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2021-06-16 00:09:57 阅读 :

楔子

他这两天心情不太好。女朋友涂珠提出和他暂时分开,说想让彼此冷静一下。

今天,他和人打了一架,刚来到小酒馆,还没端起酒杯,电话就响了——是涂珠的短信。

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

他几经犹豫,最后干了一杯酒,叫了辆车,直奔涂珠所在的同春公寓。但是没想到,涂珠的房门居然没有锁,更让人震惊的是,涂珠已经死了!在她脖子边,他发现了一根绳子。

1.案情

方志同从同事梁栋手中接过法医小杜的验尸报告,一边仔细看着,一边听梁栋讲述案件的基本情况。

“死者叫涂珠,25岁,在盛达贸易公司做文员。今天早上,涂珠的同事因急需她手上的一份文件,在联系不上她的情况下,到她家去找她,于是发现了凶案。”梁栋向队长方志同报告。

“监控呢?现场有没有什么发现?”方志同问。

“同春公寓是幢老楼,楼道里没有监控,连个物业都没有,”梁栋说,“在案发现场有大量的现金,凶手应该不是图财,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根跳绳和死者的手机,不过手机里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方志同看着死者的尸检报告,死者确定为窒息死亡,凶器是现场的跳绳,死者脖子上的勒痕与之吻合,另外,死者体内并无药物成分,死亡时间大约在12月18日晚上9点到10点之间。现场没有发现除被害者以外的其他指纹。

“据报案者称,死者的男朋友叫邓立文,两人似乎在闹矛盾,邓立文已经几天没来接涂珠下班了,另外,公司里有好几名男同事都对涂珠有意思。”梁栋说道。

方志同陷入沉思,涂珠在没被下药的情况下被人勒脖致死,说明凶手是一名熟识的男性。方志同先找到了涂珠的男朋友邓立文,他坦言最近的确在和涂珠冷战。

“你们为什么要冷战?”

“涂珠不喜欢我在外面应酬,这一次,又因为这和我吵架,所以……”

“那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邓立文回答:“12月15号。”

说这话的时候,方志同注意到邓立文不自觉地揉着右胳膊。

“你的手怎么了?”方志同问。

“风湿。”邓立文不自然地笑笑说。

“涂珠被害的时候,也就是12月18日晚上9点到10点之间,你在哪里?”

“我在一家小酒馆喝酒,然后忽然感到肚子有些不舒服,于是打车离开,直接回家休息了。”

方志同调查了那家小酒馆,那里的伙计证实了邓立文当晚在这里喝酒,当时大约是9点15分,几分钟后他就离开了,至于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由此看来,邓立文并没有确切的不在场证明。

2.证词

方志同找到涂珠的上司石明。

石明追求涂珠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此刻,他坐在方志同面前,不停地搓着双手。

“你能说说12月18号的事情吗?听你同事说……你扬言要杀了涂珠?”

石明心里一沉,不出所料,警方果然很快查到那件事了。他点点头:“是的,我是这样说过,可是,那不过是我一时气话而已……”

据石明交代,涂珠最近看上了一套房子,想买下来,可是她又没有那么多钱,于是她开口向石明借,石明趁机要求她接受自己的追求。

涂珠拒绝了,然后她像是早有准备般,拿出一叠石明非礼她的照片,要挟他拿钱来换,否则就交给公司上层,毁他名誉,断他前程。

“你非礼过她?”方志同问。

“绝对没有!鬼知道那些照片她是怎么弄出来的!”石明生气地说,“子虚乌有的事我当然不会怕她,我们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我说了句‘别把我逼急了,信不信我杀了你’,这话应该被闻讯赶来的几个同事听见了……”

“一方面她不肯接受你的追求,另一方面又伪造你非礼她的照片要挟你,这好像有悖常理啊?”

