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落无情 - 爱情故事 - 精选故事网

伞落无情

2021-06-16 00:04:19 阅读 :

黑 伞

我始终不能理解,“黑伞”和“爱我”之间有什么联系?

“李瑞,你能直接一点儿告诉我吗?”

李瑞还是那副老样子,每当我问及这个问题,他就找各种借口搪塞,这次,我绝不会再被他糊弄过去。

“李瑞,你整天拿着一把黑伞在学校里晃悠,你知道同学们在背后怎么笑话我吗?她们说我的男朋友整天咒我死。李瑞,你老实交代,这把黑伞是不是被下了诅咒?”我咄咄逼人地问,把李瑞口中的“爱”说成同学们口中的“害”,就是要逼他把实情说出来。

其实我本身是不介意李瑞拿着把黑伞干什么的,但同学们的闲言碎语总是会不经意地传进耳朵里,时间久了,我的心便动摇了。

见李瑞无动于衷,我更加恼火,伸手一把夺过黑伞。李瑞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把黑伞夺过去,愣住了。在他发愣之际,我毫不犹豫地将黑伞撑开,顿时,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头顶灌下来,紧接着,一缕毛茸茸的东西从我后颈垂下来。

我吓得一个激灵: “ 什么东西?”

李瑞终于反应了过来,伸手挡住我将要转过去的脑袋:“别看,快把伞给我!”

我的倔脾气“噌”地一下就上来了。这把伞果然有猫腻,李瑞到底隐瞒了什么?

我不顾李瑞的阻拦,强行回头,看清脖子后面的东西,我的胳膊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黑伞里竟然垂下一缕女人的头发,干枯、发白,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那缕头发“爬”在我的肩膀上,左右晃动,像是在“嗅”着什么,继而,它竟然缓缓顺着我的脖子绕了一圈、两圈……

我被吓傻了,傻傻地看着那缕头发在我的脖子上缠绕,而且越来越紧,我的呼吸越来越困难。

李瑞猛地将我手中的伞打落,头发却没有跟着离开。相反,李瑞的做法似乎惹怒了头发,它越勒越紧,我只觉得眼前发黑,气都快喘不上了。

李瑞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对头发说道:“你再不放了小月,我就一把火把你烧了,让你连鬼也做不了!”

李瑞的话起了作用,头发缓缓松开,我终于可以呼吸了。但我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等我醒来,我们还在原地,只是我躺在李瑞怀中。

看到李瑞,以及他身旁的那把黑伞,我只觉得恐怖。“李瑞,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把伞是怎么回事了吧?”

李瑞叹口气,终于说道:“我只知道这把伞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女鬼,它要我天天把它带在身边,如果我不按照它说的做的话,它就天天晚上吓你。我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没想到……”

刚才李瑞明明可以一把火把它烧了的,可他却没有那么做,为什么?直觉告诉我,事情没有李瑞说的那么简单,可李瑞不想说,我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我假装相信了他的话,“哦”了一声,然后爬起来说我累了,要回寝室休息。李瑞要送我回去,我拒绝了。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我躲进草丛里,偷偷观察李瑞。

李瑞在我走后,居然做了一个令我目瞪口呆地举动。

吃 伞

李瑞四处张望了一会儿,竟然将伞拿到鼻子底下嗅了嗅,露出一副贪婪的表情。接着,他竟将伞的一头塞进嘴里,“吧唧吧唧”地咀嚼起来。一阵女人痛苦的呻吟声从伞中传出,而李瑞却像完全没听见似的,吃得津津有味儿。

李瑞在吃伞的过程中,伞里面还有黑色浓稠的血液流出来,流的李瑞满嘴都是。他越吃越疯狂,越吃越陶醉,那双眼睛从明亮的黑色变成一片血红,比发狂的猛兽还可怕。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忍着头皮发麻的感觉,看他把那把黑伞吃掉的,而李瑞吃完黑伞之后,又扶着树呕吐起来,吐出来的东西是黑色的,像黑色的胶一样。李瑞吐了一会儿,才停下来,然后,他折了一根树枝,用小刀削掉毛刺,将树枝插进黑色的胶水里。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那些黑色的黏稠物体竟然像活物一般,缓缓蠕动,慢慢向着树枝聚拢,不一会儿,便再次凝聚成一把合起来的伞的形状。

