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故事会大全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三章

2021-09-02 11:01:02 阅读 :
像受了什么打击一样,许闲低下了头。
    
    这看在五个人的眼里都觉得挺不是滋味的,因为他们都不可否认,他们已经开始喜欢这小子了,而且他也好象已经进入他们的生活了,可他们早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便在教室里谈过了,他们不想害了无辜的人,所以如果他们宿舍有新生搬来,就要劝他搬走。
    
    不一会儿,许闲像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似的,抬起头,眼中不再有刚才的散漫,严肃的说着:
    
    “虽然我大概知道你们不希望我住在这里的原因。”
    

 


    李克目光转向坐在床上的两人,他们摇摇头,表示不是他们说的,又转过身,继续听许闲说着……
    
    “但是我觉得我应该留在你们身边,除非你们是真的讨厌我。或者你应该给我一个理由,一个让我搬出去的足够充实的理由。”
    
    李克知道不告诉他真像他是不会走的,所以把事情源源本本的说了一遍!许闲一字一句的听着,不放弃任何一个小细节。
    
    “许闲,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若住下,最后你一定会后悔的。”李克由衷的劝着他。
    
    许闲只时笑着摇摇头,被他们的行为感动了,不错,这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关心他。虽然他们才认识还不到五个小时,但是他们那种不加修饰的关心,就是让他如此感动。曾经他的父母认为他是魔鬼,三岁不到就把他送进少林寺,十七年来,从未看过他,原来他们在送他到少林寺之后便搬走了,他们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他是在师傅照顾下长大的,然而师傅圆寂后,他以为他从此不会有朋友了,却没想到……无论如何,他要帮他们。
    
    许闲握住李克的手,李克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要是没有这档子鬼事,他们会很开心他的加入的。许闲忽的开口:“没有那件事,你们真的会开心的接受我?”
    
    李克没反应过来,心里还在想,我刚才有说话吗?

许闲笑笑:“别想了,你刚才没说话。”
    
    什么?这家伙怎么好象会读心术一样?
    
    许闲依旧是笑着:“你又知道啦?宾果,为了祝贺你猜中,我决定留下帮你们!”
    
    其余四个人都听的一头雾水,那家伙干吗自言自语?然后转向脸上写着太多惊奇的李克!
    
    这下你同意我留下来了?许闲用自己的意识与李克交谈着。李克用力眨了眨眼,退后几步,突然笑了,而且是很开心的笑,“你留下,你一定得留下,这回你想走都不行了。”然后脸突然就红了,他说刚才许闲干麻没事笑的那么斜糊,感情是听到他的话了,不过刚才他还真以为他是同性恋……

 


    
    其余四个人真的被搞糊涂了,满脸写着大问号。可当他们与许闲的手握上的时候,听到许闲用心在和他们交谈,他们的脸上又变成了感叹号!摇摇头,最后变成真诚的笑,他们之间又多了一员!
    
    经过了一周的磨合,他们的感情已经变的牢不可攀,在有高手在身边的情况下,宿舍里也不再死气沉沉的了,大家都慢慢开口说话了。
    
    这天晚上,除了李克和许闲,其他四个人在玩牌。而李克在床上看书,他旁边也就是刚搬来的许闲在不停的照着镜子(注:李克与许闲同住上铺,而且是靠南边那两张挨着的床的上铺),李克平时很少玩,多半时间是在床上看书,而许闲根本就不会玩牌,所以他每天都躺在床上,不是看书(不是正经书),就是忙着照镜子,梳头,他可真是受不了了……
    
    “喂,许闲,你虽然长的还可以吧,但是也用不着这么个看法呀!”

许闲依旧照着,这次换了个方向,面朝墙,“喂,我脸上长了个包包,好丑,我想试试多看看他,看它能不能早点下去。”
    
    其余五个人听到他这一番话,差点没笑死,“喂,瞧你,跟个女人一样,男人脸上不长包才怪。”
    
    张小迪拿出自己的‘泽平粉刺净’递给了许闲,“喂,帅哥,抹上就好了,试试,不好用可以退。”
    
    许闲不客气,接过来就抹了抹。“哎,光线真不好,我还是下来在灯光底下照照比较好。”然后转身跳下了床,在地上拿着镜子左找又找终于找到了好光线,才满意的笑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都收摊睡觉。

 


    
    第二天一早起床,大家洗漱完毕,要去上课了。张小迪第一个打开门,一下子愣住了,李克看张小迪挡在门口,把他推开,自己第二个愣住,其余三个人也愣了。他们转向许闲。许闲只是笑笑,“先上课吧!中午回来再说。”于是大家怀着忐忑的心去上课了。
    
    原来是早先许闲在门上贴了两个门神,不知为何,破的像已经贴了十几年似的,而且还死气沉沉的掉躺地上,旁边好象被烟熏过一样,黑黑的。大家看到这一幕,不愣才怪!
    