“她就是想要钱!”石明一脸愤怒,“她说,我喜欢她的事公司里的人全知道,如果她拿出这些照片,谁都会相信我非礼过她。”

“她需要钱,为什么不找她男朋友,却来找你?”方志同紧盯着他的眼睛。

“这谁知道。”石明说。

方志同问起涂珠遇害那段时间石明的行踪。石明回答说,他当时正在家里加班,修改第二天开会要讨论的方案。由于他是一个人住,没有人能够证明。

这样看来,石明与邓立文一样,也没有严格意义的不在场证明。

3.推断

“你觉得石明的话可信吗?”办公室里,方志同问同事梁栋。

“不好说,或许是涂珠太急于用钱,才会出此下策。”梁栋说。

“我始终觉得,一个未婚女子,用这种事来要挟一个她不喜欢的人,不大可能。而且,据我了解,石明做事雷厉风行,几乎没有加班的习惯。况且,他所说的那个会议早在两周前就安排好了,头一天晚上还加班的可能性就更小。”

梁栋点头表示赞同。方志同提议,对石明展开进一步调查。同时,找一找涂珠那儿是否有那些非礼照片。

不过,照片没找到,他们倒是发现了另一件事:涂珠被害当晚,同春公寓有名叫曾顺来的男子,因醉酒摔下楼梯而死,死亡时间与涂珠被害的时间非常接近!

调查后发现,曾顺来竟是涂珠的同事,而且,他也是涂珠的爱慕者!那么,曾顺来的死到底与涂珠的死有没有关联呢?

方志同和梁栋议定了下一步行动方案,由梁栋在找涂珠照片的同时,负责跟进曾顺来的事,而方志同着手调查石明的不在场证明。

方志同从石明提到的那份方案入手展开调查,随后有了重大发现!

那份方案是由石明的下属刘倩起草的,因为方案涉及到自身的利益,所以刘倩很关心内容是否被修改。

19号开会那天,她很早就到了办公室,偷偷拉开石明的抽屉,发现了那份毫无修改的方案。也就是说,石明12月18日晚上并没有把方案带回家!

就这样,石明的不在场证明不攻自破。

4.两名凶手

讯侦室里,石明像泄了气的皮球,对方志同坦白道:“是的,我撒了谎,那天晚上我的确去找过涂珠……可我是想让她亲口承认那些照片是伪造的,然后把对话录下来,再把那些照片毁掉。”

“她把照片给你了?”

“没有,于是我们再度发生了争执,冲动之下,我捡起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直到我跑出同春公寓才想到,说不定那些照片保存在她的手机里……”说到这里,石明激动地站了起来,“警察同志,我那是一时糊涂,可我离开的时候,涂珠并没有死啊!”

“什么意思?”方志同闻言一惊,他马上意识到,法医弄错了一件事。

“在勒她的时候,我脑子突然清醒过来了,所以我就……扔下她跑了,谁知,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她死亡的消息。”

石明暂时被扣留。

案情出现重大转折,方志同不得不重新思考案情。他问梁栋:“你说涂珠的手机里没有特别的发现?”

“是的。可是凶手连指纹都擦掉了,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吧?”

“这可不一定,你找技术人员复原一下手机,看涂珠的手机在18号有没有被删除掉的数据。”

“是,我马上去做。”

同时,方志同则找到法医小杜,要求他对涂珠重新尸检。

很快结果出来了,在涂珠的脖子上,小杜发现了两条勒痕!

“这两条勒痕几乎重叠,很容易被忽略。其实,当时我就注意到了。我看到现场那根跳绳很长,心想凶手可能是把它折叠一周后再勒死者,所以也就没有在报告上把这一点写出来,没想到……”小杜有些惭愧地说。

“这两条勒痕受力如何?”方志同问。

“刚才我仔细看了,一深一浅。”小杜头埋得更低。

不久,技术组的反馈信息也回来了,在涂珠的手机里,找回一条重要短信,这条短信被人删除了,内容为“能来我家一趟吗,我们好好谈谈”,发件人是涂珠,接收人是邓立文,时间是12月18日晚上9点20分!

