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恕 - 爱情故事 - 精选故事网

饶恕

2021-06-15 23:58:48 阅读 :

我坐在餐馆里,慢条斯理地吃着面前一大堆喜爱的菜,看也不看对面坐立不安的夜凉。最终,夜凉敌不过我的耐心,先开了口: “小张,这菜还适合你的口味吗?”

我一声不吭,继续吃饭,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心想: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饭。

良久,吃完最后一口菜,满意地打了个饱嗝,才放下筷子。看着夜凉,我讽刺道: “大少爷,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学校里谁都知道夜凉是校长的儿子,走到哪里都是被奉承的。此刻,听了我的话,常常带着傲慢的脸有些扭曲。夜凉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双拳紧攥、指节发白。这恐怕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拉下脸来求人,还吃瘪。不过他却没发难,想必事情也有些麻烦,不得不有求于我,这样想着,心里便一阵暗爽。

夜凉努力冷静下来,冷冷地看着我说: “不要以为我有事拜托你,你就可以这样无礼。”我没答话,抱臂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夜凉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颤抖,说,“我遇到鬼了。”

我的好奇心瞬间被勾起来了,在我的催促下,夜凉吞吞吐吐地开始叙述他的遭遇:

一周前的晚上,他和朋友在路边的烧烤摊吃夜宵。由于开心,就不由自主地多喝了几杯。后来夜凉喝醉了,有种无力感,然后感觉整个人好像在天上飘。

过了好久,便听到有人问他: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夜凉发现自己趴在一张石桌子上,朋友不知去向,对方也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他就抬起头问: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不出来?还有我朋友去哪里了?”

“唉,知道太多不好,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一个声音飘了过来,就好像来自地底一般。夜凉觉得害怕,就想起身离开,可是醉得太厉害了,根本就起不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座坟墓旁。

面色惨白的夜凉一把拽住我的手,我拍了拍他的手表示安慰: “放心吧,吃人嘴短,这件事我一定会帮你的,不过我需要一样你的东西。”

拿着从夜凉那里要来的东西,我躺在宿舍的床上思考这件事。回想夜凉的神色,我基本上确定他说的都是实话。因为本着眼见为实的念头,所以,我还是存在着一丝疑惑。

比如我为什么觉察不到夜凉身上的“鬼气”,反而有一丝的“死气”,难道是我的错觉?如果一个正常人遇到鬼,他的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沾上一些“鬼气”,可在夜凉的身上却没有。难道他身上有一件具有灵气的东西遮盖住了鬼气?

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我拿上准备好的东西去校园的小树林。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人迹罕至的小树林就是恶鬼们的出入口。

午夜12点,树林的小道上,我点燃纸钱,忽明忽暗的火光照亮了我的脸颊。我用钢针扎破食指,将血滴在燃烧着的纸钱上,闭上眼睛默念: “小鬼听令,以血为介,以钱通灵,速来,速来……”

在念到第二遍的时候,一阵风呼啸而来,在我面前盘旋着。我慢慢地睁开眼睛,本是烧着纸钱的暖黄色火焰变成了诡异的绿色。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我知道我成功了。

“小鬼,既然来了,还不快快现身。”我冲着虚无的空气大喊。

话音刚落,一团黑雾迅速出现,干哑的声音从黑雾里传出来: “找我什么事?”

我从怀里掏出一撮头发,递到黑雾面前: “帮我查查这个人一周前出了什么事?”这撮头发就是我向夜凉要的东西。

黑雾包裹住我拿着头发的手,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我抽回手掌,问: “怎么样了?”

“我只看到一周前,这头发的主人昏倒在一座坟墓旁。”干哑的声音回答。

我皱紧眉头问: “看清楚上面的名字了吗?”