李瑞将那把诡异的伞挑起来,撑开,竟又成了一把新的黑伞。

李瑞望着那把黑伞,嘴角勾勒出诡异的微笑,眼睛里尽是贪婪的神色。他把伞收起来,四处看了看,然后悠哉游哉地朝男生寝室楼的方向走去。

李瑞的身影不知消失了多久,我还没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摸额头,全是冷汗。

当大家都在嘲笑李瑞是个怪人,整天拿着把黑伞在学校里晃悠的时候,却没人知道,他手中的黑伞每天都是不一样的,更不知道,他居然可以吃伞、吐伞!

而我,居然和这么可怕的人交往,想想都令人心惊胆战。

我决定和李瑞分手,可是,我不敢当面和他说,万一惹怒了他,他要吃了我怎么办?那给他发短信!可大家都是一个班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他要找我麻烦,我根本无力招架。最后,我想了个还算稳妥的办法:我先给李瑞发短信和他说分手的事,然后向学校请一个礼拜的假,去小芳家躲一段时间,等李瑞的气慢慢消了,我再回来。

对,就这么办!

我用尽量委婉的语气编辑了一段话,表明要和李瑞分手,然后快速返回寝室,收拾东西,并且让室友帮我请假。

 

我带着行李马不停蹄地往校门口赶,偏不巧,在途中竟遇上了李瑞。他看了看我手中的行李箱,问我要去哪里?我心慌的厉害,先是跟李瑞表明分手,然后拖着行李箱,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我在害怕他。

李瑞会不会猜到我发现了他秘密的事情?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一怒之下连我也给吃了?

现在是上课时间,四周都没什么人,一会儿他要是动起手来,我想找个人帮忙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

我现在只求李瑞还没有看手机,没有看到那条短信,那我还有逃跑的机会。然而,李瑞走到我跟前,张口便问:“你很怕我?”我的后路被堵死了!

我用力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

下一秒,李瑞竟拉住我的手,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我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李瑞会带我去哪里?

倒着走

“你、你带我去哪儿?”我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被他拉着。他的手冰冷刺骨,以前没觉得什么,而现在,脑子里竟不由自主地蹦出“死人”两个字。

李瑞将我带到学校的人工湖前,这人工湖是个死湖,湖水臭气熏天,很少有人到这里来。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李瑞要把我塞进这臭水湖里淹死。

“李瑞,念在我们俩相爱一场的份儿上,求你放过我吧!”在他动手之前,我先打出了感情牌,虽然机会渺茫,但至少可以为自己争取点儿时间。

李瑞反倒被我的举动弄蒙了,傻傻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小月,你以为我要害你?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

“ 可是, 我刚才亲眼看见你……”

“我不想知道你看见了什么,现在你先按照我说的做。你围着这个人工湖倒走一圈,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当你感觉撞到什么东西的时候, 就用这把伞猛地向后戳。”

李瑞将伞交给我,定定地看着我,那坚定的眼神,又让我矛盾:刚才看到的那个发狂的李瑞,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和李瑞从高中就认识了,他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说实话,我也不相信他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我咬着牙接过那把黑伞,可能是心理作用,总觉得这把伞拿在手中,浑身发冷。

我按照李瑞说的,开始倒着走,没走几步,便听到耳畔传来磨牙的声音。我抬头看了一下,李瑞就站在我面前,而我身旁并没有人,那磨牙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我正想回头,突然听李瑞提醒我:“别回头,继续走。”

对,李瑞说过,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许我回头。于是,我只好咬着牙,继续倒着走。走了快一半时,一阵“嘿嘿”的冷笑声突然响起,那声音不是从耳畔传来的,而是从我心底传来的,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再次抬头看向一直走在我前面的李瑞,脸色估计很难看。李瑞冲我点点头,示意我不要理会,继续走。