    一上午大家全无心上课,刚打铃连饭都不吃了,直接架着许闲就回宿舍。看许闲可怜的对着身边的五位大哥可怜兮兮的说:“我想吃饭,你们要干麻?”被五个人十只眼十眼瞪回去,“不行!”旁人看来还以为他们宿舍的看新来的不顺眼,要私斗呢!
    
    一回宿舍大家都等不急的问着,“怎么回事?”
    
    许闲一下坐到张小迪的床上,大家也跟着坐下来。

许闲把自己的镜子从张小迪的枕头下拿出来,张小迪看的一脸不可思议,:“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把你的烂镜子塞到我枕头下的?”他记得他昨天一直再照这个镜子的。
    
    许闲笑了笑,把镜子塞到他手里,“烂镜子?”
    
    张小迪拿着许闲的镜子看了半天,再照了照自己,笑着说:“没什么呀!一般的镜子而已呀!”
    
    许闲从桌子上拿了个笔筒过来,自己捉住张小迪的手让镜子对着笔筒,“还一般吗?”张小迪的笑容飕的一下溜了,脸上只有惊愕。

 


    
    许闲笑着,并示意其他人过来看,这一看全都傻了,笔筒在镜子中的影像是根竹子,难不成这是传说中的照妖镜?可是许闲的手一离开张小迪的手腕,那影像又变成笔筒了。
    
    大家不约而同的盯着许闲,等他给大家一个解释。
    
    “这个是法界常用的阴阳镜,在有法力的人用才有用!”
    
    四个人点点头,继续看着许闲。
    
    而许闲在这时突然收起了吊儿郎当的笑,严肃的大家都为之一振。
    
    他把这几天他的发现一字一句的告诉大家。
    
    “我来的第一天便发现这里不寻常,所以我烧了驱魂符,希望鬼可以离这里远点。所以当晚你们说的那个鬼并没有出现。”
    
    刘权疑惑的问了一句:“可是,我记得每天你都有烧呀!那鬼怎么进来的?”
    
    张小迪也插了一句:“是呀!你不是还说你的符很灵的,一般的鬼进不来的。”

许闲随意的扒了下头发,继续说:“是呀!一般的鬼进不来,我没骗你们,可问题是,她好象不是一般的鬼哦!”
    
    大家听了这话全都一身冷汗,心里作着最坏的打算,心想他们的那个同学变成鬼后还挺厉害的嘛!然后继续听他说下去,
    
    “我每天拿着镜子照你们真以为我那么爱美呀!我是在看那个鬼!而且我昨天终于看清楚了!”

 


    
    大家屏起气,听他描述鬼的模样。
    
    “就我看来,那鬼应该是个女鬼,看她的长相,年龄该在20岁左右。”
    
    其他人不自觉的吸了口气,年龄对!
    
    “眼睛挺大的!”
    
    又是五声吸气声,是,眼睛的确挺大的!
    
    “高鼻梁!”
    
    这个到是没观察过,不过好象也对!
    
    “长发飘逸!皮肤也挺白的。”
    
    也对,那女孩儿死前的确是那样子!
    
    “总之,就是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恩,不对,是女鬼!”

挺漂亮?刘斌和张小迪对视三秒钟,想起他们在警局看到她时给她的评语,‘挺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可是,那女鬼好高,那个同学生前不是表演系模特班的吧?”
    
    所有人都作出吃惊的表情,张小迪开口:“你怎么知道她的个子?大概多高?”
    
    许闲在自己的下鄂比了比,“差不多到这,我昨天比了好半天呢!”
    
    大家都想起昨天许闲在地下找最好的光线,原来是在和女鬼比个子。可是……
    
    张小迪思考了一会儿:“不对呀!那女孩子也就160,得比我矮一头多呢!也就到我胸部以上,你比我还高上两厘米,她到你下颚?”

 


    
    大家全犹如作了个噩梦,虽然是中午,温度正强,大家都不禁冒起冷汗!
    
    天哪!每天缠着他们的女鬼不是那个跳楼的女孩儿!那会是谁?是谁要借那女孩儿的名义报仇……
    
    许闲沉默了一下,继续说到:“其实在我来的第一天,我就发现这里强大的怨气决不是新鬼所为,于是我烧了驱魂符并贴上了门神,但是那只是暂时的克制,对新鬼也许有用,但是对冤死多年不得投胎的鬼来说,这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所以在我来的第二天晚上…喔,顺便说一下,按李克告诉我那个女生死亡时间推算,正好第二天就是她的“头七”,一般来说,从新鬼的第一天算起,每隔七天就是一个限,如果是正常死亡的鬼魂在“头七”就会投胎去了,可是如果是恶死的鬼魂就不会投胎,所以每过七天就是一个采补的机会,怨气也就随之加强,直至七七四十九天后完全增长。所以我在那天晚上找到那个女鬼,希望能够让她感化投胎,但是……”说到这里,许闲没有再继续下去.
    