“嗯,是你们学校两周前去世的李天悦。”干哑声音继续回答道。

听到这个名字,我的心“咯噔”了一下, “李天悦”多么熟悉的名字,我永远也忘不了,她是学校的校花,也是我的女朋友,只可惜两周前她意外落水去世了。但是我却不相信事情会是这么简单,因为天悦会游泳,而且那条河也只到她膝盖处。更加令我意料不到的是,我招不了她的魂。我用了不下上万种办法寻找天悦的魂,可是没一次成功。

我握紧手上的头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明白。

回寝室的路上,我仔细想了想,最终决定还是不把天悦的事告诉夜凉,免得打草惊蛇。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离天亮还有五个小时,现在回去睡个小觉还是来得及的。

轻手轻脚地回到寝室,小心翼翼地躺到自己的床上。

就算只有一丝线索,天悦,我也不会放弃找你的魂魄的。伴着这样的念头,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翌日一早醒来,寝室里就只剩我一个人。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水,再放到嘴里尝了尝,啧啧,这腥味还真重。我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寝室的柜子: “既然来了,为什么还不现身?”

寝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我咬破中指,用血在虚无的空气中画出五芒星的图案,嘴里默念咒语。干燥的天花板突然一滴一滴地往下滴水,柜子里也漫出大量的水。

一张青绿色的怪脸从柜子里跑了出来,湿透的长发粘在脸上,只露出两只无神的眼睛,布满了血丝,夸张地鼓起。

“你到底为什么来这里?”我沉声问道。从它的样子我大概可以知道,它是一个水鬼。

机械般的声音从怪脸的嘴里发出:“我死得好冤,报仇。夜凉、天悦、我的,你别管。”

“啧啧,你越这么说,我就越要管。”我一边笑着回答,一边偷偷用手指上的鲜血在掌中画了一个符。

我的不识好歹,彻底激怒了它。它愤怒地张开嘴朝我喷水,我侧身躲过,立马快速跑上去,将画了符的手掌印在怪脸上,顿时发出一股焦臭的味道。正当我洋洋得意、放松戒备时,一股钻心的疼从手掌蔓延开来。我立马抽回印在怪脸上的手,看着怪睑露出来的两排尖锐的牙齿上沾着的丝丝血迹,我知道我的手被怪睑咬伤了。

很好,你已经彻底激怒了我。看着怪脸,我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眼神渐渐变暗。

我掏出脖子上戴的八卦镜,对准怪脸念道: “镜中实,百鬼散。”八卦镜发出刺眼的光,怪脸惨叫一声就消失不见了,寝室内的水也同怪脸一起消失了。

看着泛着黑气的手掌,我叹了口气,这下可难办了。

忍着痛,挖出泛着黑气的肉,敷上糯米,包扎好,我的额头已经沁出一层汗,皱紧眉头思索:这个水鬼为什么要阻止自己调查夜凉?还有为什么夜凉会出现在天悦的墓前,难道夜凉和天悦的死有关?

一个个的谜团像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晚上特意向宿舍管理员请了假,我决定去天悦的基地看看,希望能发现什么线索。

午夜,墓地里静悄悄的,乌鸦停在枝头“嘎嘎”地叫着,显得更加阴森。

我拿着白蜡烛、纸钱来到一座坟前。墓碑上刻着“李天悦”三个字,上面还有一张照片,那是一张长发女孩子的黑白照。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到天悦的坟墓。

我拿出蜡烛,插在墓碑前,然后点燃,淡淡地道: “天悦,我来看你了,如果你地下有知,就出来见我吧。”念完大段大段的招魂咒,我皱紧眉头看着还是暖黄色的蜡烛火焰。不应该啊,火焰应该是惨绿色的,怎么还会是暖黄色的呢?除非……

对着墓碑,我拜了三拜,就开始将我脑中的想法付诸于行动,找了一样合手的东西,开始挖坟。半小时后,我累得气喘吁吁,看着墓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就知道是这样。拿起坑中写满符咒的纸,难怪我招不到天悦的魂,因为天悦根本就没有死,有人故意用“纸人”代替天悦,造成天悦死亡的假象。

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决定去天悦老家查看,连夜赶路,终于让我在天亮前赶到了。凭借着依稀的记忆,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天悦的老家。

可看着眼前的这幢房子,我愣住了。这栋屋子在五行八卦中气不顺、位不正而且还位于死门,踩在鬼门线上,可谓真正的凶宅。天悦的家人怎么会选在这种地方安家?

