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纷呈-故事会大全
手机阅读

搬X公司

2021-06-16 01:03:52 阅读 :

徐筱筱换了工作,并在公司附近找到了一处综合条件还不错的新居。新房子通风采光,交通便利。

搬进新居一段时间后,徐筱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徐小姐您好,我们是xx搬家公司,您有东西遗留在了鹿角街502号房,我们受人委托,将于明天把东西送到您的新居。”

鹿角街502号房是徐筱筱之前住了两年的地方。

“我不记得有什么东西没拿走啊,你们是受谁委托的?”

“委托我们的是一位姓郭的先生,502号房的现任住户。”

那姓郭的先生未必太好心了吧,直接让自己去取不就行了吗?徐筱筱半信半疑,最终还是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地址。她非常好奇,自己到底有什么东西留在了鹿角街?

第二天是周末,徐筱筱在家等了一天,一直到深夜,当她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时候,门铃响了。猫眼儿里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自称是搬家公司的员工。他身旁有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光线太暗,隐约看上去像一个比人还高的大纸箱。

徐筱筱让对方把东西放在了门口,看到男人离开后,她小心翼翼地开了门。放在门口的不是什么纸箱,而是一顶灰扑扑的轿子。轿子前后固定着四个长着短腿的东西,四个东西的高度还不到徐筱筱的腰,身体像木头一样直愣愣的,猛然看上去像是人,还都穿着衣服。其中一个东西抬头看了徐筱筱一眼,徐筱筱顿时觉得喉咙里如同塞了团棉花,吓得喊不出声。那东西的脸是平的,眼眶里是空的、没有眼珠子。

轿帘轻轻晃动,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徐筱筱吓得头皮发麻,脑袋里闪过一个可怕的画面:一只苍白枯瘦的手慢慢地掀开轿帘,一个女鬼从里面伸出脑袋,黑色的长发遮住了溃烂的脸……

但现实却是,轿子里忽然窜出一股阴风,轿帘被猛地捺起,打在徐筱筱的脸上。

徐筱筱的心几乎跳出嗓子眼儿了。等到飞舞的轿帘落下,那轿子上的四个小短腿掉转了头,又快又稳地跑下楼梯,一溜烟儿地不见了踪影。

徐筱筱浑身汗如雨下,近乎虚脱地关上大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多一物也没有少一物。在轿帘被掀开的一瞬,是否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逃出来,溜进了自己的家中?

想到这些,徐筱筱感觉如坐针毡。她急不可耐地给XX搬家公司打电话,质问刚刚发生的一切,没想到对方的回答极为坦白诚恳。原来xx搬家公司表面上从事搬家行业,实则还能驱魔抓鬼,他们有一项特殊业务,能搬动运送鬼怪之类的灵体。那顶灰扑扑的轿子和四个短腿轿夫都是能工巧匠用木头做的,上面蒙了一层人皮,所以邪气得很。人皮轿子跑得又快又稳,专门抬鬼怪。送到徐筱筱家里的其实是一个鬼魂,一个原本和她一起在鹿角街502号生活了两年的鬼魂。

徐筱筱顿时花容失色:“我原来住的房子里根本就没有鬼,即便闹鬼,它也不是我的私人物品,凭什么送到我这里?”

对方仍旧客气地说:“根据我们的专业调查,那个鬼魂确实因您而生,从原则上来说,您有必要接收它。如果您还有其他疑问,可以去找郭先生。”

徐筱筱本想继续追问,却忽然听见卧室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口,悄悄朝里看去。她的衣服像摆地摊一样铺满了床铺,一个女孩站在床前,白嫩纤细的手正在这些衣服上轻轻抚摸。一个轻盈悦耳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时空传来:“筱筱,你说郭侃会比较喜欢我穿哪一件呢?”

时间忽然静止了,徐筱筱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突突”狂跳。她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回答: “你穿哪一件都漂亮。”可话一出口,徐筱筱顿时如梦初醒,捂住嘴巴,后悔自己发出了声。她惶恐地看见,站在自己房间里的女孩居然是大学时已经死去的室友方若梦。

方若梦挑选了一件藏青色的毛昵外套。

“不!”徐筱筱用力摇摆双手,拼命地喊, “那件衣服不能穿。”可是外套已经被方若梦披在了身上,瘦弱高挑的她看上去格外有气质。前一秒她的脸上还挂着恬静美好的微笑,而后一秒身上就青一块紫一块,鼓起血泡和肿包。

徐筱筱一个踉跄冲上前,拉扯方若梦的外套,可是外套仿佛和方若梦的皮肤粘在了一起,随着外套一起脱下的还有一层人皮。飞溅的血沫,裸露的红色肌肉和血管给徐筱筱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她大脑里一片混乱,晕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徐筱筱浑身酸痛地从地上爬起来,决定去一趟鹿角街。

徐筱筱万万没想到,502的现任住户郭先生居然就是她的前另友郭侃。开门的一瞬间,徐筱筱努力抑制住要爆发的情感,问: “为什么找搬家公司把方若梦的鬼魂送到我的新家?”

