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故事会大全
手机阅读

冤魂校舍-第十章

2021-09-03 11:10:44 阅读 :

转眼间,期末来临,许闲六人中,除了刘权和张小迪外,四个全挂了红,有的还不是一门。按照规定,四个人要留在学校迎接八月中的补考了。

刘权和张小迪早早的在放假第一天就匆匆回家,剩下四个出现赤字的人在宿舍里苦读呀!

一大早,李克就嚷嚷着要大家起床温书,可是没一个人理他。

他干脆拿起手中空调遥控器,“哔”把空调一关,可是大家却没有像预料的被热醒!



李克看着屋里的温度计,30度,天呀!快赶上蒸笼了,可是他却感觉不到一点热。

他的额角露出了冷汗,以为是自己生病了,猛咽了一口口水后叫醒了大家,几个人听完后,在综合自己的感觉,才发现不只有李克有这种感觉,顿时,大家的汗毛倒立。

这件事发生后,闹得整个宿舍楼全都人心慌慌,两天下来,宿舍楼已经剩不了几个人了。

八月初的午后,知了在树上叫呀叫的,许闲四人坐在操场边的树阴下,现在他们宁愿热着也不愿意回那个诡异的宿舍了。

一阵风吹过,吴希打了个喷嚏,“啊~~~嚏!”

随意的揉了揉鼻子,吴希笑着说:“准是有人想我了!”

刘斌呵呵直乐:“打个喷嚏就是有人想你了?你也太自大了一点吧!”

“一想二骂三惦记你不知道呀!”吴希一面揉着鼻子一面说着,然后冷不防的又打了一个,“阿~~~嚏!”

刘斌笑了笑,然后一副你活该的样子说着:“那现在是有人骂你了?”

吴希刚想反驳,可是无奈喷嚏声接踵而至,一个接着一个,仿佛没有要停的样子。

几个人迅速回到宿舍,吴希拿出自己的过敏药,按量服下后,便停止了已经打了三十分钟的喷嚏。

深深的吸了口气,吴希嘟囔着:“奇怪,我只在初春有过敏迹象的,现在已经到仲夏了,怎么还会过敏?”

几个人还是一派轻松,然后一笑置之,完全没发现这其中的异样。

隔天的午后,漫天的飞絮吓坏了大家。

 



杨絮、柳絮这种东西,按道理说,只会在春天出现的,怎么到夏天还会有呢?

吴希一面用手绢捂着自己的鼻子,一面说着,“我说嘛!原来是这个东西,我最怕柳絮这种东西了,昨天一定是因为这个我才会不停的打喷嚏的。”

在此后几天,柳絮一直在校园中飘呀飘的,说也奇怪,校园外面怎么没有这种情况发生呢?

临近八月中旬,张小迪归队,原因是:“我老爸老妈又出国了,我在家一个人呆着也没意思,还不如……”。

隔天,刘权也归队,原因是:“老家来了几个亲戚,家里没有地方了,所以……”。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不是那些罗哩八嗦的原因……

刘权神秘兮兮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刘斌拿过来便想往眼睛里洒。

幸好刘权及时阻止!

“干麻?这个不是眼药水吗?你怎么这么小气呀?”刘斌努着嘴嘟囔着。

刘权“呼”了一声,然后把瓶子交到许闲手里。

许闲定定的看了看小绿瓶里的液体,

“牛眼泪?”

 



刘权点点头,然后竖起大拇指,一副赞赏的样子。

其余四人全木然的忘着他俩。

许闲出面解释,“牛眼泪也是法界经常用的一种浮水,滴到眼睛里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一些东西。”

“例如?”张小迪接口。

“鬼?”刘斌也接口。

许闲微微的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不过……”许闲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

“不过什么?”其余五人异口同声。

“这个……大家都知道牛是不会哭的,刘权,你从哪儿搞到的这个?”许闲俏皮的向刘斌眨眨眼。

“呵呵~~~~~,我知道,一定是我们权子让母牛看上了,然后母牛要以身相许,我们权子嫌人家太‘魁梧’,所以看不上人家,然后母牛就伤心欲绝的哭了,我们权子跟着……”,刘斌表情怪异的说着,不过还没说完最后一句便被刘权勒住了脖子。

一阵嬉闹后,刘权坦白招供。

“其实我就是把牛眼睛周围涂了点蒜汁。”

 



接着大家全一副了然的样子,用“你也混了点”的眼神望向他。

刘权耐不住大家的眼神,落荒而逃,“我~~~~~我上厕所,你们不要打扰我。”