“吱呀”木门被我推开,室内空无一人,慢慢向屋内走去。看着屋内的陈设,我笑了。用手指凌空虚划,高喊一声“现”,眼前的景物立马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室内的陈设都不见了,一口棺材放在正中央。

走近棺材,朝内看去,我惊得说不出话,躺在里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女友天悦。她面容安详地躺着,就好像睡着了一样,我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她的脸。

“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劝你还是不要碰我的女儿。”背后响起一个女声。我扭身往后看,一位中年妇女朝我走来。我道明来意,妇女叹了口气,讲起了一个故事……

其实,天悦一家都是法术高深的道士,除邪灵、助百姓。由于职业特殊,天悦一家不得不随时搬家。

当他们在这个村定居时,发现这个地方为极凶之地,为了不祸害别人,他们决定就住在这里。

但是谁能想到,此凶地居然关着一个千年水鬼。它生前被人冤枉,不得已投河自尽,死后就变成了水鬼。因为带着无尽的怨气和怒气,所以无法投胎转世。

天悦一时不慎解开了水鬼的封印,让它逃了出来。幸好,在最后一刻,天悦用咒语封印住了水鬼的一大半怨气,而代价就是陷入沉睡。因此不得已才用“纸人”代替天悦,造成天悦死亡的假象。

听完天悦母亲的故事,我终于知道天悦假死的原因。可是还有一个疑惑没有解开。

“伯母,我问一下,我的同学夜凉是不是和天悦有关系,他之前……”我开口询问。

天悦母亲叹了口气,说: “傻孩子,你怎么还不明白?这一切都是它设计好的,它是故意引你进圈套的。”

“圈套?”我的脑子有些转不过弯。

“其实,在水鬼逃出去后,我和天悦的父亲就封印了这间屋子,因为我们知道,它一定会再回来的,它要拿回那部分被天悦封印的力量。但是它没有办法直接进来,必须要一个媒介,而你正是最好的人选。”天悦的母亲道。

“都被你猜出来了,呵呵,还真是聪明啊!”干哑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转头一看,是夜凉。

我挡在棺材面前,怒道: “你到底是谁?”

“夜凉”反问道: “我不就是你的好朋友夜凉吗?”

“我从一开始就从你身上闻到一丝若有似无的‘死气’,当初以为是我闻错了,没想到……”我道。

“夜凉”听完,哈哈大笑: “现在你还不能确定吗?我就是那个水鬼,现在只能说这具身体的主人倒霉,让我有机可趁,上了他的身。”

“怪不得那天你说遇到鬼,但是我却没闻到你身上有‘鬼气’,原来夜凉早就死了!”我吼道。

“呵呵,真聪明,那我来的目的你们也知道了,还不快让开!”水鬼厉声道。

“冤冤相报何时了,你不能放下你的仇恨吗?”天悦的母亲苦口婆心地劝道。

“放下?说得倒容易,当初他们冤枉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放过我?你们最好给我让开,不然要你们好看!”水鬼冲着我和天悦母亲喊道。

“记得保护好天悦,我挡住它,你快带天悦走。”天悦母亲推了我一把,便冲上去和水鬼争斗在一起。我看了一眼伯母,暗暗道了声保重,抱起天悦,从屋子后门跑了出去。

找到一个稍微安全的地方,我安置好天悦,发现脸上湿漉漉的,原来我早已泪流满面,暗暗发誓:伯母,我一定会为你报仇。

定了定心神,我掏出八卦镜,放在天悦的额头,将自己的血滴在镜子上,然后默念咒语。天悦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我知道这是她要醒来的前兆,我拿掉符咒,静静等待着天悦的苏醒。

等待的过程是艰辛的,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概半小时后,天悦终于醒了过来,我一把将天悦抱住,深怕天悦再次消失。

天悦任由我抱着,安慰道: “抱歉,我不会再消失了。现在当务之急的,应该是怎么对付附在夜凉身上的水鬼。”

