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故事会大全
手机阅读

民间怪谈之借粮

2021-06-16 00:07:48 阅读 :

 

老鼠这种东西,城里是少见了。可是在农村还是很常见的。记得我小的时候,每到秋收季节,大批的老鼠就会出现了。原因很简单,秋收后,每家每户都会把自家收回来的玉米进行晾晒,挥发一下水份。这个时候是一年中老鼠最多时候,稍不留神,一年的收成就会被老鼠糟蹋不少。

我家邻居李大爷一家就赶上过这么一次,记得那个时候我也就5岁左右,那年雨水特别的足,每家每户收回来的玉米都是个大仔满。偶尔几个没长开的玉米并不影响乡亲们喜悦的心情。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年的玉米肯定是能卖个好价钱的。

李大爷家足足收了八百多斤的玉米,这全卖出去,是一笔不小的钱。一家人自然是很看重的。每天晚上李大爷和两个儿子都会轮班看守晾晒的玉米,一是防止有些不走正道的乡亲,二是防止被老鼠糟蹋粮食。

那晚深夜,李大爷正在自家大门口,守着街上晾晒的玉米。两个儿子就睡在一旁的板床上。远处几盏煤油灯分别散落在玉米的周围,以便能够让李大爷看清那些远处的玉米。

人一上了岁数,就爱打盹,李大爷抽着旱烟,迷迷糊糊的就觉得远处有个人影朝着自己走了过来。顿时打起精神,仔细一看,确实有个长头发的女子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待那女子走近一看,这女子不是本地人,看着眼生。模样有点贼眉鼠眼的,一身衣服也是褶皱扭把。李大爷顿时心生警惕,站起身来看着那女子。那女子看了看李大爷,又看了看床上正在睡觉的两个小子。开口道:大爷,我看您家这玉米不错啊,今年能卖个好价钱,我是打南方过来的,正准备收点玉米呢,您卖不?

李大爷一愣,心里想到,自己活这么大岁数也没见过大晚上买玉米的啊,况且现在这玉米水份还没挥发完呢,这个时候买,肯定是吃亏啊。这女的是不是有毛病啊,还没等李大爷开口,那女的又说了。

 

“大爷,我真是买玉米的,我着急啊,我家里几百口子等着吃饭呢。”李大爷一听这话,顿时心里一紧。啥玩意,几百口子,这不是遇见什么仙儿了吧,平常农户儿家里哪有几百口子人。

李大爷也没敢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说道:“呃…不好意思啊,我家的玉米不卖,还留着自己家吃呢。”那女子转了转眼珠说道:“大爷真会开玩笑,您家才几口人,哪能吃这么多呢?我看啊,您就卖给我吧,您看我这还带着钱呢!”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来几毛钱。

李大爷一看就有点生气了,这大半夜的你这是拿我老头儿寻开心呢?你几毛钱能买我几百斤玉米?不悦的神情自然流露了出来。又挥了挥手说道:“我说了不卖就是不卖,我吃不完就算让耗子糟蹋了,我也不卖。”

这话一出,那女子不仅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愣是把李大爷给笑毛了。刚要问那女子笑啥,这时候一声鸡鸣传来,李大爷醒了过来,嘿,原来是做了一场梦。要说这梦也真够扯的,几毛钱想买我几百斤玉米。

 

回身叫醒自己的大儿子,让他看会儿玉米,自己回屋缓缓神儿去。等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一家老小吃过晚饭后,又商量着今晚上谁先守前半夜,谁守后半夜。

赶得那么巧,两个儿子可能是昨夜里着凉了,都发烧了,纷纷表示今晚是不能再守夜了。就这么的,李大爷只能自己一个人看玉米了。后半夜里,李大爷的困意又上来了,看了看四周没啥动静,闭上眼睛想要小憩一会儿。刚一闭眼,就听见远处有走路的声音,赶忙睁开眼睛,一看远处呼呼啦啦的来了十多个人,为首的正是昨晚那个女子。

李大爷知道要坏事,赶忙要喊人,这一张嘴才发现自己喊不出来声音了。站起身来就要跑,发现自己的腿也动不了了。整个人就站在那看着那些人,什么也做不了。

只见那女子一挥手,那十几个人变戏法似的掏出了麻袋,又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几把铁锹,就开始装地上的玉米。没多大会功夫,地上的玉米就少了一半了。那女子来到李大爷身前说道:“老李大爷,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家里几百口人要活命,大恩大德我日后再报答吧!”说完一转身带着那些人就离开了。

等那些人都消失不见了,李大爷终于能活动身子了,可是这次真的不是自己做梦了,自己的玉米确实是少了一大半。李大爷自己也闹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就知道来了一群人把自己家的玉米收走了,自己站在一旁什么也做不了。