我突然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听李瑞的,继续走下去,李瑞该不会是要害我吧?李瑞大概猜出了我的疑惑,鼓励我不要停下来。

我趁机问他:“你要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就不走了。”

“小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之间那么害怕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一样。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把伞里面的女鬼,就是来自人工湖里面的。刚才你走之后,我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好像掉进了无底深渊,等我醒来,竟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寝室里。我知道是这女鬼在作祟,可那时才发现它已经离开了伞,于是,我打算来人工湖找它,没想到半路上却遇到了你。”

我将信将疑地看着他,将刚才看到他吃伞、吐伞的情形说了出来:“你说你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是那女鬼使了障眼法,故意吓唬我?可我无意间打开伞的时候,你明明可以用火烧了它,为什么你不那么做,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秘密?”

“火是烧不死它的,只能将它的鬼力削弱而已,我当时只是一时心急,才说了那样的话。至于那个鬼为什么要用障眼法吓唬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问它。我带你来这里,就是让你见到它的真面目,让你可以亲自问它。”

问 灵

李瑞说最后那些话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我手中的黑伞上。

 

我想起他刚才对我说的,当我感觉到撞到什么东西的时候,就用手中的黑伞猛地向后戳。他是要我用黑伞杀了女鬼,而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为了骗女鬼而已。

见鬼、杀鬼,这么危险的事情,他一个大男人,居然要我去做,我太瞧不起他了!可是,我现在已经走了一半,想回头是不可能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咬牙,继续倒着走,走了不一会儿,“嘿嘿”的冷笑声突然变成了“呜呜”的哭泣声,十分瘆人。而且,那哭声就像一个人拿着大喇叭在哭一样,即洪亮又恐怖。

我实在太害怕了,加快脚步,咬着牙一个劲儿地走。

这时突然响起“砰”地一声,我感觉到后背撞到了什么东西,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我举起手中的黑伞,狠狠地朝身后猛地戳了下去。只听“啊”地一声惨叫,一股温热的液体喷溅出来,洒的我后颈到处都是。

我赶紧回头,只见身后站着一个女鬼,脸异常地白,双眼深陷下去,嘴唇裂到了耳根下面,露出白森森的獠牙。

“李……”瑞字还没有出口,我便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拉走了,而我的眼前一道人影闪过。我都没看清那人影的样子,只见他猛地将黑伞抽出,又狠狠插进女鬼的胸膛。“噗嗤”一下,一大股鲜血喷了出来,染红了那洁白的衣服。

女鬼瞪着惊愕的双眼,死死地盯着眼前的人,嘴角抽搐,一脸的难以置信。而我,被李瑞拉着,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女鬼缓缓地倒在地上,嘴巴里不断涌出血渍,它刚一张口,便喷出一大股鲜血。那个只能看到背影的家伙用黑伞一下下捅在女鬼身上,将女鬼捅得像马蜂窝一样,鲜血将它染成了红色,它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血窟窿,触目惊心。我实在不敢再看下去,将头埋进李瑞怀里。李瑞拍打着我的肩膀,安慰我不要害怕。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不到女鬼的呻吟声,而那个心狠手辣的人走到李瑞跟前,说了声“谢谢”。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我一下子将头抬起来:“程峰,怎么是你?”

程峰不理会我的惊愕之情,只是盯着李瑞说:“李瑞,这下我们两个的麻烦都解决了,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和小月在一起了。”程峰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盯着李瑞,等待他给我一个交代。李瑞望向女鬼,它的身体正一点点儿变得透明,黑色的浓烟从它的身体里缓缓飘出。它看着我们,眼神里满是愤怒,在它快要魂飞魄散之前,它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什么“逃不掉的”之类奇怪的话。

它用残缺的半副身体一点儿一点儿地爬向我们,每向我们靠近一点儿,似乎要用尽它全身的力气。它一直在冲我们笑,阴森、诡异,那笑容令我们不寒而栗。

互相帮助吧

终于,女鬼的身体彻底化为了一缕黑烟,被风一吹,烟消云散。人工湖畔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草地上一点儿血渍也没有留下,仿佛刚才发生的一切,从未出现过一样。

我转头看着李瑞,问他:“现在,你可以把真相告诉我了吧?”