郭侃意味深长地笑笑,邀请徐筱筱进了门。屋内柜子、书桌、床头、墙上都挂着大小不一的葫芦,徐筱筱听人说过,家里摆放葫芦有挡煞辟邪的作用,莫非这屋子里闹鬼?但这不可能啊,自己曾经在这里住了两年,知道这个房子并不是凶宅。

郭侃似乎看透了徐筱筱的心思,开口道:“灵体与人相伴离不开三种原因:报恩、报怨、讨债。报恩的,是本人过去帮助过灵体,灵体并不会伤害人,反而会暗中庇佑人。这两年中你的事业一帆风顺,这背后有方若梦的不少功劳。没想到这么巧,你搬走后这所房子被我租下了,不知道是何原因,方若梦并没有跟随你一起离开。更奇怪的是我和方若梦无冤无仇,她却经常在三更半夜现身恐吓我,弄得我不得安宁,所以才在家里放了这么多葫芦。后来机缘巧合,我找到了xx搬家公司。他们的人经过查证告诉了我方若梦其实是一个报恩鬼,并出谋划策说只要将她重新送到你身边,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徐筱筱直视着郭侃的双眼,咬牙道:“所以你就把方若梦送到我家,借机报复我?”

郭侃的眼神没有躲闪,促狭地说:“当初你什么理由都没留下就和我分手,断掉一切联系,曾经的山盟海誓转眼间变成了过眼云烟,我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儿恨你。可方若梦不是一直没伤害过你吗?所以我想你继续和它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郭侃的一番话勾起了徐筱筱对大学青葱岁月的无限回忆,沉默了良久,她缓缓开口道: “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当初我和她同时喜欢上了你,可她看到我们在一起后就将这段感情埋藏在了心底。她的痴情和默默成全让我非常感动,所以我答应她,在毕业之前安排你和她正式约会一次,把她四年来对你的情感都全部倾诉出来,然后从此彻底忘了你,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可是我没想到却因此害死了她。”

郭侃目瞪口呆:“方若梦曾经喜欢我?”

徐筱筱点点头:“她暗恋了你四年。”

“我记得方若梦重病住院的时候,一直都是你在照顾她,怎么说是你害死了她?”

徐筱筱开始回忆两年前发生的一切:

两年前,徐筱筱在网上淘了一件复古大衣,那是一件古着孤品,上个世纪的老旧款式,现在根本找不到能和它重样的。衣服的面料考究,做工精良,可是价格却非常合理。收到衣服时,上面有股若有似无的霉味和腥气。徐筱筱把衣服送到干洗店,结果干洗店的老板不肯洗,似乎对那件衣服非常抵触。徐筱筱一头雾水,但也隐约察觉衣服的来源有问题,可它几乎花掉了徐筱筱半个月的生活费,丢掉的话觉得太可惜。于是徐筱筱就把它单独装在一个盒子里,塞到了柜子里。

方若梦准备和郭侃约会的前一天,把衣柜里所有衣服都翻了个遍,始终觉得缺少一件合适的衣服。寝室其他三个室友都热心地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让方若梦挑选,衣柜里那件古着孤品也不知道被谁翻了出来,而方若梦恰恰就选中了它。看着她穿上衣服开心满意的样子,徐筱筱觉得或许是衣服放的时间太久了,所以有怪味,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便没说什么。可是当天晚上方若梦就高烧脱水,身上出现青紫红肿,送到医院时,医生检查后说她身上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就像被人反复殴打过一样,皮下脂肪都散成了颗粒状,大面积出血。一个星期之后,方若梦便病死了。

