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开灯 - 睡前故事 - 精选故事网

不要开灯

2021-06-16 00:09:30 阅读 :

永远在你身边

我下班回到出租屋,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屋子里一片漆黑,我刚要开灯,就听一个声音说:“不要开灯!”

这间房子是我和好友兼前室友马尚天合租的,毕业后我们住在一起,分别在外面打工。借着窗外不算明亮的月光,我看到一个黑影正坐在沙发上。

我问: “为什么不开灯,难道又停电了?”说着,我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等我,告诉我停电了?”我对马尚天的行为感到哭笑不得。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说: “当你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千万不要开灯!”

我一愣: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随即,他竟然给我讲了一个恐怖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是一个刚毕业的男生,他也和室友一起在外面租了房子。这天晚上,男生回到出租屋的时候,见屋子里伸手不见五指,刚要开灯,就被人制止了。

“不要开灯!”声音有些低沉。

他一怔,转过身看到客厅里坐着一个黑影。他长出一口气,埋怨室友吓了自己一跳,并问为什么不开灯。

黑影说他眼睛不舒服,开灯眼睛就疼。

男生虽然感到奇怪,但还是听话地没有开灯,朝自己卧室走去。刚走到卧室门前,他就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声音,仿佛是在极度痛苦之下发出来的呻吟声。

男生停住脚步,转身向黑暗中问: “你眼睛疼得厉害吗,用不用去医院?”

室友说: “我没事,明天就好了。你快点儿回房间!”

男生皱了皱眉,但没说什么,回了自己的房间。但是他一直没有睡着,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就在迷迷糊糊快要进入梦乡之时,他猛然想到不对劲儿的地方, “噌”地从床上坐起来,浑身上下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室友只是眼睛有毛病,但刚刚室友说话时,那声音……那声音根本就不是他的!还有,客厅里有一股奇怪的味道,现在想来,那分明就是血腥味儿!

男生头皮有些发麻,身子僵硬地从床上下来,慢慢地走到门前。他伸出抖个不停的手,想要去拉门,可是却突然间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

“呼……”那声音,像是人的呼吸声!声音很小,但是在这寂静的夜晚竞显得如此清晰,而且正来自一门之隔的门外。

外面的人是谁?男生没有勇气去开门,伸出去的手慢慢地缩了回来。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缓缓地离去,之后是开门声,关门声。他知道,那个人离开了。

一整夜,男生都没敢拉开门去看看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天亮之后,当他打开门时,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得魂飞魄散——整个客厅仿佛变成了屠宰场,地面铺满一层已经凝固的血液,室友倒在地上,脖子还在缓缓地渗着血。

室友死了,死因是失血过多。当室友被抬走后,男生才如梦初醒般明白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夜里回来时,室友已经受害了。当时与他对话的,其实是那个行凶的歹徒。室友当时还活着,男生回卧室的时候听到的那声呻吟,是室友拼尽力气发出来的。室友希望男生能够发现异常,解救自己。

男生不敢再在出租屋住,当天晚上就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搬走。然而,就在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的门开了。男生猛地打了一个冷战,回过了头。但是,也就在他回过头的一瞬间,卧室的灯灭了。

一股寒气涌上男生的脊背,他身子一个踉跄差点儿坐到地上。他看到门前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室友。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开灯?”室友冷冷地问道。

男生吓得浑身发抖,说: “对、对不起,我现在十分后悔,如果昨天我早点儿发现不对劲儿,你就……”

室友冷哼了一声: “你好虚伪!你当时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儿,但你害怕自己受伤害而没有选择开灯去看一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不是不愿意开灯吗?好,那我就让你永远都开着灯。从此以后,只要你一关上灯,就会立刻看见我。我就在你的身边,永远在你的身边……”

第四次

“男生很聪明,他没有开灯,不然他可能也会被歹徒所害。”讲到这里,他停了下来。

听完这个故事,我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冷战一对面的这个人,声音绝对不属于马尚天。

我强忍着恐惧,问: “你、你是谁?”

对面的人说: “我?我是你的室友啊j”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你不是。我天天和他在一起,对他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我索性豁出去了。如果他是坏人,我大不了和他拼了,一个大男人怕什么。

他说: “我有点儿感冒,嗓子坏了。”

嗓子坏了还在这里给我讲恐怖故事?我慢慢地退到门前,一手抓住门旁的拖布杆,一手去按客厅的灯开关。

“咔……”灯没有亮。

咦,难道真的是灯坏了?我透过门缝看到楼道的灯亮着,所以说并没有停电。我关上按钮,又按了一下,灯还是没亮。我皱着眉头,关上,再次点开,灯还是不亮。

或许是因为灯坏了,马尚天无聊之下,才在客厅里等着我,然后故弄玄虚地压着嗓子讲个恐怖故事给我听,想要吓一吓我!这么想着,我深吸一口气,关上按钮。准备去验证自己的猜想。

谁曾想,这时他却突然说: “不要开灯,千万不要再按开关了!”