李瑞说:“小月,之前我跟你说过,我被一把带有女鬼的伞莫名其妙地缠上,并且那女鬼要我把它天天带在身边,否则,就天天晚上吓你的事情是真的。还有你看到我吃伞、吐伞的情形也是真的,而这人工湖畔的女鬼,却是程峰要我用来骗你的。”

“那女鬼要我把它吃掉,其实是为了躲进我身体里,吃我的五脏六腑。我的身体承受不了它的阴气,才会出现呕吐的现象,把它再次吐出来。也因此,那女鬼经常生气,总威胁我说,如果我再这样,它就会对你下手。我是怕它伤害你,所以总是将它带在身边,它想吃我的五脏六腑随它的便,只要它不伤害你就行。”

“刚才,我吃伞、吐伞的事情不但被你看到了,也被程峰看到了。程峰说他也被一个女鬼缠上了,而那个女鬼就是人工湖畔的这个女鬼。他要我利用伞里面的女鬼对付人工湖畔的女鬼,但前提是要先将人工湖畔的女鬼引出来。我们两个都是男的,阳气太旺盛了,无法吸引那女鬼的注意。你是女孩子,阴气重一些,所以程峰就让我利用你引女鬼现身,再利用伞里面的女鬼对付这个女鬼。”

李瑞说着,握住我的手:“现在,那两个女鬼都被解决掉了,以后我们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小月,对不起,利用你对付女鬼是我的错,但我也是为了我们的以后啊。”

李瑞说得那么动情,可为什么,我一点儿也感动不起来?

他为了不让女鬼伤害到我,宁愿独自承受痛苦,可他也能为了对付那个女鬼牺牲我,他到底是爱我,还是不爱我?如果爱我,怎么能让我承受那样的危险?万一黑伞里的女鬼对付不了人工湖里的女鬼呢,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办?

我无力地甩开李瑞的手:“李瑞,你看看你的手机吧!”我还是决定,和李瑞分手。

李瑞还不知道我给他发的分手短信,当他看到短信里的内容,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他质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都解释清楚了,你还要和我分手?”

我重重地点头。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李瑞竟然毫不犹豫地给了我一巴掌,“啪”地一声,十分响亮,打得我都蒙了。

我傻傻地看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李瑞阴笑着说:“老子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你倒好,想把我踹了,没门儿!”

李瑞像个疯子一样,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一边说着,一边撕扯我的头发。

我哭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哈哈”大笑着说:“你真以为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啊?我之前不告诉你,是因为那女鬼不许我告诉你,它好像很护着你呀!本来我还想利用和你的关系让它帮我办点儿事呢,没想到它竟然要吃我的五脏六腑。没办法,我只好联合程峰除掉它。刚才对你示好,不过是为了试探它有没有魂飞魄散,我看那把伞躺那半天没动静了,它应该是和那个女鬼一块消失了吧!杜小月,没了那女鬼的保护,我看你还怎么在我面前嚣张?你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了这么多年,现在我终于可以加倍地讨回来了!”

我被李瑞推倒在地上,手蹭到了石头上,磨掉好大一块皮,但这都没我的心更痛。泪水模糊了双眼,我的目光落在那把黑伞上。

“李瑞,你就没有想过,一个女鬼为什么要保护我?它哪是在保护我,它只是不想你死而已。我们是恋人,同命相连,我生,你则生,它便可以无限制地占据你的身体。而现在,我心如死灰,不如……”我一把抓起黑伞,狠狠地插向自己的心口。

猛然间,我的脑海里闪现出人工湖畔的女鬼魂飞魄散之前嘴角一直挂着的那一抹微笑。此刻,我似乎明白了那一抹微笑的含义。

 

本文标题:伞落无情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462.html

上一篇:领魂人 下一篇:心藏

相关文章

  • 离魂之体

    【离魂之体】简介:杜小萍一走下公交车,就蹲在路边大口地呕吐起来。她以前从来没有晕车的毛病,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在已经来到了学校的大门前,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给男朋友林安打了过去。“小萍,明天就开学了,你怎么才回来?”听到杜小萍的声音,林安显得很是兴奋,大声地对她说道,“你现在在哪里呢,我这就去接你。”...

