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路等你 - 爱情故事 - 精选故事网

异路等你

2021-06-16 01:05:19 阅读 :

乘凉惊魂

宁小萱在原来的学校时,因为不堪忍受小混混的骚扰,回家休养了一段时间,后来在父母的张罗下,便转来了这所新学校。

今天是宁小萱来新学校报道的第一天,白天她忙碌了一天,终于弄妥当一切,晚上就一个人去了大教室上课。没想到大教室的风扇坏了,宁小萱从小就怕热,坐了没一会儿就热得受不了,悄悄地从教室里溜了出来。

宁小萱沿着走廊一直走到尽头,倚着廊柱乘凉。阵阵夜风扑面而来,让她感觉凉飕飕的,不由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起来。

这时,突然有人向宁小萱打招呼。宁小萱睁开眼睛,却并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儿。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闭上眼睛小憩起来。

这时,那个声音又传进她的耳朵:“嗨……”

宁小萱这次听得比先前清晰了,发现那个声音是从旁边的花圃里传来的。她走到花圃跟前,一点儿一点儿地拨开密集的花草,竟然看见一颗人头被包裹在花丛之中。那颗人头的头顶破了个大洞,一些小虫子正在脑洞里津津有味地吸食着里面的血浆和脑髓。

“啊——”宁小萱吓得大叫一声,趔趔趄趄地后退着。

这时,那颗人头慢慢地仰了起来,面对着宁小萱。那是一张惨绝人寰的脸:脸皮被揭了下来,一对眼珠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砸烂了,浓稠的黑色血水夹杂着一些腐肉流出来,看上去既恶心又疹人。接着,那颗人头慢慢地飘起来,露出了它的身体。它的四肢弯曲着,整个身体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姿势。

宁小萱张开嘴想喊救命,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这时,那个鬼怪叫一声,猛地扑向宁小萱,拖着宁小萱就走。

宁小萱怎么也挣脱不开,强压住自己内心的恐惧问: “鬼大哥,你、你抓我干什么呀?”

“哼,我抓你干什么?听完我的故事,你就会明白了!”那个鬼冷哼一声,幽幽地讲了起来:

我叫刘艺,生前是这所大学文秘系的学生。有一次,我在学校附近一家小型商场里买东西,正在结账的时候,一个暴力狂两手各拿着一根手臂粗细的铁管,冲进商场见东西就砸。

当时商场里的人都吓坏了,尖叫着逃了出去。倒霉的我没能逃出去,而被堵在一个角落里瑟瑟发抖。那个暴力狂挥舞着铁管靠近我,然后将商场的玻璃窗砸碎了。两块碎玻璃迸射进他的眼睛,将他刺瞎了。暴力狂痛得直叫,巨痛让他变得更疯狂。他挥舞着铁管在商场里横冲直撞,最后推倒一个货柜,货柜朝他头顶压下去,他就那样被货柜压死了。

我第一次见到死人,心里直发毛,强撑着身体往外走。可当我经过那个暴力狂的旁边时,他露在货柜外的手突然死死地抓住了我的脚踝。我再也忍受不了,两眼一花晕了过去。

当我醒过来时,我已经被人送回学校,正在校医室里休养。我虽然受了不小的惊吓,但能活下来,心里还是觉得庆幸无比。

谁知好景不长,那个被货柜压死的暴力狂竟然变成鬼缠上了我。他死后依然暴力,拿着铁管每天晚上追着我打。它将我的脑袋敲出一个大洞,将我的眼珠子敲碎,将我的鼻子敲塌,又将我的四肢敲折……

呜呜,我就这样活活被它打死了。

暴力鬼

刘艺哭了好一会儿,才又愤愤地说: “那个暴力鬼不仅将我打死了,我死后变成鬼,还常常被它欺负。为什么、为什么我年纪轻轻的,遭遇却如此悲惨?我不要当弱者,我要变强。我要杀了你,增加我的戾气,然后打得那个暴力鬼魂飞魄散!”

刘艺说着,恶狠狠地掐住了宁小萱的脖子。

宁小萱拼命地挣扎,却无法挣脱刘艺那双钳子般的鬼手。呼吸不畅让她的大脑渐渐地昏沉起来,情急之下她脑海中灵光一闪,指着刘艺身后说: “那个暴力鬼找你来了!”