在跟家人解释几次之后,李大爷决定去找村里的神婆子看下,看看自己是不是得罪什么鬼神了。经过神婆的上香寻问,李大爷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夜里来的女子是本地的灰仙儿,也就是老鼠仙儿。因为最近他们族群要搬家了,需要大批的粮食做路上的口粮。不得已找上了李大爷,原因是李大爷年轻时,对这个族群中的某个老鼠伤害过。

此次找上门来,也是为了报当年的仇。不过一码归一码,仇报了,这大恩将来也得报,果然这恩情就落在了李大爷家小孙子的身上,只不过这是后话,今天暂且不提。

 

 

本文标题:民间怪谈之借粮 - 民间故事会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minjiangushihui/690.html

上一篇:纸马引魂 下一篇:书生陈重

相关文章

  • 万字镇疫

    【万字镇疫】简介:村中的富户老王家老头子去世了,说起这老王家,在我们当地可以说得上是有钱人,家里人一共弟兄四个,头脑都很灵活,有倒腾买卖的,有养汽车做运输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家里早早的就盖起了大瓦房,可王家的老爷子却没命享福。...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美女图

    【美女图】简介:雍正十年间,一大富之家的谭老爷有一怪癖,最爱收集美女图。老爷收集美女图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家中娶了好几房妾氏,却都被他闲置在屋中,弄的一个个抱怨。...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跳动的寿衣

    【跳动的寿衣】简介:人说鬼是集怨恨戾气与一身的无形之物,它们生前或是遭遇了大难,死后怨气极大,为了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它们以鬼话迷惑世人,最终再杀死处之,这也是常常有人说鬼话不可信的原因之一…王大炮是赵固...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霍不老

    【霍不老】简介:月亮挂在东山,河里隐隐浮起白雾,王不得从河底升起来,爬上河岸,去找霍不老喝酒。霍不老是下河汊的艄公,四十多岁,面前两只酒碗,青幽幽地映着月光。王不得拾起一碗酒,虚敬霍不老,艄公点点头,拿起另一只,喝了半碗。...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幽冥之惑

    【幽冥之惑】简介:据《河东记》记载,唐文宗大和八年(854年)的夏天,长安城仍如往常一般燠热,大街上亮白一片,行人都恹恹的,连街边的柳树也都无精打采地垂着。街头一处宅子里住着一个名叫段何的进士。七月的一天,段何同一班举子出去饮酒,一群人推杯换盏,纵酒欢歌,闹到半夜才散。那天气温下降,夜里的风有些冷,段何满头大汗地从酒楼里出来,风一吹,就受了寒,回家之后便病倒了。他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喝了不少汤药,才渐渐有好转的迹象。...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媒人之死

    【媒人之死】简介:民国实行保甲制度,黎纲是伏龙乡水井湾保长,负责村里人的安全。冬至后第五天,山那边的甲长大胡子冒雨赶来,说:“胡老汉急疯了!缠着我闹!”胡老汉的女儿胡兰冬至出嫁,对象是市集李家儿子,本来前天应该回门,胡老汉等了一天也没见女儿女婿来。他急匆匆找上李家,竟发现李家独子才3岁,他们坚决否认结亲一事。于是,胡老汉找到大胡子,发动全村人寻找,结果连个鬼影都没找到。...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黄皮子二次讨封

    【黄皮子二次讨封】简介:段生自幼聪颖,五岁习字,七岁吟诗作对。段父以之为异,认定其子将来非将即相,便将段生锁入书房,让他每日专心伏案读书。有几次,段生翻窗而出,偷偷跑出去玩耍。段父察觉后,便是一顿笞罚。久而久之,段生便打消了玩耍的念头,一心只是攻读经史。...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民间鬼故事一则

    【民间鬼故事一则】简介:据传说,人活的就是这一口气的事,人和鬼最大的差别就在这,倘若这人死了,活着的这一口气咽不下去,成了鬼会把这没有咽气的事再去完成,这就会搞的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下面要说的这件事,是一件真实的事情,故事发生在八零年代的农村。1983年,改革开放的脚步才进入没几年,这个名叫“岳家村”的村子,发生了一件让整个村子都不安的事。...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灵狐传说

    【灵狐传说】简介:白天,他是泥娃娃;夜里,会变回人形。不过,更神奇的还在后面……半夜娃娃唐朝年间,燕子街有个捏泥人的工匠名叫方梦龙,已过而立之年,尚未娶妻。方梦龙的隔壁,住着一个叫麻三的小混混,平日里,好吃懒做,总爱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 深渊诅咒

    【深渊诅咒】简介:民国时期,各地都流行土葬,即使是达官贵人也嘱咐家里人注意风水,一定要葬在宝地,这样不仅仅对死去的人好,而且也对后代子孙好。因为土葬盛行,所以棺材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了,孙家就是靠棺材发家致富的。...

    2021-06-16 民间故事会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