然后是哄堂大笑……

大家还在宿舍里哄笑着刘权的恶作剧,这边刘斌拿着那一小瓶水细细的研究着。

忽然,许闲大叫一声不好,率先冲出了宿舍门。大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互相对望了一眼,也跟着许闲冲了出去。

等他们冲出宿舍的时候,看到许闲已经跑进了楼道那头的洗手间。四人立刻醒悟过来,可能是刘权出事了。

这时,楼道里的光线好像黯淡了下来,充满了一种如烟雾般的淡黄色的东西。等四人一起冲到洗手间的时候,奇怪的发现许闲正对着一个厕所隔间仔细的研究着什么。

大家凑过去一看,便池里充满着一种深黄色的液体,刘权却并不在这里。大家以探寻的目光注视着许闲,等待着他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刘权呢?”刘斌以颤抖的声音问。

许闲没有说话,仍旧深思着。

李克忽然发现吴希也不见了。这更增添了大家的紧张气氛,许闲仍是没有说话,只是注视着那滩深黄色的液体。

“我知道了……”刘斌忽然大喊一声,转身向外面冲去。紧跟着张小迪也冲了出去。

李克看着冲出去的刘斌、张小迪,又看了看仍旧沉思着许闲,一时竟不知到底该怎么做了。

 



许闲忽然转过身,对李克大喊“赶快去,拦着他们!”

看着满脸严肃紧张神色的许闲,李克没有再多问什么,马上转身向刘斌、张小迪追去。

当李克跑到楼道里的时候,发现周围的光线更暗了,地上仿佛积了一层水似的,有一种湿滑的感觉。当他刚从厕所里冲出来的时候,还隐约看见张小迪的身影在向楼梯口奔去,可当他跑到楼梯转口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两人的影子了。

“刘斌,小迪……”空荡荡的楼道里只有李克一个人空荡荡的声音。整座宿舍楼都被一层淡淡的诡异的雾气所笼罩,让人看不分明。许闲还在厕所里,没有出来。

李克站在楼梯口,犹豫了一下,咬咬牙,向楼下冲去。

许闲仍旧在厕所里立着。旁边隔间的门吱呀响了一声,一条淡淡的白色的影子飘了出来。许闲转过身,望着她。

“他们去那里了吗?”

她点了点头。

“难道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答案吗?”

影子颤抖了一下。

“我明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许闲转过身,向楼道里走去。

当李克从宿舍楼里冲出来的时候,终于看到远处刘斌和张小迪正一前一后的向着图书馆跑去。李克用最快的速度向着他俩追去。

 



当李克气喘吁吁的赶到图书馆前时,发现张小迪在大楼侧面一个打开的窗户前静静的站着,刘斌却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李克走到张小迪的身边。

“他进去了!”张小迪说,却并不看他,只死死的盯着那扇打开的窗户。

窗户里面是图书馆一楼的一条走廊,走廊的尽头就是通往地下室的那扇小门。

“他进地下室了?”李克问。

张小迪没有回答,仍旧死死的盯着那扇窗户。李克发现他的脸上充满着恐惧与悲伤的神色。

许闲从后面走过来,他静静的来到张小迪的面前,“告诉我,在墙里发现女尸那天你们两个到底去了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克也转过身去,盯着小迪。

张小迪看着面前两个好朋友密切注视的眼睛,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开始了下面的讲述:

那天因为突然出了变故,张小迪和刘斌原本是跟着大家一起向外跑的,就在将要跑出宿舍的时候,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在叫自己的名字,两人不由得回头一望,却什么也没有,除了墙里的那半截女尸。真的觉得好恐怖,就想更快的冲出去,却发现竟然再也挪不动脚步,原来已经脱离了原来的身体。

 



这时,一个身影从门边闪现出来,是吴希……

吴希注视着两个人毫无知觉的身体,脸上的神情诡异而邪恶,他缓缓的走了过来,抱起两个人的身体,放在门边的衣柜里,把两个人的身体摆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姿势。然后仔细的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脸上诡秘的一笑,关上柜门,走了出去。

李克猛然打断了小迪的话:“你是说,是吴希把你们放进衣柜里的。”

张小迪仍旧沉浸在当时巨大的恐惧心理中,木然的点了点头。

“可是,当我们跑下楼的时候,明明看见吴希和我们一起下来了呀。”

小迪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许闲也觉得这一点很奇怪,他知道吴希在整个事件中,一定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以前大家并不是没有注意到,只是一直没有仔细去想,或者根本不愿去怀疑。