平复激动的心情后,我看着天悦道:“伯母为了我们能够逃出来,自己拖住了水鬼。”

“我知道,虽然我睡着,可是外面发生的事我都能听到。”天悦说, “母亲不会有事的,水鬼的目的是在我身上。”

“那就好。”听到伯母没事,我松了一口气。但转念又想到水鬼的目的是天悦,便又急忙问道: “可是你……”

“我没事,要对付水鬼,必须要你的帮助。”天悦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目前只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劝解,第二种强攻。”

校园里,我看着天悦在水塘边的地上画咒文,我忍不住问: “天悦,这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有看过这种咒文?”

“这是加强版的束缚咒。唉,冤冤相报何时了,它也是个可怜人,我希望能帮帮它。”天悦画完最后一笔,将自己的血滴在咒文上,然后坐在中间开始等待。

我则藏到附近的一棵树上暗暗观察,这是我和天悦事先商量好的。

到了午夜12点,水塘中央突然冒出泡泡。我暗暗提高了警惕,因为水鬼要来了。果不其然,水面涌起一波巨浪,披着夜凉皮的水鬼就在巨浪中央。

“主动送上门了?”看着坐在地上休息的天悦,水鬼笑道。天悦心平气和地道:“还是那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下你所谓的仇恨,去投胎吧! ”

“废话少说,把我的力量还给我!”水鬼举起尖爪,朝着天悦刺去。天悦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我双手紧握,死死盯着水鬼的动作。

眼看水鬼就要刺到天悦,天悦快速起身,跳到阵外,与此同时,水鬼的尖爪已经刺入地面。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见水鬼已经跳入阵中,我赶紧从树上跳下,高喊: “四方神灵,尔等听命,束!”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水鬼绑了起来。

水鬼狠命挣扎起来,天悦来到水鬼面前,淡淡地道: “为什么一定要报仇?”

水鬼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们可知道在水里不能呼吸,慢慢窒息的痛苦吗?身体被水泡得发白、发胀,还要被鱼群吃食,那种痛苦你们知道吗?”

“我们是不知道,可就算你杀了他们的后代,你也活不过来了啊,还会增加你的杀孽。放手吧!”我劝道。

“放手,我还放得了吗?这具身体的主人我就…一”水鬼无奈地苦笑。

“可以,只要你有心悔过,就可以。”天悦的母亲从小树林里走了出来。

我一脸震惊地盯着伯母,伯母对我笑了笑,天悦则是一脸淡定。

“其实,你自己也累了吧?恨,是件很累的事。”天悦一边说一边解开水鬼的束缚。

水鬼呆呆地坐在地上,眼里流出眼泪。我上前拍了拍水鬼的肩: “我送你去投胎吧。”说完,我拿出黄纸,扔向了水鬼,黄纸迅速燃尽。

水鬼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水鬼满有深意地看着我。我知道它要说什么,我点了点头道: “放心,夜凉的魂魄我会帮他超度的。”水鬼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就消失了……

我看着天悦,天悦也看着我,我们笑了。

突然,我觉得腹部一痛。我震惊地看着眼前冷笑的天悦,一把推开天悦,捂住腹部被天悦刺的伤口。

“为什么?”我满脸痛苦地盯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天悦。

天悦冷笑一声,道了声“破”,天悦的母亲“嘭”的一声,瞬间变成了纸人。

“这一切也是我给你设的局,借你的手除去那个水鬼。其实有一件事你一直不知道,我就是那个被冤枉水鬼的后人,如果不除去它,死的就是我。你既然这么爱我,一定可以谅解我的吧?”天悦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你吗?两个世代为敌的除灵家族,怎么能和平相处?所以你去死吧!”