听了宁小萱的话,刘艺浑身一展,松开宁小萱的脖子,一头往花丛中扎了进去。

宁小萱立马拔腿狂奔,一口气跑到教学楼门口。这时,她听见刘艺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敢骗我,我要将你的肉一块儿一块儿地撕下来,直到你咽下最后一口气!”

宁小萱顿时吓得腿一抖,从门前的台阶上骨碌碌地滚了下去,瘫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这时,刘艺追到台阶上,狞笑着朝宁小萱扑了过来。谁曾想,刘艺的身体还没等落下来,就惊叫着折了回去,慌里慌张地逃走了。

与此同时,宁小萱感觉到后背被一股寒气吹得直起鸡皮疙瘩。她扭头一看,顿时吓得心脏差点儿从肚子里跳出来——她看到了一个更恐怖的“人”。那个“人”的块头特别大,胸口几根断裂的肋骨刺破皮肤露了出来。它的眼珠子掉了出来,只剩下几根红筋连着眼洞,就像两颗弹珠似的挂在脸上晃来晃去。它的鼻子歪在右边,嘴巴又歪在了左边。

那个鬼举着一根铁管冲过来,照着宁小萱的脑袋就打了下来。

宁小萱双手抱头下意识地一躲,铁管落在了她的后背上,疼得她龇牙咧嘴。她忍着疼大声地对那个鬼说: “我知道你死得不甘心,如果你肯放过我,我可以帮你完成你未了的心愿。你的心愿是什么呢?”

那个鬼听了宁小萱的话,举着铁管的双手垂了下来。沉默了几分钟后,它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我叫雷鸣,生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我生前是个大胖子,面相也比较凶,所以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我为这事儿都愁死了,真害怕自己会孤独终老。没想到有一天,突然有个漂亮的女生来找我。她说她叫利锐锐,和我是同一所学校的学生,问我愿不愿意当她的男朋友。我当时激动的不得了,心里虽然感到很奇怪,但也没问为什么——反正我觉得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吃不了啥亏,于是便一口答应了她。

后来我才知道,利锐锐并非是要我当她的男朋友,而是当她的保镖,因为有人一直跟踪她,让她觉得很害怕。我知道真相后,也不恼她,反而更加怜惜她,暗下决心一定要保护好她。

可过了没多久,我才知道,利锐锐是被一个鬼给缠上了。我天不怕地不怕,但最怕鬼了。所以那天晚上,当我第一次见到鬼的真容时,立马就吓得落荒而逃。

我跑出去没多远,人冷静了些,觉得就这样丢下一个女生特别不合适。于是,我又折回去救利锐锐。只是当我再回到原地的时候,利锐锐已经死了。

利锐锐死后变成鬼缠上了我,它怪我没有尽到保护它的责任,没日没夜地缠着我,让我没一刻安宁。那天晚上它又来缠我,我终于受不了,抄起两根铁管对付它,不让它靠近我。我为了躲它四处跑,它则一路追着我。结果它追着我进了一家小商场,我挥舞着铁管将小商场搅得天翻地覆,最后被倒下来的货柜压死了。

我也变成了鬼,这下不怕鬼了,便去找利锐锐,让它当我的女朋友。利锐锐不肯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追着它问,我哪些地方还不符合它的要求。利锐锐被我问烦了,就说我不够凶残,不够凶残是会被其它鬼欺负的,那样就不能好好地保护它了。

于是,我为了变得更凶残,就跑到学校里杀死了刘艺,又时常去折磨刘艺的鬼魂。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向锐锐证明,我凶残得不仅可以杀活人,还能折磨鬼。

“也不知道我现在合格没有,我要带你到锐锐的面前,如果锐锐认为我还不合格,我就当着它的面折磨死你,让它看看我有多凶残!”

雷鸣说完,就将宁小萱一把扛在肩上,一阵风似的奔出了学校。

被肢解的姑娘

宁小萱在雷鸣的肩上被颠得快要吐了,才等到雷鸣停下,将她放了下来。她定晴一看,才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

这时,雷鸣温柔地叫了起来: “锐锐,锐锐,你在吗?”