“这就是你和郑斌一直不愿告诉大家这段经历的原因?”许闲问。

小迪点了点头。

“可是,你们最后又是怎样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李克仍是觉得很疑惑。至今为止,听到过这个声音的,都已不在人世了,而张小迪和郑斌又是怎样回来的呢。

张小迪的脸上浮想出极端痛苦的盛情,相信这一定是一段让人不愿回想的极端经历。

张小迪和郑斌怔怔的看着吴希在那里摆弄着自己的身体,忽然感到一种莫大的压力,似乎从他们那摆成奇怪姿势的身体中发出巨大的能量,让他们觉得一种被挤压被揉弄的痛苦。

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轻轻的柔柔的叫着他们的名字,小迪觉得精神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好像一阵柔和的风吹来,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被这微风吹散了似的,融合在充满暖意的阳光中,轻轻的飘荡着。

 



他们追随着这个声音,在校园里飘荡着。前面是图书馆,他们进入了地下室,穿过了那扇一直锁着的铁门。

空泛的空间里好像什么也没有,光线很暗,而且,冷……,是那种使整个灵魂也觉得刺痛的冷峻!但那个声音好像就在前方,他们就要接近她了。

脚下是什么?他们好像听见有水声,却又看不太分明。

忽然,两只枯瘦的手臂从水中伸出来,不停的挥舞着,仿佛是溺水者最后的挣扎。接着,又一双……无数只手臂从水中伸出,在空中做着各种怪异的动作。

小迪感觉到一种将要被撕裂的痛苦,他们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就要坠进那肮脏翻滚的水中,永远的沉沦下去。

在无数只手臂的不停挥动下,脚下的水面象沸腾了似的,不停的翻滚着。

小迪感觉自己离水面越来越近了,一只只苍白枯瘦的手臂努力地向上伸着,仿佛不仅要抓住他们的身体,连他们的整个灵魂也要完全的攫取。

这绝不是一种常人可以想象的痛苦与恐惧,是一种来自灵魂最深处的颤栗。小迪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一点挣扎解脱的可能,只是那么不由自主的向下坠着。

小迪几乎已经能够感觉到一只饥渴的手臂已经抓到了自己的脚踝,他不知道接着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只是觉得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与绝望。

忽然,那扇通往地下室的小门被人用力的推开了,阳光从打开的门里涌了进来,小迪恍惚看到一个花白头发的人影在门边闪了一下,接着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周围是一片的黑暗,全身上下仿佛被拆开又重新组合上的一样,感觉无比的疼痛。

 



接着,就听见熟悉的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和李克的声音,小迪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宿舍里,他推了推刘斌,挣扎着从衣柜里爬出了,回应了2长3短的敲门声,费力的吐出了他们早已熟悉的回答。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了。

张小迪讲完全部的过程,心情依然不能平静,仍旧怔怔的立着。许闲和李克还没有完全理清所有的头绪,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李克忽然说:“我还是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你说你们从一开始就留在了宿舍里,可下午来了那么多警察,他们怎么会没有发现你们藏在衣柜里的身体?”

李克看着小迪,张小迪也是一脸的迷惑。

旁边的许闲替他做了回答:“象小迪刚才说的,在吴希把他们的身体摆进衣柜里以后,他们感觉到一种巨大的压力,那种姿势一定蕴含着一种不知名的能量,一般人看不到也是很正常的。这里面一定蕴含着什么古怪。”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李克望着许闲。

“现在刘斌一定进地下室了,所有的古怪可能都在这里。”张小迪的话语中明显的透出一种焦虑与急切。

“我们应该马上进去。”李克的语气非常坚定。

许闲看着身边的两个好朋友,好久没有说话。

“你们就呆在这里,我一个人先进去,”还没等李克和张小迪发出抗议,许闲接着说下去:“我们现在还不能肯定究竟下面会是怎样的情况,可能里面什么也没有,我的意思是我先下去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情况,然后再从长计议。”

小迪和李克知道许闲的意思是怕可能下面蕴含着巨大的危险,所以不想让他们一起去冒险,但在这样关键的时刻,怎么可以让他们抛下最亲密的几个好朋友,而只顾自己的安危呢。

 



“应该我一个人下去,不管怎么说我曾经进去过那里。”小迪抢着说。刚才还充满心中的恐惧已经一扫而空了。

“算了,大家都不要争了,我们寝室六个人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谁都不应该退缩的,要去大家一起去。”李克坚定的说。

许闲看了看李克和小迪坚定的眼神,说:“好,我们大家一起进去,不过大家一定要特别小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一定不能惊慌,我们一定会揭开所有的迷底的。”

三个好朋友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忽然,张小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给许闲说:“这个会不会有点用处?”