方若梦的死让徐筱筱怀疑起自己买的古着孤品,她痛苦自责地用剪刀将衣服剪烂,惊异地发现里料里居然遍布着大块千涸的血渍和发黄发臭的印记。她愤怒地找到网上的卖家,发现不少网友都怒骂这家黑店,它卖的都是通过非法渠道流进国内市场的洋垃圾。所谓的古着孤品其实是过时的旧衣服,来源不明,甚至部分来自国外的垃圾处理厂、殡仪馆、医院。他们把这些东西洗一洗、烫一烫,根本不经过消毒就直接挂出来卖了。

大衣上的血渍和不明印记表明,它极有可能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而且穿过这件衣服的人并非正常死亡,有着极强的怨气,所以方若梦才会受其影响,因此丧命。

郭侃若有所思: “所以你对方若梦心怀愧疚,无法再用平常的心态面对我,于是选择了分手?”

徐筱筱叹了口气,说: “昨晚,我第一次看见了方若梦的鬼魂,我怕她会报复我,虽然这种想法很……”

郭侃打断了徐筱筱,自责道: “我能理解,我不知道方若梦的死因,以为你朝三暮四,游戏感情。我被仇恨蒙蔽了眼睛,我现在就找搬家公司,让他们想办法解决方若梦。”

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xx搬家公司擅长的只是搬运,只能将灵体从一处搬到另一处。说到底,要他们解决方若梦是不可能的。这个不入流的搬鬼公司还让郭侃和徐筱筱不要担心,武断地说方若梦并不会伤害徐筱筱。

奈何徐筱筱已经预付了一年房租,想要在这个城市再找房子并非易事。见徐筱筱愁眉不展,郭侃给她出了一个主意:找一个女生合租,两个人住一起或许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徐筱筱把合租信息挂在了网上,第二天就有一个叫薛凝的女生找上了门,薛凝看过房子后很满意。为了表示礼貌,徐筱筱做了几个菜,邀请薛凝一起吃饭。

饭桌上,薛凝并没有动筷子,而是把鼻子凑在饭菜前,鼻翼抽动着嗅了几下。她脸上挂着僵硬的微笑,对徐筱筱说: “谢谢你的好意,可我最近在减肥,饭菜的味道闻起来不错,你慢慢吃。”然后她就钻进房间,关上了房门。

徐筱筱撇撇嘴,心想和这样的室友相处起来也乐得清静自在,反正自己也只是想让房子里多一丝人气,驱赶恐惧。可她料想不到,这位合租女孩带来的不是人气,而是尸气。

不知是何原因,饭桌上的三菜一汤吃起来滋味全无,昧同嚼蜡。徐筱筱以为是自己烹饪技术失误了,没有细想,随便吃了几口填饱肚子。

晚上,徐筱筱忽然觉得肚子绞痛,急忙往卫生间跑。可是疼痛越来越让她无法忍受,她想让薛凝帮她去药店买药。

“薛凝,薛凝!”徐筱筱在卫生间里隔空喊了两声,薛凝可能睡得太熟了,没有答应。徐筱筱便捂着肚子,踉踉跄跄地摸到了薛凝的门口。房门没有反锁,徐筱筱推门而人。

薛凝的睡姿非常怪异,仰面躺在床上,手脚伸得笔直,被子一直盖过了头顶,就像是太平间里的尸体。

徐筱筱暗示自己,或许薛凝只是喜欢蒙着头睡觉。她掀开被子,被薛凝惨白的脸色吓得心底一凉。她壮着胆子,摇了摇薛凝的手臂,说: “我可能吃坏东西了,肚子疼得厉害,你能去帮我买盒药吗?”

回应徐筱筱的是良久的沉默,她以为薛凝没听到,便提高音量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薛凝仍旧没有丝毫反应。徐筱筱心里毛毛的,忽然发现薛凝的手臂摸上去冰凉冰凉的。她哆嗦着伸出手,放在薛凝的鼻子下,居然没有感受到鼻息。

徐筱筱吓得惊声尖叫,顾不上肚子痛,随便抓了件外套披在身上,逃出家门。徐筱筱拦了辆出租车,上车后才发现自己不但无处可去,连钱包也没带。现在唯一可以求助的人只有郭侃,便对司机说: “去鹿角街。”

看到深更半夜来求助的徐筱筱,郭侃急忙把她迎进门,安抚她恐惧不安的情绪,然后下楼给她买药。

看着徐筱筱把药吃下,苍白的脸色稍有缓和,郭侃这才注意到徐筱筱身上穿的外套:那是一件复古的藏青色大衣,和徐筱筱曾经描述过的古着孤品一模一样。

郭侃瞪大双眼,指着徐筱筱的衣服道: “你怎么穿着它出门了?”