可屋里一片死寂,沉闷得让人窒息。

“锐锐,你又躲我了是吗?”雷鸣边说边走到衣柜前,拉开柜门在里面翻找起来,最后捧出半颗血淋淋的脑袋来。

这时,只听那半颗脑袋开口说话了: “别烦我,让我回去睡觉!”

那半颗脑袋说完,就“蹦”回柜子里去了。

“整天睡觉会闷的,你出来看我折磨人,看我够凶残不。如果我合格了,你就当我的女朋友。”雷鸣说着,动作开始变得飞快。它从屋子各个角落里找出一些残肢断骸,慢慢地拼出了一,个完整的女鬼——利锐锐。

“哎呀,烦死了。这就是你找来折磨的女生,你想怎样折磨她?”利锐锐边说边仔细地打量起了宁小萱。

“你说怎样折磨就怎样折磨,我一切都听你的。”雷鸣讨好地说。

“她的皮肤又白又嫩,不如你先将她的皮剥下来……”利锐锐的话还没说完,雷鸣就跑到宁小萱的跟前,用它锋利如刀般的指甲在宁小萱的额头上一划,划开了一道口子。

宁小萱疼得直咧嘴,大声地说: “你们两个鬼欺负我一个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们去折磨害死你们的那个鬼!”

“害死我的那个鬼?”雷鸣听了不由地大笑起来,然后才说, “害死我的鬼就是锐锐,可我现在爱上了它,又怎么会舍得折磨它呢?”

“我说的是那个害死锐锐的鬼呀!”宁小萱说。

“对呀,锐锐,认识你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到底是被什么鬼缠上的呢。快跟我说说吧,让我多了解你一点儿。”雷鸣急忙对利锐锐说。

“说起我的遭遇,那真是可怕!”利锐锐叹了口气,幽幽地讲述起来:

那天晚上,我在外面做完兼职,就急匆匆地往学校赶。当我走到中央天桥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流里流气的男生。他瞪着我看了一会儿,突然朝我冲过来,拖着我就走,还莫名其妙地说:“嫂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我当然不是他的嫂子。我想起最近看过的新闻,说有猖狂的人贩子当街抓女生,假意叫这些女生老婆、嫂子、妹妹等,以掩人耳目,让别人误以为是两个关系亲密的人在闹别扭。好让被抓的女生失去别人的帮助,顺利地被他们抓走。

这男生一定是人贩子!

我赶紧用另一只手死死地抓住天桥护栏,顽强地和男生对抗着。可我的力气比不上男生,不一会儿,男生就将我的手从护栏上掰了下来,拖着我往前走。我一急,一头朝那个男生撞去。

那个男生猝不及防,身体向后倒去,直接从天桥上掉了下去。天桥下是大马路,那个男生很快被来来往往的车辆碾成了肉饼。

我吓坏了,一路逃回出租屋,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怎么办。我就这样在不安中度过了几天,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那个男生的鬼魂缠上了我。它依然想抓走我,可我怎么敢跟一个鬼走?我就这样激怒了它,它就将我残忍地肢解了。

雷鸣听到这儿,气得头顶直冒青烟儿,愤愤地说: “真是太可恶了,你原本是一个多么标致的姑娘呀,可身体竞被那个混蛋弄得四分五裂。走,我们找它算账去!”

“没错,找它去。只是我现在还不能好好地控制我的魂魄,多走两步路,身体就会散架,挺麻烦的。”利锐锐苦恼地说。不过看了宁小萱一眼,顿时有了主意。它凌空一跃而起,一头撞进了宁小萱的身体。

找嫂子的鬼

利锐锐附在宁小萱的身上,带着雷鸣在中央天桥底下找到了那个找嫂子的鬼。

那个鬼少了半边脑袋、一只眼睛、一条胳膊、一条腿,样子怪异、恐怖。

雷鸣一见到那个鬼,就扑上去举起它往地上狠狠地摔,将它摔成了好几截。那个鬼破碎的肢体四散逃窜,陆续钻进了那些大大小小的下水道里。

“逃什么呀,你不是很厉害吗?原来你只是欺负女生厉害,见到男生就怂了啊!”雷鸣讽刺着那个鬼。

“我从不欺负女生,我这辈子只是不小心害死了一个女生。可我害死她也是有原因的!”那个鬼将事情的来胧去脉讲了出来:

我叫谭柱,虽然我的外表看上去流里流气的,但我并不是小混混,而是一个前途光明的大学生。那天晚上,我到大排挡吃宵夜,结果遇上两帮小混混在门口打架。

我正要逃,男生a突然倒在了我的面前,然后男生B骑在男生a的身上,手持匕首朝男生a的脖子上刺去。男生a的双手抓住匕首奋力抵抗,被锋利的匕首划得鲜血直流。不一会儿,男生a就扛不住了,被男生B的匕首刺中了咽喉。鲜血迸射出来,溅了我一裤管。

这时,男生a-把拉住我的裤管,用最后一口气对我说: “找嫂子来!”

男生B见男生a还没死透,又抽出匕首在他的脖子上疯狂地砍了起来。我一见情况不妙,赶紧趁机逃了。

幸好,我安全地回到了学校。我以为这件事会很快过去,谁知好景不久,男生a的鬼魂缠上了我,来来回回地对我说: “找嫂子来,找嫂子来……”

我费了好大劲儿,才从它残缺的记忆中,拼凑出了它嫂子的模样。为了摆脱他,我每天四处转悠,希望找到那个所谓的嫂子。终于,那天我在天桥上看见了一个女生,觉得她就是男生a口中的嫂子。于是,我便拖着那个女生去见男生a。没想到,我被那个女生一头撞下了天桥,身体被经过的汽车碾碎了。

其实我根本就不认识男生a,却要受这种无妄之灾。我想,如果不是男生a一心想要找回他的嫂子,他死后就不会一直缠着我了。所以我将气撒在那个女生的身上,找到那个女生,将她肢解了。

谭柱一口气说到这儿,停了下来。

这时,利锐锐从宁小萱的身体里钻了出来,生气地大吼: “你在胡说什么?我生前都还没有男朋友,会是谁的嫂子?你这是为你自己的罪过找借口,为自己开脱!”

谭柱看见利锐锐,不由得愣了愣,才说:“是真的,我没有说谎。不信的话,你们跟我去见男生a,如果我说谎,便任由你们处置!”

“我也好奇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好,我们跟你去!”利锐锐说完,又一头钻进宁小萱的身体里,这才又说, “快带我们去吧!”

“好,跟我来!”说话间,谭柱零碎的肢体从一个个下水道里钻出来,迅速合拢,然后带头向前走,宁小萱(利锐锐)和雷鸣紧紧地跟在后面。

尾声

很快,在谭柱的带领下,宁小萱(利锐锐)和雷鸣在一个大排档附近见到了一个脖子被砍断的鬼。那个鬼的脑袋歪在一边,五官都扭曲变形了。

纵然是这样,宁小萱还是觉得那个鬼有点儿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兄弟,我带你嫂子来了!”谭柱说着,指了指宁小萱, “她现在也死了,正在那个女生的身体里。喂,你还不快点儿出来?”

利锐锐在宁小萱的身体内动了起来,可没等它钻出来,那个鬼扭头看了宁小萱一眼,就突然朝宁小萱扑过去,死死地抱住宁小萱说: “媳妇儿,你终于来了!”

“什么,媳妇儿?”谭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着那个鬼。

这时,利锐锐从宁小萱的身体里钻出来,一头撞开那个男鬼,双手叉腰生气地说: “谁是你媳妇?神经病!”

“死开,你这么丑,想当我媳妇儿我还不要呢!”那个鬼一把推开利锐锐,走上前温柔地拉起宁小萱的手说, “我说的是她,她才是我媳妇儿!”

