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故事会大全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七章

2021-09-02 11:10:44 阅读 :
 这里有必要先介绍一下这所医院,它是同警局有合作关系的医院,许多案件的受害者会第一时间送到这里治疗,当然有的因为发生地离这里太远,故也会选择最近的医院。不过最后危险期过后都会转到这里来。其实我想说的是警局所有案件的死者最后都会送到这里的停尸房停放,直至案件结束,家属领取尸体。所以上回跳楼自杀的女生、猝死的男生和半截女尸都在这里,不同的是前两者在停尸房,后者在停尸房边上的另一个小房间里,一个警局专门用来解剖尸体和其它相关研究如复原尸体原貌的房间。
    
    江雨一行人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医院。医院楼下已经有警员接待了,把他们引到楼上刘权的病房。这是个特殊病房,平时是用来供监狱里的病人住的,这个病房分为两进,最里面的一间是病人的房间,走廊和病房之间有一间观察室,美其名曰观察室其实是个监视室,为了便于监视,他们在观察室和病房之间安了一块单向的玻璃,即观察室的人可以看见病房里的情况,而病人只能看到自己。

 


    
    来到观察室时,江雨发现观察室里都是女护士和女警察,所有的男警察都在里面,另外还有一个医生。职业的敏锐让江雨立刻知道这个情况不寻常,就问身边的警员这是怎么回事。警员回答:“他一醒来嘴里就一直再说红皮鞋,红皮鞋。发现给他做检查的护士是个女的。”说到这里警员忽然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因为从来护士都是女的,她那句是废话,江雨没有理会他,示意他继续。“于是,他就躲到被子下面,还高声叫着,女鬼滚开,滚开。”
    
    “那那些男警是怎么回事?”江雨问。
    
    “他让女护士走开,却要求所有男警留下,说自己很怕,很怕。”
    
    “对,刚才我们的医生进去给他检查,他也不让他走,我们下面还有很多病人呢。”一个护士插嘴道。
    
    江雨一听口气就知道一定是被赶出来的那个。于是江雨也不理会,就问“那他有没有说怕这么。”
    
    “没有,他就说“红皮鞋,红皮鞋”真邪门。”那个护士还以为江雨是在问她,赶忙回答。而且从她的答案看,我们的这位护士小姐的分析能力还很差。

“是的,这件事情很邪,希望小姐你还是不要在这里呆太久,免得被吓坏了。”江雨下逐客令了。
    
    护士还以为队长是关心她,这才满意地笑了笑,走了。
    
    “你们都是刘权的室友,你们有什么看法。”江雨回过头去问后面五个人,忽然他发现刘斌和张小迪的脸色煞白。
    
    “什么事?”江雨问
    
    刘斌和张小迪赶紧回答没什么,只是在柜子里呆了一天人有点不舒服。

 


    
    江雨直觉两人一定隐瞒了什么,因为当时他是朝5个人问的,不过刘斌和张小迪反应竟这么剧烈。不过如果逼他们的话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于是对身边的警员说:“先送他两去休息吧。”说完做了一个食指向下的动作,意思是说盯紧他们。然后又问,“对了,吴希你是第一个到现场的,你发现了什么”
    
    “没有,只有刘权躺在地上,我查过厕所,没有红皮鞋”吴希已经从刚才的事情中恢复过来了,因为他说的话就和往常一样言简意赅,不会多说一个字。
    
    “男生哪来的红皮鞋,我想是女人的东西,该不会是刘权碰到了另一半了吧”李克虽然说得隐晦但是大家还是听得毛骨悚然,谁都可以想象半截身体走来走去的恐怖。
    
    大家沉默了,而刘权还在病房里不停地叨念着“红皮鞋,红皮鞋”,这个词就好像一个单调,可怖的诅咒,把每个人的神经一根根抽紧,再抽紧。
    
    “你够了没有。”一个性情火暴地男警员在房间里呆得不耐烦,于是大声地向刘权呼喝。

刘权吓得有躲进被子里,低声叫:“我怕,我怕。”
    
    江雨立刻开门把那个警员叫出来,并对吴希说,“你是当时最可能了解情况地人,你过去看看能不能给刘权一点安慰。”
    