我不知他又要耍什么把戏,就说: “灯明明坏了,我想开也开不了。”

谁知,他却说: “我指的不是这个。当你按开关按钮按了三遍灯还没有亮,千万不要按第四遍。前三遍都没有按亮,说明灯已经坏了,如果你继续按第四次,那么如果灯亮起来,所发出的光就不是阳间的灯光了。那时你看到的一切,也不是现实的一切,而是……你听我讲一个故事就知道了!”

说着,他就要继续讲故事。

我知道他又准备讲鬼故事吓唬我,干脆打断他说: “你够了,骗小孩呢?前三遍都打不亮,第四遍灯就能亮?还不是阳间的灯光,难道是阴间的?”说着,我随手再次点了一下开关。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灯竟然在此时亮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灯光晃得我睁不开眼睛,直到慢慢适应了,我才睁开眼睛疑惑地看向屋顶的灯。

灯怎么突然就亮了呢?我心中疑惑不解,但还是不相信马尚天的话,因为灯光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但是,当我看向沙发的时候,却发现马尚天已经不见了。

只是一开灯的工夫,他根本不可能在我眼前离开客厅而不被我发现。

我感到喉咙发干,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马尚天?”

没有人回应我。

想了想,我走到了马尚天的卧室门前,我伸出手,刚想要敲门时,客厅的灯居然闪了起来。

我以为灯闪几下后会灭,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奋不顾身地逃离出租屋。但是,灯闪过几下后,就恢复了正常。

“当当……”我敲了两下门,没想到却听到“吱呀”一声,门缓缓地开了。

我不是我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卧室里面,马尚天正无所事事地躺在床上看着手机。见我进来,他扭头看了我一眼,顿时瞪圆了眼睛: “你、你来干什么?”

我顿时愣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想问为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一丝声音。

这是怎么了?

我嘴说不出话,双腿也不受控制,慢慢地朝马尚天走去。

马尚天已经从床上下来,站在床边一脸惊恐地看着我。而我,像是被一股力量控制着,走到马尚天的跟前就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并没有想去掐他的脖子啊?

这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让我感到恐惧,但是我能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度变得越来越大。马尚天挣扎一阵,就头一歪,不动了。我把手放在他的鼻前,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气息。

我竟然亲手杀死了马尚天!恐惧瞬间让我感到窒息。我想要转身逃走,但是身体依然不受控制。接着,我将马尚天的尸体从他的卧室里拖了出来。

卧室里的灯闪来闪去,我感觉自己像是被一个驱壳包裹在里面,除了我的灵魂,所有的一切都不再属于我。

我以为接下来“我”会将马尚天的尸体毁尸灭迹,但是没想到,那股力量却拖着马尚天进了我的卧室。

“我”要干什么?

“我”拖着马尚天的尸体,走到床前,蹲下来,慢慢地将马尚天的尸体推进了床下。马尚天双目圆瞪,死不瞑目,侧着脑袋死死地盯着我。

“啊—一”我惊恐地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时,我发现自己又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看着床下的尸体,我脑袋“嗡嗡”直响,连滚带爬地来到门前,拉开门跑了出去。

我跑到客厅门前,想要拉开门逃出去,却发现门怎么也拉不开。我使劲儿地拍着门,但是毫无用处。

就在这时,客厅里的灯再次闪了起来。我急忙转过头,客厅里空空荡荡,但是就在灯闪完灭掉后,我看到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沙发上。

“你、你到底是谁?”我靠在门上,声音颤抖地问。

黑影冲我招了招手,说: “过来,坐!”他声音平静,但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知道这个时候逃不了,如果惹怒了他,下场一定很惨。所以,我听话地走过去,哆哆嗦嗦地再次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你究竟是谁,是你控制我杀死了马尚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心想就算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他摇了摇头,说: “并不是我控制你杀死马尚天的,我也没有那个能力!”

我更疑惑了: “那刚刚卧室里发生的一切又怎么解释?”