血液慢慢从伤口处流出,我的脑袋越来越昏,眼前发黑,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地上。看着放肆大笑的天悦,我的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是的,我理解你。所以,我不恨你。因为,恨——真的很累……

Introduce:I sit in cafeteria, leisurely ground takes the course that one pile likes before the move, the night that watchs to also do not see the feel restless opposite side is cool. Final, night is cool enemy the patience that does not cross me, opened a mouth first: "Xiaozhang, does this dish still suit your taste? " I not throat, continue to have a meal, corners of the mouth pulls to sneer, the heart thinks: Know the world does not have bilked lunch. A long time, take last course, hit a full belch approvingly, just put down a chopstick. Look at night cool, I spicily: "Eldest son, had heard —— of a word makes up to without the thing, blame evil namely pilfer. " the son that everybody knows night is cool in the school is the president, where walking along is flattered. At the moment, heard my word, often taking proud face to have some of twist. Cool gnash ground looks at night me, double fist is grasped closely, knuckle is hoar. This is afraid is look displeased of first time of his throughout history comes ask for help, still eat shrivelled. Nevertheless he does not have rise in revolt however, most propbably issue is a little troublesome also, must have beg at me, thinking so, in the heart a dark bright. Nocturnal cool effort comes down calmly, look at me coldly to say: "Do not think I am occupied request you, you are OK so inurbane. " I do not have answer, hold an arm in the arms to raise eyebrow, signal he continues. Nocturnal cool pharynx pharynx saliva, sound is a little asp, say, "I encounter ghost. " my curiosity instant is ticked off to rise, urge in mine below, night is cool the experience that begins hesitatingly to narrate him: Before a week in the evening, he and friend take food taken late at night in the barbecue booth of roadside. As a result of happy, drank a few cups in spite of oneself more. Night is cool later malty, have kind of weak feeling, feel whole to the person seems to wave in the sky next. Passed for ages, hear somebody to ask him: "How to still come home so late? " nocturnal cool him discovery bends over to go up in a piece of stone table, the friend does not know whereaboutldirection, the other side also hears its sound not to see its person only. He raises a head to ask: "Who are you after all? Why to come out? Still my friend goes? " " alas, know too much and bad, will where answer to go from where. " a sound waved, seem to come from land base general. Night is cool feel to fear, remember the body leaves, can be drunk too fierce, rise not to come at all. After awaking early in the morning the following day, him discovery lies beside a graveyard actually. The night with ghastly complexion is cool a hand that pulls me, I pat his hand to express to comfort: "Be at ease, mouth having a person is short, I can help this issue certainly your, like crossing me to need your thing. " taking from night cool over there the thing that should come, I lie on the bed of the dormitory to ponder over this thing. The expression with after-thought cool night, what I basically decide he says is truth. Because this

本文标题:饶恕 - 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aiqinggushi/508.html

上一篇:遗失之物 下一篇:补魂

相关文章

  • 异路等你

    【异路等你】简介:“马玲,你……”我欲言又止的看着马玲,“怎么了?”马玲停下了刷牙。我鼓起勇气,“马玲,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我?”马玲好笑地吐掉嘴里的白沫,“还能去哪儿?在宿舍一起和你们睡觉呗。”我认真的盯着马玲,她不像是在说谎啊。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就穿着舞鞋出去了,很晚才回来。略微思量,我没有把她出去的事情告诉她,我决定今天晚上叫上马玲的男朋友也是我从小的好兄弟李黑偷偷跟踪马玲,看看马玲究竟去了哪里。晚上穿着舞鞋出去跳舞?这可不是正常人会做的事情。这件事情太蹊跷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系好安全带

    【系好安全带】简介:401寝室就住着两个男生,分别叫姚刚和张大明。李小自搬进来的时候是晚上,姚刚和张大明已经躺在了床上,诡异的是,两人胸口都系着一条带子,带子两头分别固定在床架上。李小自铺好床刚躺下,“请系好安全带。”一句说话声就传到了他的耳边。李小自看了看张大明和姚刚,发现两人都闭目熟睡着,一时不知道是谁说的这句话。床很大,李小自睡相一直很老实,睡熟时从没有掉下床过,系什么安全带?简直多此一举。因为太累,李小自没有多想,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伞落无情