本文标题:搬X公司 - 睡前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shuiqiangushi/1210.html

上一篇:懦夫 下一篇:怪谈之猫祸

相关文章

  • 鬼邻居

    【鬼邻居】简介:记得这是我朋友小齐在公司上班时候遇到的事情,他似乎是我们同学中结婚最早的,我们很多人都羡慕他,有情人能终成眷属,但每次提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在他的脸上都会挂满了愁容,对此我们也非常的疑惑,并且,在他结婚后的这段时间,我们几乎从未看到过他们夫妻曾同框出现过。...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屋里还有别人

    【屋里还有别人】简介:她最近总感觉屋里还有别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浴室里时不时的会传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今天她又听到了。“谁~~~~~”她壮着胆在门外喊了一声,声音都在发抖。水声停了,似乎一切又恢复到了平常,一如既往的安静。不过她知道如果不弄个明白,这种事情还会继续发生。于是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浴室门。“吱呀~~”浴室门有些年头了,发出酸牙的摩擦声。声音不大,可在这寂静的环境下,显得格外瘆人。...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惊悚故事之租房

    【惊悚故事之租房】简介:“无需押金,每月500元,独立卫生间、厨房,各种家电设施完备,干净整洁,拎包即可入住。”那是一幢看似普通的公寓。远航推开了大门,安静地走了进去。“你好?”他在总务台四处张望着。“有什么事吗?”很快,玻璃橱窗后面探出一张中年男人的脸。...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不要开灯

    【不要开灯】简介:我下班回到出租屋,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我刚要开灯,就听一个声音说:“不要开灯!”这间房子是我和好友兼前室友马尚天合租的,毕业后我们住在一起,分别在外面打工。借着窗外不算明亮的月光,我看到一个黑影正坐在沙发上。...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家里的老椅子

    【家里的老椅子】简介:刘新走进家门,迎面就看见那张杉木老椅子,放在小方桌旁边。记得上一次回家来时,椅子是靠着墙放着的,因为它有一条腿在岁月里腐朽了,听爷爷说,这条椅子腿是在没有任何外力的作用下,自己晃悠悠掉落下来的。虽然它不值什么钱,但陪伴了爷爷很多年,老人嘛,在暮年里容易感觉孤单,所以同样喜欢那些和自己一样上了年纪的东西,即便它是坏掉的——因此,老椅子没有被扔掉,也没有被放置到杂物间,仍然顽强地存在于这老房子的堂屋里。...

    2021-06-16 睡前故事
  • 租房需谨慎

    【租房需谨慎】简介:小虎一边帮我收拾东西,一边念叨:“你真的决定搬出去啊?寝室多便宜啊,你自己一个人去外面住……”我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房租贵了点儿,但总能落个清净,我也能安心写我的小说。我多发表点儿文章,稿费多了,房租不就出来了吗?再说,你以前不也在外面租过房子吗!”...

    2021-06-16 睡前故事
  • 都市怪谈之锁骨

    【都市怪谈之锁骨】简介:这天雷雨交加,下课后,同学陆陆续续走光了,磨磨蹭蹭的谢方涛才发现自己没带雨伞,一时被困在了教学楼里。他想找人借把雨伞,一看眼前走过的人没一个认识的。谢方涛还不饿,倒不急着去吃晚饭,便跑回教室趴在课桌上想小憩片刻。...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合租此地

    【合租此地】简介:话说在解放前,小篱笆村有一个小名叫老黑的孩子,不是因为他长得有多黑,而是因为他娘生他那天正巧赶上“食全日”。那天,接生婆进屋的时候,天上还是火辣辣的太阳,可等这孩子生出来,接生婆抱起他,脸贴脸看了半天,说了一句:“刚才看着还挺好的,这会儿咋越瞅越黑呢?”...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流血的双脚

    【流血的双脚】简介:我下班回到出租屋,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我刚要开灯,就听一个声音说:“不要开灯!”这间房子是我和好友兼前室友马尚天合租的,毕业后我们住在一起,分别在外面打工。借着窗外不算明亮的月光,我看到一个黑影正坐在沙发上。...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无门

    【无门】简介:没有门“那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穿上拖鞋向卫生间走去。这栋楼是几十年前盖的,没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上厕所的话就得走出家门,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这样的老房子...

    2021-06-16 睡前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