    “但是什么?你快说啊,不要到我们胃口了,急死人了!”张小迪紧张的催促者许闲,毕竟是第一当事人啊.其它人也急迫的等待许闲的答案,“快说吧,不论怎样,事情都已经是这样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了。”李克意识到之所以许闲不再说下去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事情并不像当初想象的那么简单。

许闲看了一眼李克,然后又看过每一个人好象下了很大的决心后,长叹一声道:“唉,但是她告诉我,其实她并不是那天白天跳楼死的,而是在晚上11点以后。”
    
    “不可能,我们亲眼看到警车停在她宿舍楼下的…”“是啊,而且我们也亲耳听到她同寝室的人说她逃楼了…”张小迪和刘斌同时叫到。
    
    “你们看到听到的都是真的,可是你们有亲眼见到尸体么?”许闲反问到。
    
    “呃!?……”众人一阵愕然。
    
    “她告诉我,其实那天的警车是因为她们那栋楼失窃才过来的,而她通过关系查到了你们真实资料打算教训你们一下,正好那天因为失窃警车有过来,她就顺便利用了一下,伙同她的室友和朋友串通好了小整你们一下,因为第二天有很重要的课,所以当天晚上她给你们打完电话后,她们寝室就早早的睡了。可是在息灯后,睡得迷迷糊糊地她就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等她发现时就已经是鬼了,她的尸体也在第二天早上被发现,但是你们因为头天晚上的事心神不宁,所以并未注意到女生楼那边发生了那么大的事。”许闲又停顿下来,似乎是在等他们消化这件事。

 


    
    “那就是说,那天晚上的鬼不是她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就一口气说完好么?”相较其它几个人,李克一直是最冷静的。
    
    “不知道……,还有就是我说完了。”
    
    “不知道?”
    
    “啊?说完了?”
    
    “你不是吧,就这样没头没尾的就算说完了?”
    
    “是啊,她告诉的也就这么多,然后就匆匆消失了,很多东西我也没来的及问。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当时有一股很强的怨气胁迫她好象不许她说,她也确实没有加害与你们的意思,不过另外那股强大的怨气是什么?另外那个女鬼到底想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段时间你们一定要小心,最好不要落单”。说完许闲又跳上他的床午休去了。其它人一看没什么结果,也就各自散去了,寝室中刚有好转的气氛又变得凝重起来。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把你那面烂……嗯……照妖镜放到我枕头下的?”张小迪突然想到许闲还没解释这个问题。
    
    “呵呵,昨天晚上吧,一点小手段而已,不要放在心上。”许闲一脸无辜的笑容,习惯性地挠挠他的头发。然后,翻身睡去,不再说话了,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张小迪在那里不知道嘀咕些什么。
    
    许闲的一番话虽然让大家云里雾里,但每个人心中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事情都是这样,要么你全然不知,要么就知根知底,最怕这种似是而非,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形。
    
    本来热闹的宿舍一下子安静起来。
    
    李克每天依旧躺在床上看他的书。许闲还在照他的镜子,不知道他是不是打着捉鬼的幌子,掩饰他爱美的心理。
    

 


    其余四个人依旧无聊的甩着扑克。
    
    这样过了一个月,大家紧张的心态渐渐放松,反正一样是死,愁眉苦脸也解决不了问题,应该有些措施才好。
    
    周六的下午,大家决定分头去调查,刘斌刘权去警察局打听一下那个女生的情况,看看有没有新的发现。许闲和吴希去女生宿舍楼,了解一下那女生跳楼前的情况。
    
    张小迪的父母刚从美国回来,他一早便被招回家了。
    
    李克去上他的《中国现代史》,课后一溜烟儿跑进图书馆,温他的书去了。下午宿舍没人,他不想一个人回去。许闲交代过,大家最好不要落单。张小迪回家了,明天才回来,许闲说办完事,会同吴希到图书馆找他,到时一起回宿舍。


    
    晚上八点,许闲和吴希与几个女生谈完,便急着从学生食堂赶到图书馆。吴希在图书馆门口等候,他则进图书馆里面找人。他知道李克每次都在三楼的自习室,但是很意外,那里看不到李克的身影。他只好满大楼寻找。他们学校的图书馆虽然大,但是连接每层的楼梯却只有一处,且这楼梯特意设计成螺旋壮中空的形式,站在楼梯的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楼梯的其他地方。所以李克是根本不可能在他的视线范围里离开图书馆的。找完整个图书馆仍没看到李克的身影,他便跑出门外与吴希会合,可是吴希也没看到过李克,而图书馆就这一个门。这他们一直等到图书馆闭馆十分钟之后才离开。来到宿舍楼下,往楼上一望,他们宿舍的灯已经开了,已经有人回来了。两人跑上楼梯,嘴里还说着,这次怎么也不能原谅李克,非得让他吐出一顿麦当劳来,而且是五人份的。
    