    吴希话也没说,只是点了点头,就走了进去。这时刘权正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看情况,看见吴希进来,猛地直挺挺地坐起来对吴希大叫“吴希,吴希,是红皮鞋”说完两眼一番昏死过去了。
    
    这个情况实在是出乎大家意料之外,不过里面的医生和警员倒是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离开了。医生检查后说没事,只是受惊过度又昏过去了,随即给他打了一针镇静剂。

 


    
    江雨让两个警员留下来看病房,其它的就先回去休息。
    
    许闲他们是被带往病人家属招待所。走路时许闲故意落后两步并暗地里扯了扯李克的衣袖。李克会意地和他走到并排。
    
    “你看出来没有,我觉得吴希有点不正常,刘权看到他时大叫吴希是红皮鞋,只怕吴希鬼上身了”许闲低声说出他的疑惑。
    
    李克下意识地捏了捏手,心中不由一阵紧张,不过对室友的信任很快压过了这个猜想,于是低声说,“吴希本来就很少说话,这不奇怪,而刘权当时已经吓坏了,只怕是没有把意思表达清楚吧。”
    
    许闲又说,“我一向有通灵的感应,我能感应到他身上的死亡气息。”
    
    看许闲这么肯定,李克没了主意,许闲会法术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于是对他的话信了大半,“那怎么办,晚上我们和他分开睡吧,明天再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他。”
    
    于是在招待所李克和许闲要了一个双人房。吴希就只能和其他人一起睡了。

半夜,李克起来上厕所。招待所的厕所和房间也是分开的,布局和学校的宿舍相似,厕所就在走廊的尽头,所以从他房间到厕所是有一段路的,不过当时迷迷糊糊的他也不怕什么,只是进厕所里时,忽然想到刘权在厕所里遇上了那截到处乱走的尸体时当他从厕所里出来时,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这令得他草草结束了解手,就从厕所里往外走。来到门边他停住了,他发现吴希就靠在厕所的门边,一言不发地好像等什么。“莫非是”李克脑海里飞快闪过许闲的猜测。顿时吓得魂都没有了。
    
    他刚打算跑,只听吴希叫了一声“李克,不要怕,我有话要对你说。”

 


    
    听到吴希说话声音镇静清醒,李克心中一宽,走到他身边,低声问:“这么晚了,怎么还在外边?”吴希摇摇头,说:“我睡不着,心里好乱。”
    
    李克关心的问:“怎么了?不舒服吗?”两人边说边走到吴希的房间门口。
    
    “不是,”吴希摇摇头,反问李克道:“刚才你在门外走来走去吗?”
    
    李克一愣,有些抱歉的说:“没有啊,刚才被尿憋醒了,方便了一下,是不是我走路的声音把你吵醒了?”
    
    吴希眉头紧锁,神色迟疑的摇头,自言自语道:“不是,不是你的声音。”在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他神情恍惚,脸色苍白,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
    
    “没事的,可能是别人去厕所,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课。”李克打了一个哈欠,转身欲走。
    
    “不对,”吴希一把抓住李克的手,“不是人上厕所的声音,我能分辨的出来。”声音喑哑而急促。
    
    “那是什么?”李克转头看看走廊尽头黑洞洞的窗户,心中不由一紧。

 “一个奇怪的脚步声,在门外不断的走来走去。”吴希说,“跟你的脚步声不一样,完全不一样。我听到了你的咳嗽声,才会在这里等你。”
    
    一种奇怪的不安在李克心底散开,他紧盯着吴希惨白憔悴的面孔:“到底是什么声音?”
    
    “仿佛一个人正慢慢走过来,声音是这样的,”吴希眼盯着地面,用心回忆着他曾听到声音说:“咚,咚咚,咚咚,咚咚……”吴希的手随着声音在半空中比划着,尽量的模拟着他记忆中的声音。
    
    话音刚落,突然另一个声音从厕所方向传来:“咚,咚咚,咚咚,咚咚……”,正如吴希模仿的那样,这个声音明显不同于一般的脚步声,仿佛一个人正穿着奇异的靴子,不慌不忙的向这边走来。

 


    
    吴希突然抓住李克的手,声音颤抖的说:“就是它,就是这个声音!”
    
