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谁陪你入睡 - 睡前故事 - 精选故事网

今夜谁陪你入睡

2021-06-16 00:09:45 阅读 :

我死的新闻

“莎富新”宾馆地处荒僻,安静至极。

午夜,一个叫柳梅的女人,独自睡在宾馆冰冷的房间里,厚重的白色被子一直盖到她的脸上。本来房间里一片漆黑,突然间蓝光一闪,房间里多了一个女人。

刚出现的女人披着长长的头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光着脚,悄无声息地站在地板上。她缓缓地走到床边,完全无视睡在床上的柳梅,僵硬地坐下来,打开了房间的电视机。

电视机似乎年久失修,信号很差,里面全是“沙沙”的雪花儿,间歇闪过一两个画面,画面上的人都因为电波的原因而变得扭曲可怕。那个女人一个台一个台地换着,速度很快,非常烦躁的样子。

这时,睡在床上的柳梅醒了。她看到坐在床边的长发女人,浑身一激灵。她悄悄地从床上爬起来,睁大眼睛盯着那个不断换台的女人。

那个女人还在换台,一个,一个,一个……

“你……”柳梅终于受不了了,试探着发出了声音。

坐在麻前的长发女人说话了,声音非常嘶哑: “没看出来吗?我在换台。”

“可是……”

“没看出来吗?我在找一则新闻。”

“什么新闻?”柳梅颤抖着问。

那个女人缓缓地转过头来,脸色惨白,眼睛像铜铃一样又大又圆又黑,一张大嘴咧到了耳朵根: “我在找我被杀害的那则新闻啊!”

柳梅呆住了,死死地盯着女人的脸。突然,柳梅“哈哈”大笑起来,声音凄厉而难听: “这年头你可别指望新闻了。我死三年了,新闻从来都没有报道过。”

柳梅从被子里滑了出来,站在地上。不,不是站在地上,因为柳梅的长袍子下面空荡荡的,根本没有脚。

这次轮到长发女人愣住了。她停顿了几秒,然后尖叫着,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电视摇控器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真的有鬼

长发女人一口气跑到前台,扑到老板面前。此时,她脸上的白粉已经全花掉了,眼线也流下来一大块儿,看起来更加恐怖了。

“晓姿,你失败了,不会吧?”前台老板叫大潘,他吃惊地问。

晓姿抹了一把脸: “我们栽了!那个叫柳梅的女房客,是个鬼啊!她刚才从床上爬起来,我看到她没有脚。她已经死了三年了!吓死我了,我把后面的台词全给忘记了。”

大潘白了晓姿一眼: “你别傻了,那个女人绝对不是鬼。刚才她进来的时候我看到了,宾馆大厅的灯明晃晃地照着她,地上的影子老长老长的。你想想看,鬼会有影子吗?想来她是知道咱们宾馆的秘密,所以带了那种黑色高跷之类的吓你。屋里没开灯,她穿着黑色高跷站在地上,就跟飘起来一样,这东西我以前试过。”

“但是……”晓姿还是心有余悸。

大潘冷笑着说: “你休息一下,我去给你报仇。”

一个小时后,已经到了午夜两点。柳梅的房间里一片寂静,她依旧睡在庥上,厚厚的白色被子盖在她的脸上,只有乌黑的头发露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这声音起初模糊,后来越来越清晰。紧接着,房间里像是刮起了大风,窗帘被掀得高高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柳梅睁开眼睛,朝窗帘看去。她看到窗外不知何时多了一张脸,一张扭曲的脸。那张脸紧紧地贴在窗户上,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挤得变了形,看起来分外诡异。更可怕的是,柳梅的房间在三楼,正常人是不可能飘到三楼来窥探她的。

柳梅猛地从麻上坐了起来。

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窗外那个人一伸手,居然穿过了玻璃,整个身体从窗外飘了进来。他还在笑着,嘴角有腥臭的血“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有鬼,有鬼飘进来了!柳梅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缚尸线

此时此刻,大潘的内心是高兴的:柳梅的表现正是他所预期的。他知道,自己这一手露出来,没有人不被吓到。比如柳梅,刚才还装鬼吓晓姿,现在已经被吓傻了吧?

不,她没有被吓傻。这时大潘发现,柳梅从床上起来了。她的脚是着地的,月光下也有影子,但是她的动作非常奇怪。她的肢体完全是僵硬的,每次动起来的时候,关节都会发出轻微的“咯嚓”声。她脸色发青,不像正常人,瞳孔也非常大。

更可怕的是,当大潘渐渐向柳梅靠近时,发现柳梅的手腕、肘、腿处,全都系着暗红色的丝线。

大潘认识那丝线,那叫“缚尸线”。所谓缚尸线,就是系在刚死不久的尸体上的线,操纵者是鬼。鬼没有实体,却又想做一些实体才能做的事情,于是就在刚死的尸体上系上红线。在挑选尸体的时候有讲究,一定要女性,因为女性阴气重,死去的尸体也不会排斥鬼。另外,最好挑与鬼生前八字相合的,如果是同八字就更好了,这样更容易操纵。这丝线白天是看不到的,只有午夜时分,才能借着月光看出来。

比如现在,大潘就看到柳梅的手腕、脚腕上全都是这种暗红色的缚尸线。线的另一头朝床下伸去,那里一片漆黑,深不见底,好像随时都会有东西钻出来。

柳梅咧着嘴笑了,那一点儿都没有表情的脸,活脱就是个死人!她就是一具被操纵的尸体!