    【伞落无情】简介:下了晚自习,李沐紫孤零零地走在路上。今天是室友曹雪的生日,大家都去为她庆祝,虽然住在同一间寝室,但不善言辞的她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大家孤立了。一想到偌大的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开始埋怨起了自己的孤僻。...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校园怪谈之腐脑

    【校园怪谈之腐脑】简介:故事发生在学校。似乎每个班里都有个因为不爱说话或者什么其他原因被同学排斥甚至厌恶的女孩。不巧,偌大的班级,何清就成了这个人。何清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毛病,整日埋头苦干,苦于学习,但却不爱跟人交往,但人是个好人。因为她沉默寡言,同班同学不止几次地欺侮她了。要不就是撕毁她辛辛苦苦完成的试卷,要不就是时常对她冷嘲热讽。长期下来,原本只是沉默的何清变得阴郁。除了老师提问,大家再也没有听她说过一句话。因为她不讨喜,老师自然也不会总提问她,倒是多了几分讨厌。而同学们,本想激起何清的反抗,谁知何清一...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画心为牢

    【画心为牢】简介:大概是在天气冷下来后,姜远才表现出了异常的一面。他仅穿一件长袖的格子衫,哪怕气温已降到了零上几度,大部分人都披上了外套,怕冷的人还会再添一件薄毛衫。姜远不怕冷吗?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一走到室外,就抱着双臂,身体瑟瑟发抖。有人问他怎么不多穿一件衣服,他就板着脸斥责别人多管闲事。渐渐地,连他最好的朋友李潮都不敢提及此事了。...

    2021-06-15 爱情故事
  • 撑伞的死尸

    【撑伞的死尸】简介:晚风微拂,星光垂落。宁远牵着夏雯的手,走在花草丛生的小路上,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前方就是女生宿舍了,宁远搂着夏雯的肩,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夏雯有些害羞,将头扭向一旁,嘴角浮现出甜蜜的笑容。然而,她却突然愣住了,眼睛定定地看着一个方向。...

    2021-06-15 爱情故事
  • 灵异的镜子

    【灵异的镜子】简介: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会和寝室的几个哥们聊天,其中的内容包罗万象,但总是离不开考试作弊,女生八卦的话题,但今天晚上却有点不同,不知道是谁提到了鬼故事,紧接着,大家都饶有兴致地谈论起来。“嘿,我前两天在鬼大爷网上看到一个鬼故事,好吓人啊。”老大捂住了胸口,装模作样地说道。“是吗,那你说来听听?”老二好奇地看着他。...

    2021-06-15 爱情故事
  • 心藏

    【心藏】简介:下了晚自习,李沐紫孤零零地走在路上。今天是室友曹雪的生日,大家都去为她庆祝,虽然住在同一间寝室,但不善言辞的她显得格格不入,很快就被大家孤立了。一想到偌大的寝室只有自己一个人,她开始埋怨起了自己的孤僻。...

    2021-06-15 爱情故事
  • 额头有盏灯

    【额头有盏灯】简介:晚上十一点多,寝室的灯突然闪了起来,忽明忽暗,没多久,寝室陷入了黑暗中。“灯坏了吗?”还在床上玩手机的刘婷婷问。“不、不是……”颜晴朝着天花板一看,惊讶地说,“是灯泡不见了……”“不会吧?”刘婷婷说,“好端端的,灯泡怎么可能突然消失呢?”颜晴感觉有些诡异,灯泡不可能凭空消失,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有一个她们看不见的“人”拿走了灯泡。想到这点,她感到浑身泛起了一股寒意。...

    2021-06-16 爱情故事
  • 藏阴图

    【藏阴图】简介:学校一名同学离奇死亡,全校师生人心惶惶——那个同学的死因一直没有调查出来。知道内情的人都说他死得很诡异,血都流干了,不像是人为,像是被鬼杀的!没有人不怕鬼,所以最近天一黑,大家就躲在寝室里,几乎不出门。然而这天,有四名同学没有呆在寝室里,而是齐聚在了教学楼一间阴森的废弃教室里。...

    2021-06-15 爱情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