他说: “我之前对你说过了,当屋子里的灯坏掉时,千万不要一直按下去,因为它再次亮起的时候,就已经不是阳间的光了。那时,你在灯光下所看到的,就不是你应该看到的情景。不过,那场景,确是之前某段时间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我恍然大悟,但同时浑身冒出一层冷汗:之前某段时间发生过的事情?这么说,马尚天之前被人害了,此时尸体被藏在我的床下?难道是,我面前坐着的这个人……

他像是读懂了我的内心,说: “你的室友不是我杀死的!你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我来告诉你……”

小偷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张强是一个小偷。这天,他正在一个出租屋里行窃时,突然听到一间卧室里传来一阵响动。他当时十分紧张,因为据他事先踩点儿、了解,这个时间这间出租屋里应该是没有人的。

于是,张强偷偷地躲在了沙发的后面。

没过一会儿,一个人从一间卧室里走了出来。那个人慌慌张张的,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个屋子里住的人张强都见过,眼前这个人根本不是屋子的主人。

那个人个子很高,身材魁梧。他左右看了看,转身又回了屋子。

张强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没想到竟然出了差错。于是,他准备偷偷地溜出去,逃之大吉。可是就在这时,那个人又从卧室里出来了。张强看到那人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两只脚。

接着,张强看到那个人从卧室里拖出来一个人,进了旁边的卧室。

那个人拖着的人一动不动,脸色紫青,双目圆瞪,像是一具尸体。张强只感到头皮有些发麻,瞬间明白过来:那是一个杀人犯,地上那个人已经死了。

张强虽然是小偷,但是还从来没杀过人,以至于吓得双腿发软,错过了最佳逃跑的机会。等他反应过来想要逃跑时,那个人又从卧室里出来了。张强只好躲在沙发后面,不敢乱动。

那个人走到客厅门前,打开门准备离去。张强看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准备等那人离开,自己马上就走,东西也不偷了。

可是,那个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抬头看着客厅亮着的灯。

张强只感到一盆冷水浇在了头顶——他之前自信地以为这个时间出租屋里不会有人,所有撬门进入后就将客厅的灯打开了。

接着,张强听到一阵脚步声缓缓地走了过来……

他讲到这里停了下来,黑暗中,我能感觉到他正死死地盯着我。

我一阵紧张,呼吸越来越急促: “你,就是张强?”

他接着说: “那个人太强壮了,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我不敢求助,因为我是小偷,而且我知道现在的人都抱有一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就算我求助也不一定有人会来救我。”

我感到脊背一阵冰凉: “这么说,你已经死了?那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它叹了口气,说: “其实,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说完,它接着讲道:

张强被那个强壮的人杀死,他的魂魄离开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的尸体,张强实在不情愿就这么死去。直到死,它才感受到自己的一生活得多么委屈,多么没有意义。不单如此,因为平时做了很多坏事,它知道自己下地狱一定会受到酷刑。就在这时,它想到一个传说,关于魂魄附身的传说:当一个人感到恐惧时,那么他的体质就很难抵抗鬼魂入侵。这个时候,鬼是很容易上这个人的身体的。

所以,张强悄悄地躲了起来,想要找机会附身在别人的身上。没多久,它就等来了一个人。它给那个人讲恐怖故事,吓得那个人毛骨悚然。接下来,它准备上那个人的身了……

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总算明白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傍晚时马尚天给我打过电话,当时他说身体有点儿不舒服,就提前请假下了班。他回来后,他的仇人找了上来,将他杀死后,把他的尸体放在了我的床下,想要嫁祸给我。这期间,张强闯了进来,结果搭上了性命。现在的张强是个鬼,它想要上我的身。

张强叹了口气,说: “我的亲身经历证明了一件事:当你不确定屋子里是否安全时,千万不要开灯!我就是因为开了个灯,结果把命搭上了!”

张强见我没说话,以为我吓坏了,突然向我扑了过来。可是随即,它就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一因为,它从我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它倒在地上,难以置信地说: “怎、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上不了你的身?你刚刚不是被我讲的故事吓得够呛吗,为什么我进不了你的身体?”

我也叹了口气,说: “不是我的身体排斥你,你刚才也钻进我的身体了。只是,我的身体无法承载你——我的意思是,我无法被你附身,因为我也已经死了。”

张强显然很郁闷,没想到辛苦这么半天,讲了几个故事吓唬我,最后却无法上我的身体。它问我是怎么死的。我很无奈地告诉它,是在回来的路上被车撞死的。

张强幽幽地说: “没办法了,我只能去找那个害死我的人报仇了。就算我没有办法杀死他,我也要缠着他,只要他一闭上灯,我就立刻出现在他的床前……”说着,它转身顺着敞开的窗子离开了。

现在出租屋里除了我,只剩下两具尸体,我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于是也准备顺着窗子离开。这时,只听“吱呀”一声门响。

我转过头,看到自己卧室的门开了,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愣住了。

那个人走出来后,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手不停地揉着自己的脖子,嘴里还说: “这个王八蛋,我不就抢了你女朋友吗,居然想杀我,看我怎么报复你……”

原来马尚天没有死!