“你、你不是要找嫂子吗,怎么又变成找媳妇儿了?”谭柱不解地问。

“我是大哥,你们这些小喽哕难道不得管大哥的媳妇儿叫嫂子?”那个鬼说。

“你、你是王冲?”宁小萱终于想起这张熟悉的脸是谁了。

这个王冲是她以前学校附近小混混的大哥,他看上了宁小萱,死缠烂打要宁小萱当他的女朋友。王冲每天指挥他的那帮小混混手下,见到宁小萱就管宁小萱叫嫂子,搞得宁小萱的同学都对她避而远之。这就是开头提过的她转学的具体原因。

只是没想到,王冲竟然在斗欧中死了,而且死后还连锁性地害死了这么多人,最后这些鬼竞还将活生生的她带到了这个流氓的面前。难道,这就叫命运?

“我死后,有个老鬼对我说,只要我常常念叨着心里最想念的那个人,冥冥之中就会有一股力量将那个人送到我的身边来,没想到果然是真的。媳妇儿,我爱你!”王冲深情款款地看着宁小萱说。

“原来是因为你,我才死得这么惨啊。我要撕碎你!”听了王冲的话,得知真相的利锐锐怒吼着朝宁小萱扑了过去。

雷鸣和谭柱见了,都觉得自己的死跟宁小萱脱不了关系,也冲过去找宁小萱算账。

“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们伤害我媳妇儿的!”王冲说完,一把扛起宁小萱,身体一弹就飘了出去…

Introduce:Enjoy the cool Jing fetch Ning Xiaoxuan is when original school, because can't bear bearing small mix the ado that mix, come home recuperated for some time, be in later of parents get busy about falling, came around this new school. Today is Ning Xiaoxuan the first day when come to new school to report, she busied one day by day, do eventually appropriate everything, went with respect to a person in the evening big classroom attends class. The fan that did not think of big classroom is bad, ning Xiaoxuan is afraid of heat as a child, sat to was not heated up so that be overcome a little while, sneaked away stealthily to come out from the classroom. Ning Xiaoxuan goes to the end all the time along corridor, leaning on corridor column to enjoy the cool. Blast a nocturnal wind blow on the face and come, let her feel chilly, do not close an eye to enjoy by comfortable ground rise. At this moment, abrupt someone lets sb know to Ning Xiaoxuan. Ning Xiaoxuan opens an eye, did not see half the shadow of a human figure however. She thinks him mishear, close an eye again small rest rise. At this moment, that sound passes into her ear again: "Hey …… " Ning Xiaoxuan listens this to compare previous clarity, discovering that voice is transmitted in the flower nursery from the side. She walks along flower nursery in front of, a bit pokes concentrated flowers and plants a bit, see a poll is lapped be in the flowers actually. The top of head of that poll cut a large hole, a few small insect are being worn in the with pleasure suck in cerebral hole the plasma inside and encephalon. "Ah —— " Ning Xiaoxuan is frightened so that cry, ground of Lie reel slanting is backing down. At this moment, that poll was admired slowly rise, facing Ning Xiaoxuan. That is the face of a piece of extremely cruel: Face was uncovered, one cross-eye bead seems to was bungled to rot by what thing, thick be mingled with of stiff black blood water is worn a few carrion flow, look already disgusting rash person. Then, that poll waves slowly, showed its body. Its limb is bending, whole body appears give a kind of barpque posture. Ning Xiaoxuan stretchs the mouth to want to cry help, sound gets stuck however was in in throat. At this moment, that phantom cries, suddenly go at Ning Xiaoxuan, pulling Ning Xiaoxuan to go. How is Ning Xiaoxuan also flounced off, the fear that coerces him heart asks: "Ghost eldest brother, you, what do you catch me to work? " " hum, what do I catch you to work? Hear my story, you can understand! " that ghost is cold hum, told faintly rise: I call Liu Yi, it is the student that secret of this university article fastens before one's death. Once, I am in near the school in one wife and children bazaar shop, settle accounts when, a violent mad two tactics is taking the iron pipe of an arm degree of finish each, rush to see into bazaar the thing is bungled. The person in bazaar was psyched out at that time, screaming to escape. Hapless

本文标题:异路等你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1273.html

相关文章

  • 它要给你充话费

    【它要给你充话费】简介:鬼号“我手机欠费了,你给我充点儿话费呗?”李大磊嬉皮笑脸地说道。秦峰白了他一眼:“自己充!”“我恰好没有零钱了嘛。”李大磊还是缠着不放。&ldquo...