5.阴谋

方志同立刻去找邓立文,没想到,邓立文已匆匆离家,不见踪影,疑似畏罪潜逃。

两天后,有人发现了邓立文的尸体,他是上吊而死的,警方在他的手机里找到了一段他本人的录音。

录音大意是,18日晚,他收到短信赶到涂珠家中,发现涂珠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他厌弃涂珠已久,加之最近两人矛盾渐深,觉得这是借机杀死涂珠的好机会,于是上前用绳子勒死了她。

随后,他擦除现场指纹,删掉涂珠手机里的短信。如今,他自知罪孽深重难逃法网,就畏罪自杀了。

自此,涂珠之死一案告破,邓立文杀害涂珠证据确凿,石明无罪释放。

办公室里,方志同点燃一根烟,陷入沉思。

梁栋从外面走了进来说:“曾顺来的事我们也调查清楚了,他确是因醉酒摔下楼梯,撞到头部而死。

”我们了解过,曾顺来是公司有名的电脑高手,他上个月专门制作了一款病毒放到公司的局域网恶搞,为此还被公司严重警告过。

“还有,前不久,邓立文去接涂珠下班,涂珠提前走了,而曾顺来不知道为什么和邓立文吵了起来,他当众笑话邓立文戴绿帽子。

”而第三件事就更玄了,我们在曾顺来的电脑里发现了一样东西——就是我们到处都找不到的非礼照!“

”太好了!“方志同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想不通的几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走,我们马上去一趟医院!“

”医院?去医院干什么?“

”查一查邓立文的风湿病!“

6.被抓

石明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方志同,有点蒙:”请问你……有什么事?凶手不是畏罪自杀了吗?“

”你说得不准确。应该说,凶手死了一个,还有两个没有落网。“方志同说。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石明冷冷地回道。

”涂珠是被你杀死的。她死了以后,你用她的手机发短信找来邓立文,嫁祸给他,最后,你又杀死了邓立文灭口。是这样吗?“

石明大声笑起来:”你别忘了,我走的时候,涂珠并没有死!还有,邓立文死的时候,我被你们扣留在公安局,请问我怎么杀他的?“

”首先,关于涂珠的死,之前确实是我们疏忽了,在你上次的诱导之下,我们注意到,她脖子上有两道受力不均的勒痕,加之你暗示,在你离开之后,还有第二个人对涂珠实施犯罪,因此,基本可以排除凶手折叠绳子杀人,以及同一个人先后两次勒死者。

“另外,我们调查后发现,邓立文右所谓的‘风湿’,实际是18日晚8点40分左右,他和人打架导致的骨折,那么事后他怎么可能勒死涂珠呢?

”此外,还有最大一个漏洞,涂珠发短信的时间是21点20分,删短信的时间是21点25分,你要嫁祸邓立文,短信自然不是你删的,而是怕惹祸上身的邓立文。

“而五分钟之内,他绝对不可能完成从与涂珠争执,到‘勒死’她,并收拾现场然后全身而退这一系列事件!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在21点20分之前,你就已经分作两次勒死了涂珠,然后,你发短信约邓立文过来,自己再迅速离开。你没想到,邓立文会这么快赶过来吧?”

石明静静地听着,面无表情。

方志同继续说:“再来说说邓立文,虽然你没办法亲自杀他,但你可以提前雇凶杀人——时间就是你再次被警方传唤的时候吧?

”在讯侦室,你故意向我们提到涂珠的手机,就是想引诱我们通过手机查到邓立文头上。

“说来也算命运捉弄,你没想到邓立文在那么慌乱的情况下,还记得删掉涂珠手机上的短信,并擦掉指纹,以至于我们没有查到他头上,却把你扬言杀死涂珠的事当作突破口。否则的话,你恐怕早就对邓立文下手了吧?”

“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有什么证据?”石明有些恼怒。

“这个人你认识吧?”方志同从衣袋里拿出一个秃顶男子的照片,“你高价雇的杀手,外号‘秃鹰’。他按你指示,先传信给邓立文说他杀人一事已败露,邓立文吓得逃跑,然后他就跟踪邓立文并杀死他。

”那段录音,自然是他按照你的的意思强迫邓立文录下的。买凶杀人这种事需要的费用不少,所以我们查了下你的银行记录,于是查到了秃鹰,并抓住了他。

“对了,我们顺便查了下你的收入情况,现在,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利用职权,倒卖公司机密非法获取巨额收入!这件事,应该被涂珠发现了,这才是你杀害涂珠的真正动机,对不对?”

