就闭上眼睛装睡起来。...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