    2021-06-15 爱情故事
  • 两臂连阴阳

    【两臂连阴阳】简介:宁小衰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清晨了,他揉着眼睛踏出网吧,差点儿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了回去。室友宫朗也跟了出来,狂风依旧在呼啸着,他却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棉大衣。宁小衰露出讶异的表情,这棉大衣哪儿来的?昨晚出来时他并没有穿,也不像他的!宁小衰仔细一看,这款式还是价值不菲的名牌,宫朗又怎么会舍得买……...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都市怪谈之教室

    【都市怪谈之教室】简介:在民间流传一种说法是,学校多建在乱葬岗之类的地方,原因是年轻人火气旺,可以压制住强大的怨气,免于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而市第二中学,一直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二中所在的地方,在清朝时发生过大屠杀,所以怨气很重,民国时期有个风水大师,为了防止以后发生重大事故,便建议政府在此修建了一所学堂,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缮,发展,成为了如今的第二中学。...

    2021-06-16 爱情故事
  • 上帝之手

    【上帝之手】简介:陆修文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上学了。他的班主任林雅蓁,迟迟打不通陆修文父母的电话。情急之下,林雅蓁通过陆修文报名时登记的户籍信息,找到他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电话,然而打过去,对方却告诉她:陆修文早就死了!不仅如此,陆修文的父母也早就过世了——十年前,川省公路发生连环车祸,他们一家三口都死在了那场车祸中。...

    2021-06-16 爱情故事
  • 它在手机里看着你

    【它在手机里看着你】简介:今天这个故事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不得不说,当初在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也的确是被吓了一跳,而如果只是我自己看到了,恐怕是因为精神恍惚而产生的幻觉,但我们住在同一个宿舍的人居然都曾在三年之间陆续见到过这个怪异的东西,那么也就证明当初我所看到的东西,绝非是假象。...

    2021-06-15 爱情故事
  • 不是它

    【不是它】简介:一年一度的高考又来临了,站在马路对面,看着那些刚刚从考场走出来,脸上写满自信的莘莘学子,我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当年如果不是阴差阳错进了那间勾魂学校,我就不会错过高考这个能改变屌丝一生命运的机会。...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如果我是你

    【如果我是你】简介:我是我们学校里的“名人”。我出名,不是因为我是高富帅,而是因为我有一个奇葩的爱好:我喜欢在明月当空的夜晚,坐在寝室楼顶,欣赏行走在校园里的人。那样我会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2021-06-15 爱情故事
  • 补魂

    【补魂】简介:中午,陆熙抱着篮球走进寝室,他见室友朱蔚坐在床上,神情很呆滞。陆熙走到朱蔚面前,大大咧咧地说:“老朱,发什么呆啊?”朱蔚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抬头看陆熙,他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前方,表情很僵硬。陆熙拍了拍朱蔚的肩膀,疑惑地说:“朱蔚,你没事吧?”...

    2021-06-16 爱情故事
  • 它与你同在

    【它与你同在】简介:我画的这张油画是一组蔬果静物写生,乍看之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和其他二十多人画的都一样。但如果将这张画和旁边的做对比,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明显的差异:在这张画上的静物台旁边,画着一个像是空气扭曲形成的轮廓,一个人形轮廓。...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拍你请回头

    【拍你请回头】简介:深夜,校园里出奇地寂静,参天大树在地面投下了一个个巨大的影子。旁边,一些不知名的杂革在空中张牙舞爪。高浩宇走在狭窄的水泥地上,耳边尽是呼号的风声,他加快了脚步,心里莫名地恐慌。...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