我这才想起来,马尚天睡觉有个习惯,那就是睁着眼睛。当时他被掐住脖子时应该出现了假死亡,造成了“死不瞑目”的一幕。

马尚天骂骂咧咧地走到门口,伸手就要开灯。

我急忙压着嗓子说: “不要开灯!”

马尚天愣了一下: “为什么?”

我暗暗地冷笑,接着说: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就知道为什么了……”

Introduce:

本文标题:不要开灯 - 睡前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shuiqiangushi/805.html

上一篇:骨灰遗像 下一篇:今夜谁陪你入睡

相关文章

  • 千万不要看

    【千万不要看】简介:段琳琳通过网聊得到富二代韩家俊的青睐,二人情意绵绵,相约见面,见面的地点就在韩家俊家的别墅里。韩家俊说:“我要带你看看我的家,还有我的妈妈。”这么快就见家长?段琳琳兴奋极了。她知道作为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这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唯一途径。一大早,她就盛装来到了韩家俊家门口。随着别墅大门缓缓打开,段琳琳终于看到了韩家俊。他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帅气,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精神不振。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富二代,段琳琳就愿意嫁。她打起精神,准备好好表现一番。...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办公室惊魂

    【办公室惊魂】简介: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墙壁里的女尸

    【墙壁里的女尸】简介:十个年轻人围坐在一张桌子旁,九个人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只有一人没带,那人表情十分严肃好像一个公正的法官。“昨天夜里狼人投票杀死7号,神职全部死亡,狼人胜利。”表情严肃的法官缓缓说到。...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下水道里有鬼

    【下水道里有鬼】简介:夏茹初透过绯红的薄纱巾看向门口的时候,只觉得心跳一阵快过一阵,外面是的客人还在觥筹交错,夏茹初却有点焦躁了?“喜宴该结束了吧,新郎怎么还没来?”她想。...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仿真女人偶

    【仿真女人偶】简介:深夜,夏优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看到对面床上的莫萱不知何时起来了。莫萱桌上堆满了各种化妆品。夏优蒙了,条件反射地看了下手机,已经凌晨1点多,这个点化妆是不是太诡异了?正要问,夏优透过莫萱对面那张镜子突然看到莫萱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夏优被这画面吓得差点惊叫出声,她急忙捂住嘴,透过蚊帐死死地盯着今夜诡异的莫萱。“又失败了,还是不像莫萱呢!”莫萱对着镜子自语道。她突然扯下脸皮,朝夏优方向走来。...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姥姥的绣花鞋

    【姥姥的绣花鞋】简介:在姥姥家有一双粉红的绣花鞋,姥姥每次在没人的时候,喜欢拿出来,坐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静静的看着。巍颤颤的布满皱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最后的微笑

    【最后的微笑】简介:晚自习后,赵慧慧回到出租屋。来到门前,她把钥匙插进锁眼内,拧动起来。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拧钥匙,门锁就是打不开。折腾了好半天,门锁依然没开,她就给同住的好友小可打电话求助。可是电话响了半天,一直无人接听。赵慧慧突然想起,小可和她男友看通宵电影去了,估计这会儿在影院里看得正起劲儿呢,根本顾不上接电话。...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两个梦

    【两个梦】简介:“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铃铃铃”,突然,在熟睡中的刘华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那放在对面桌子上的手机,惊讶着明明记得睡觉前把手机关掉了的!无奈,并抱怨着接听了电话,刘华在来电显示上面看不出对方是谁。“喂?你是哪位?”“喂?”他又问了一次,此时,他开始发寒了,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能从电话里头听到一两声呼吸声。对方到底是谁,刘华有点不耐烦了,“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突然,电话里头有人说话了,“我是……林勇”,声音似乎带点低泣的感觉,“哦,林勇啊,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悬念故事之蛇吞象

    【悬念故事之蛇吞象】简介:早上七点钟,隔壁邻居准时出门,女性姣好的容貌被脸上大块乌青毁得一干二净,即使抹了厚厚的粉也掩不住惨遭家暴的事实。我盖上猫眼的盖子,决定做点什么。理由并不高尚,除了性别带来的使命感,还因为半夜经常传来的咒骂和惨叫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睡眠,导致我的皮肤状况每况愈下。...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人骨针

    【人骨针】简介: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2021-06-16 睡前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