    2021-06-16 爱情故事
  • 我的情敌是鞋子

    【我的情敌是鞋子】简介:上完晚自习,我发现一只球鞋,就在我回来的小径上。鞋七成新,就在我弯腰准备捡起来时,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汗臭味。我的左边是花坛,右边是小树林,我可不想弄脏了手,于是飞起一脚,把球鞋踢到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后,落进了右边的小树林里。...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求因果

    【求因果】简介:半夜一点,王聪趴在写字桌上睡着了。但是王聪的手并没闲着,以正常的速度写着课题研究。一个红衣长发的女鬼站在王聪背后,附身拉着王聪的手,一边写一边笑。她嘴唇惨白,牙齿带有血红,长发垂下来盖住了王聪后脖颈。王聪恍然坐起,满头大汗,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梦到红衣女鬼了。王聪收拾了一下写字桌,接了一杯水喝下。忽然,他发现室友秦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躺着,表情僵死,由于是侧睡,那只睁着的眼睛刚好盯向自己。...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校园怪谈之捕药

    【校园怪谈之捕药】简介:我的女朋友田雅婷失踪了。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以不合适、累了为由向她提出了分手,结果她顶着雨一边哭一边跑远了。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她。除我之外,寝室里对田雅婷的去向最着急的就是荆一,因为他也深深喜欢着田雅婷。只可惜,当时田雅婷选择了我。她失踪后,荆一记恨我,便对外添油加醋地说我如何对不起田雅婷,并编写出帖子挂在学校的论坛上,说是因为我的薄情寡义,导致了田雅婷的失踪。弄得我臭名远扬。...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最后的破解

    【最后的破解】简介:“难道你也是?”吴航在QQ上打下这段话,发送过去。“嗯。”对方的回答很简短,却令原本躺在床上的吴航“嗖”地一下坐了起来。吴航的呼吸急促了一些,他紧张地问:“那你有什么办法吗?”消息发送过去后,吴航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心脏狂跳不止,等着某种结果。...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寻魂启事

    【寻魂启事】简介:徐路是一个路痴,即便名字里带一个“路”字,仍然改变不了他的本质。作为学校里的著名路痴,徐路“痴”的程度和方式也是有所不同的。最初让徐路为众人所知的,是一个他走夜路时的视频。倒不是有人特意跟踪他,只是在某一天深夜,两个人恰巧于校园遇到。那个人一看这不是朋友口中的怪同学徐路吗,便打开了手机的摄像模式。...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黑段子之寝室长

    【黑段子之寝室长】简介:我是一个夜猫子,喜欢通宵打游戏,宿舍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除了我们的寝室长。说起我们这位寝室长,那可真算得上一位模范标兵,不但对自己严格要求,更要求我们按时作息。每天他都按照学校的要求准时熄灯,督促我们关掉手机、电脑,上床睡觉,同时将门反锁,防止有人半夜偷偷跑出去玩儿。而早晨他会在天刚刚亮时叫我们起床,督促我们早读学习。...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洗魂

    【洗魂】简介:洗衣机周末的晚上,洗完澡之后的刘小后和往常一样来到过道的尽头,把脏衣服塞进了一台全自动洗衣机里。这台洗衣机是学校为了方便学生而提供的,不过,使用这台洗衣机需要付费。刘小后掏出几枚硬币正...

    2021-06-16 爱情故事
  • 没离开过

    【没离开过】简介:我站在一棵树下,远远就看见许静静一袭白衣地朝这里走来。我不由得微笑起来。许静静是我交往了四年的女朋友,由于不同系,我们的课程不同,所以每次她有课的时候我都会站在这棵树下等她下课。许静静走到我旁边,我伸手挽住她的肩膀,朝食堂走去。突然,我一低头,惊讶地发现许静静的背部竟然有一个口红印,这让我感到非常奇怪,难道是谁和许静静打闹的时候蹭上去的?我低头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口红印竟然是直接蹭在了她的背上,由于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纱裙,所以隐约能透过来,让我误以为是在她的衣服上。...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不、不是……”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2021-06-16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