    李克的心一起抽紧,他感到自己与吴希相握的手在微微颤抖。他记得很清楚,因为刚才心中紧张,他特意观察过,厕所里所有隔间的门都开着,里面不可能有任何人。但现在声音分明从那边传来,而且越来越清晰,仿佛一个人正要走过来。
    
    两人摒住呼吸,紧张盯着厕所的方向,等待着那个人从厕所里走出来。
    
    然而那脚步声清晰的仿佛已到了近前,却还是不见人影。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声音又渐渐模糊,似乎从厕所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李克和吴希绷紧的心弦渐渐放松,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感到疑惑,这里是招待所二楼,厕所在走廊尽头,那边没有任何出口。
    
    李克的呼吸逐渐变的粗重,压底了嗓音,恨恨的说:“妈的,到底什么鬼东西?过去看看!”
    
    吴希有些迟疑,本想反对,却见李克已经大步向厕所走去,只好心惊胆战的跟在后面。

两人来到厕所门前,一起停住脚步。声音渐渐的微弱,却仍然清晰,正是从厕所里传出来。李克看了吴希一眼,只见吴希的脸色依旧苍白。
    
    厕所里两个门,一男一女,李克轻轻走到女厕门口,咬咬牙,蓄积勇气,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他刚才从男厕里小便出来,料想这怪声必然出自女厕,岂料冲进女厕才发现,这里空无一人。吴希紧跟在他身后走进来。那咚咚的声音犹在,竟是发自隔壁男厕。声音又渐渐清晰,仿佛那人正在向女厕走来。
    
    两人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李克刚才好容易聚集起来的气势消失殆尽,几乎连走出厕所的勇气都没了,一时手足无措,进退两难。

 


    
    好容易从惊怖中回过神,李克颤声说:“去男厕看看。”吴希牙齿格格直响,却点了点头。两人心惊胆战的向男厕一步步移动过去。
    
    两人小心翼翼的走进男厕,只见里面灯光很暗,却空荡荡并无他人。鼻子里闻到一股奇怪的臭气,正如他们宿舍里曾出现的那股黄水的味道。咚咚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却听到另一个奇怪的“咕噜咕噜”的声音。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厕所中间隔间里传出来。此刻,李克心中已经不象刚才那样恐惧。他记得刚才进来的时候,就是在中间隔间里小便的。此刻,这个隔间的门竟然已经关闭。两人对视一眼,慢慢走近隔间小门,李克鼓足勇气,猛然伸手拉开了门。
    
    门被拉开的同时,两人一起闪向旁边,生怕有个怪物扑出来。然而隔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是茅坑下水道里咕嘟咕嘟的泛着发黄的粪水,正是那粪水发出怪异的气味。
    
    两人同时一怔,这是公安局招待所二楼,排污系统怎会在深夜出现这种问题?“看啊,那是什么?”吴稀突然叫道。只见那粪水慢慢益出来,仿佛有东西正要从粪水中顶出。
    
    两人睁大眼睛,只见一只红色高跟鞋慢慢从粪坑中浮出来。

李克捂住自己的嘴,想借此平复胃里的不是,再转头看看吴希,他似乎和自己有着同样的反应,慌张、恐惧,可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些东西就完全不在他的脸上了,他的嘴边有着那么一屡笑。他这一笑,突然让李克想起许闲下午说的话——我感觉他身上有死亡的信息。
    
    李克一下子白了脸,僵在原地了。
    
    吴希笑的更狰狞了,他的身边聚起一层青烟,他缓步向李克走过来。
    
    李克好象被催了眠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吴希的手搭上李克的肩,“别怕,我还有话和你说呢!不会这么快让你死的。”
    
    吴希手上冰冷的温度透过李克的丝质衬衫,传到他身上,他打了个寒颤,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挣开他的手臂就跑。
    