原来是刘权从家里带来的那一小瓶牛的眼泪,因为一时起了变故,张小迪顺手把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直到这会才想起来。

许闲接过瓶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喜悦的表情:“我刚才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你们俩看到一些应该看到的东西,有了这个就好办多了。不过它的作用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到关键的时候才可以使用。”

许闲把瓶子还给了小迪,“好,不管下面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就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吧。”  

本文标题:冤魂校舍-第十章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2021-09-03/1925.html

相关文章

  • 它在书中看着你

    【它在书中看着你】简介: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她从睡梦中拉醒,“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晨接通电话后,里面传来好友赵晴的惊恐的声音:“她…是她…她来找我…”孙晨一下子醒了,忙问:“谁??谁来找你了?”“李静…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呜呜呜…嘟嘟嘟”还没了解清楚,电话里已传来电话的忙音。孙晨没了睡意,李静在上一个星期被一辆飞驰而来的货车辗成肉饼,她早就死了,怎么会出现在赵晴面前呢…...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白烛焚发

    【白烛焚发】简介:徐佳佳和宋可欣吃过晚饭,说说笑笑地往宿舍走。就在两人走到那条没有路灯的小路上时,突然,小路旁的黑暗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宋可欣?”空洞缥缈的声音顿时将徐佳佳和宋可欣吓了一跳,随即两人顺着声音看去。就在不远处的路口,一个矮小的身影正站在路旁,用一种沙哑的声音喊:“宋可欣?”沙哑的声音仿佛一阵疹人的音符,不由得让徐佳佳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隐形的翅膀

    【隐形的翅膀】简介:最近,徐小展注意到,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男生。这个男生总是在傍晚时分来到学校广场的布告栏前。戴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的他,仰着头,眯着眼睛去看布告栏的左上角。看过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摘下眼镜,揉揉疲劳的眼球,然后转身离开。布告栏是公布学校大小事项的地方,有人在这里查看布告栏,本来不算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不过,自从学校建立了网站之后,公告大多贴在了网站上,这个布告栏,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这就是徐小展对那个男生好奇的原因。...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最后的破解

    【最后的破解】简介:“难道你也是?”吴航在QQ上打下这段话,发送过去。“嗯。”对方的回答很简短,却令原本躺在床上的吴航“嗖”地一下坐了起来。吴航的呼吸急促了一些,他紧张地问:“那你有什么办法吗?”消息发送过去后,吴航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心脏狂跳不止,等着某种结果。...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它的电话不要接

    【它的电话不要接】简介:这是一个冰冷的雨夜。何言锋刚吃完夜宵要回寝室,就碰到哭丧着脸的室友梁宝云。梁宝云说他女朋友李曈刚跟他吵完架,怒气冲冲地往东门那边走了,他现在正苦恼着怎么道歉呢。...

    2021-06-15 爱情故事
  • 人间旅行团

    【人间旅行团】简介:蹲在窗口的猫周六晚上,姚君明和汤灿正在寝室里商量一件事。“我把这个黑头套罩在头上,手中再拿着一把水果刀,一定像个穷凶极恶的歹徒。”汤灿拿着黑头套和水果刀,笑着对姚君明说,“说好了,事成之后,你可要请我大吃一顿。”...

    2021-06-15 爱情故事
  • 藏阴图

    【藏阴图】简介:深更半夜,刘铁和徐锦正抬着一把椅子,神情肃穆地从宿舍楼里走出。这一幕,正好被从网吧回来的赵小刚撞见了。“两位同学,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赵小刚小心地问道。刘铁和徐锦正没搭理赵小刚,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迈着整齐划一的脚步从赵小刚的身边走过,诡异极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最后的破解

    【最后的破解】简介:正值午夜,寝室里一片寂静。苗晓虹对着蓝幽幽的屏幕,瞪着一双呆滞的眼睛,等待着一个人上线。果然,校园BBS里出现了一则帖子。帖子整个色调都是黑的,标题上还有一支蜡烛,上面写着:唯一破解。大师亲临校园,有鬼附身,诡事缠身,均可来报名。...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养骨为患

    【养骨为患】简介:冰冷的皮带渐渐地勒紧了我的脖子,我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我笑了,对于死亡我竟感到了一丝解脱。午夜十一点四十五分,我在冷汗中惊叫着醒来。...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心藏

    【心藏】简介:葛小彤摸索着踏上六楼的台阶,回头向漆黑的楼梯口望了一眼,确信那个黑影没有追上来,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颤抖着掏出手机给男朋友安震打了过去。...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