    当他们走过的楼道时,心中感受到一层奇怪的东西,像雾一样,让人不自觉的打颤。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三章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2021-09-02/1913.html

相关文章

  • 最讨厌的人

    【最讨厌的人】简介:学校一名同学离奇死亡,全校师生人心惶惶——那个同学的死因一直没有调查出来。知道内情的人都说他死得很诡异,血都流干了,不像是人为,像是被鬼杀的!没有人不怕鬼,所以最近天一黑,大家就躲在寝室里,几乎不出门。然而这天,有四名同学没有呆在寝室里,而是齐聚在了教学楼一间阴森的废弃教室里。...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李翔辰的寝室在六楼,是整栋楼的最高层,也是这层楼里唯一的一间寝室。隔壁的几个房间是学校的储物间,平时很少有人来。每到晚上,这里静得出奇,好在都是大大咧咧的男生,倒也没觉出什么,还乐得自在。可今天晚上,李翔辰却怎么也乐不起来了。寝室的另外三个人都去网吧了,李翔辰独自躺在床上,拿着手机一边听着歌曲一边玩着一款最新的游戏。由于没人,所以李翔辰把声音开得很大。...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恶斗纸灵

    【恶斗纸灵】简介:周五晚上,我和胡世必在外面吃宵夜,直到凌晨两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学校。我们脚步踉跄地走在校道上,突然有人狠狠地撞倒了我,气得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别骂了,撞倒你的人好像是你的女神白美美!”胡世必边说边将我扶了起来。我顾不上疼,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往前看,果真看见白美美飞快地往后山跑去了。...

    2021-06-16 爱情故事
  • 它给你的信

    【它给你的信】简介:没有地址的信丁浩浩回到寝室时,另外三个室友正围坐在一起斗着地主,他跟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径直走到自己的桌子前,准备打开电脑玩游戏。一局打完后,邓成开口告诉他:“今天在收发室拿快递的时候,看到有你的信,就给你带回来了,没有寄信地址,也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写给你的。”听他这么一提醒,丁浩浩才看到鼠标垫旁边摆着的米黄色信封,因为信封的颜色和桌子颜色一致,所以他刚刚并没有注意到它。...

    2021-06-16 爱情故事
  • 画心为牢

    【画心为牢】简介:大概是在天气冷下来后,姜远才表现出了异常的一面。他仅穿一件长袖的格子衫,哪怕气温已降到了零上几度,大部分人都披上了外套,怕冷的人还会再添一件薄毛衫。姜远不怕冷吗?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一走到室外,就抱着双臂,身体瑟瑟发抖。有人问他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他就板着脸斥责别人多管闲事。渐渐地,连他最好的朋友李潮都不敢提及此事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疯狂的鼻子

    【疯狂的鼻子】简介: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2021-06-16 爱情故事
  • 校园怪谈之谜社

    【校园怪谈之谜社】简介:西城大学宣传栏上,原本贴着的三十张优秀学生的照片,现在,其中四张被换成了一位长发遮脸的女人照片,旁边还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四人中有一人曾经杀人未遂。请学校校长王海在三天内找出这个人,撕下这个人所在位置的女鬼的照片。找对则相安无事,找错此人将坠楼而死。...

    2021-06-16 爱情故事
  • 诡异的舞步

    【诡异的舞步】简介:401寝室就住着两个男生,分别叫姚刚和张大明。李小自搬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姚刚和张大明已经躺在了床上,诡异的是,两人胸口都系着一条带子,带子两头分别固定在床架上。李小自铺好床刚躺下,“请系好安全带。”一句说话声就传到了他的耳边。李小自看了看张大明和姚刚,发现两人都闭目熟睡着,一时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床很大,李小自睡相一直很老实,睡熟时从没有掉下床过,系什么安全带?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太累,李小自没有多想,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冤魂校舍(上)第一章

    第一章 我是一个男生,大前天晚上一屋子的人都觉得没什么事做,又睡不着,就决定打骚扰电话。然后就随便拨了一个女生寝室的电话。在电话中我以一种非常郁闷的口气说我现在背...

    2021-09-02 爱情故事
  • 人间旅行团

    【人间旅行团】简介:蹲在窗口的猫周六晚上,姚君明和汤灿正在寝室里商量一件事。“我把这个黑头套罩在头上,手中再拿着一把水果刀,一定像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汤灿拿着黑头套和水果刀,笑着对姚君明说,“说好了,事成之后,你可要请我大吃一顿。”...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