    吴希也不急着追他,一步一步缓缓的走着。
    
    许闲见李克去了这么久还不回来,便出来找他。
    
    正好迎向被吴希追赶的李克,把李克栏在身后。等着吴希走过来。
    
    吴希离他们越来越近了,楼道里没有半点声音。这时许闲才发现,吴希的脚并没有动,他是飘着的。
    
    随着吴希的走进,许闲腰上别的招魂铃开始不停的响,直到最后频繁的从许闲的腰上挣脱。
    
    “叮……”回音响彻楼道。
    
    吴希走到离许闲一米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嘴角多了一丝笑。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七章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2021-09-02/1917.html

相关文章

  • 求因果

    【求因果】简介:学校新一届的校花叫孙智慧,名字高端大气上档次。有天,她和闺蜜白露聊天,说将来找男友,名字一定要登对,比如叫什么张勇敢、王善良、李诚实之类。白露听得直翻白眼:“我觉得吧,不如找姓朱的,叫朱坚强。”孙智慧喷她满脸口水:“你妹的!你叫白露,找男友名字也能登对,找个叫清明的吧,还有小名,叫七月半!”...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同乡车

    【同乡车】简介:吴锐和秦海涛相对坐在一个靠近窗口的位置,面前的桌子很小,吴锐甚至可以看到秦海涛脸上那几个不大不小的痘痘。...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拖邪

    【拖邪】简介:魏毕跟张伟健吃过晚饭,往宿舍走着。突然,魏毕停了下来,看向一旁。张伟健顺着魏毕的目光看去,那是两栋楼之间的缝隙。也不知道当初设计这栋楼的人是不是脑袋出问题了,两栋楼之间居然留下了一条窄窄的缝隙,根本就没有办法打扫。里面堆满了垃圾、尘土和一些青藻,尽显污秽。...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恶斗纸灵

    【恶斗纸灵】简介:周五晚上,我和胡世必在外面吃宵夜,直到凌晨两点多才醉醺醺地回到学校。我们脚步踉跄地走在校道上,突然有人狠狠地撞倒了我,气得我忍不住破口大骂了起来。“别骂了,撞倒你的人好像是你的女神白美美!”胡世必边说边将我扶了起来。我顾不上疼,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往前看,果真看见白美美飞快地往后山跑去了。...

    2021-06-16 爱情故事
  • 恶作剧

    【恶作剧】简介:第一眼看到的是惨白的天花板,然后我意识到,大白天的,病房里还亮着白炽灯。“儿子,你终于醒了,我是妈妈啊!”我妈伸出手轻轻抚上我的脸,她的手掌冰凉,指尖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2021-06-15 爱情故事
  • 诡店

    【诡店】简介:深夜,凌晓刚被一阵瘆人的磨牙声惊醒。他发现声音来自于对床的李宇轩,便开灯下床,朝李宇轩走了过去。磨牙声似乎在李宇轩的被窝里,凌晓刚颤手掀开了被子。只见李宇轩赤着上身,肚子在慢慢鼓起,渐渐凸出了一张人脸的轮廓。李宇轩嘴巴部位不停地蠕动着,仿佛在嚼着骨头,发出恐怖的咀嚼声。...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它在长身体

    【它在长身体】简介:临近午夜,万籁俱寂。看着眼前黑黢黢的实验楼,蓝心珠、胡可儿和张甜甜都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她们是这所医学院的学生,胆子都很大。这不,得知医学院新引进一具供学生们实验所用的尸体,三个女生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祭尸。...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截掉你的脸

    【截掉你的脸】简介:夜里十一点,学校后山。叶灵正扛着铁锹,慢慢地向学校后山走去。这座山位于学校的南面,将大半个学校的阳光速得一千二净,也导致它面向学校这一面没有几棵树,全都是各种稀奇古怪的藤蔓。...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扫命

    【扫命】简介:从下午下课开始,天上就阴云密布,雷电交加,一副要下大雨的架势。徐岩下午就说想喝可乐,可是天气不好,不想下楼去买。没想到这天气干打雷不下雨,等午夜十二点整的时候,月亮竟然都出来了。徐岩对在一旁打游戏的王祥说:“祥哥,陪我去学校超市买可乐吧。”...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殉惰塔

    【殉惰塔】简介: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