现在大潘明白了,怪不得这个房客办理入住的时候有影子——活尸是一具肉体,当然是有影子的。但在缚尸线背后,那个恶鬼才真正可怕呢!

大潘愣了一会儿,然后大叫着夺门而逃。

背后,柳梅还歪着头站着。

本文标题:今夜谁陪你入睡 - 睡前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shuiqiangushi/806.html

上一篇:不要开灯 下一篇: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相关文章

  • 农村老人讲故事:鬼婆婆

    【农村老人讲故事:鬼婆婆】简介:入夏之后天气炎热,夜里辗转难眠时,就想起上学时同寝室的六兄弟,那时是十点半熄灯,都是精力充沛的大小伙子,谁也睡不着,荤素话题讲了一大圈,最终难免落到说鬼故事上:其实未必都是真事,六个人也未必都是胆子大,只是这鬼故事有泡妞奇效,赶上郊游或晚归,讲上一两个,还怕女孩子不吓得娇呼一声,又香又软地靠过来?因此大家都对讲鬼故事乐此不疲!...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屋里还有别人

    【屋里还有别人】简介:阿福一家总算是如愿以偿的搬到了新家,为了买这个新房子,积蓄差不多都花光了。“老婆,喜欢咱们的新家吗?”阿福高兴的问道。“老公,我们终于不用挤在几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老公,我爱你!”...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水箱之中

    【水箱之中】简介:火锅吕立波将一盘鸭血“哗啦啦”地倒进火锅当中,滚烫的红色汤汁四下飞溅,直接溅到了孙雷和赵方毅的脸上。“你倒是看着点儿啊,这才喝了一瓶啤酒就多了?”孙雷抱怨道,抽出一...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简介: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消失的红皮鞋

    【消失的红皮鞋】简介:“林婉来了。”秋何有些艳羡的看着场外缓缓走来的人,“好香啊……”随着林婉的走近,一股奇异的香气传来,秋何陶醉地闭上眼睛。一旁的静安默默地看着走过来的林婉,林婉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长摆拖裙,面容精致如花,甚至比花还要灿烂几分。全场的男士都盯着林婉,静安默默的长出一口气,没有说话。“婉婉,你今晚真漂亮。”向阳走过去,向林婉伸出了手,“我们跳一支舞如何?”“不好意思,向阳。我不能和你跳。”林婉微微一笑,眼睛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角落里的静安。...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战士渡冤魂

    【战士渡冤魂】简介:这段时间我一直做同一个梦。我梦到我又回到了幼儿园,差不多五六岁的样子。梦里是一个阴天,永远没有太阳。...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简介: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墙上的脚印

    【墙上的脚印】简介:赵百川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没有女朋友。租了一个简陋房间。房间很窄,由于赵百川平时也很懒,所以房间很乱。他的生活就这样碌碌无为的过着。但他最近很开心。原因有一天是隔壁最近搬来了一个漂亮的女生叫穆青。有一天赵百川在房间里睡觉,突然隔壁有了响动,他仔细一听,竟然听见一个甜美女生的说话声。他把耳朵贴在墙头,偷听到隔壁的对话声。由于这栋墙的隔音一点都不好,所以赵百川请清楚粗的听清了隔壁的对话。...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小女孩的阴阳眼

    【小女孩的阴阳眼】简介:今天我要讲述的故事和所谓的“阴间地府”有关系,可能在大家的认知中,这玩意只会出现在恐怖小说的故事中,而在现实生活里是根本不存在的,其实最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当我听到了这个朋友的讲述后,我这才明白,其实阴府冥间是真正存在的,只是我们平日里很难见到罢了。...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流血的双脚

    【流血的双脚】简介:“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铃铃铃”,突然,在熟睡中的刘华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那放在对面桌子上的手机,惊讶着明明记得睡觉前把手机关掉了的!无奈,并抱怨着接听了电话,刘华在来电显示上面看不出对方是谁。“喂?你是哪位?”“喂?”他又问了一次,此时,他开始发寒了,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能从电话里头听到一两声呼吸声。对方到底是谁,刘华有点不耐烦了,“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突然,电话里头有人说话了,“我是……林勇”,声音似乎带点低泣的感觉,“哦,林勇啊,你怎么了,发生什么...

    2021-06-16 睡前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