石明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

7.凶案真相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

石明表面上在追求涂珠,实则一直对她心怀不轨。一个月前,他下药占有了她的身体,并拍下照片要挟她。

没过多久,涂珠偶然掌握到了石明倒卖公司机密一事的证据,于是,她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以此事威逼石明销毁照片。

18日晚,石明以谈判为名到涂珠家中,他想取回证据,结果两人发生争执。他知道涂珠和邓立文正在闹矛盾,为了永除后患,并且自己成功脱身,他分两次勒死了涂珠,并用短信约邓立文前来,然后擦除现场痕迹后,匆匆离开。

让石明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之前,同春公寓还发生了一件事:曾顺来被邓立文推下楼梯,送到医院后不治而死。

当时,邓立文看到曾顺来昏迷过去,吓跑了,壮胆再次返回同春公寓,又身陷涂珠的死亡现场,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敢承认自己去过同春公寓,这也成为他事后向警方提供假不在场证明,以及石明嫁祸成功的重要原因。

邓立文与曾顺来发生争斗的原因,源于他们之间的争吵。邓立文受不了曾顺来说他 “戴绿帽子”,于是去找曾顺来理论。

而曾顺来,则是因为上个月的病毒事件,他偶然进入了石明的电脑并窃取到了那些非礼照。他认为涂珠和石明有不正常的上下属关系,加之他追不到涂珠心怀嫉妒,所以出言奚落邓立文。

至于石明后来向警方反咬涂珠假造非礼照要挟他,是因为他知道照片已泄露,想到涂珠已死无对证,索性先发制人。

还有一点要补充的就是,涂珠并非石明所说的那样,急着想买房搬出出租屋,而是心疼男友。

她知道,邓立文之所以半夜还在外面喝酒,是瞒着自己找了兼职,他卯足了劲儿想要多赚点钱,给自己买房。所以,她才一时鬼迷心窍,想走捷径,没想到,却送了性命。

Introduce:Chock he these two days of humor are not quite good. Girlfriend Tu Zhu puts forward to part temporarily with him, say to want to make each other sober. Today, he and person hit, just came to bistro, still do not have the goblet since end, the phone rang the short message that —— is Tu Zhu. Can come to my home, we talk well. He after many hesitation, did a cup of wine finally, made a car, go straight towards what Tu Zhu is in to be the same as continuously spring apartment. But did not think of, tu Zhu's door does not have a lock unexpectedly, more those who let a person astonish is, tu Zhu had died! It is by the side of her neck, he discovered a cord. 1. Local records of details of a case has received the autopsy of Xiaodu of legal medical expert to report from inside hand of colleague Liang Dong together, look at carefully at the same time, listen to Liang Dong to tell about the fundamental condition of the case at the same time. "The dead calls Tu Zhu, 25 years old, in Cheng Da the trading company is done civil member. This morning, because Tu Zhu's work in the same placing is badly in need of a file on her hand, do not go up in connection below her circumstance, to her the home looks for her, discovered fierce record then. " Liang Dong is the same as a report to captain local records. "Where is monitoring? What discovery does the spot have? " local records asks together. "With spring apartment is a Laolou, there is monitoring in corridor, connect a property to be done not have, " Liang Dong says, "On record sends the spot to have much ready money, the murderer should not be graph money, additional, we still discovered the mobile phone of a skip and dead, do not cross the thing with the worthy it doesn't matter in the mobile phone. " local records reports with the cadaver check that looks at the dead, the dead dies to choke certainly, lethal weapon is the skip of the spot, on the dead's neck force mark to it be identical, additional, medicaments composition is not had inside the dead's body, dead time will arrive at 9 o'clock in the evening on December 18 about between 10 o'clock. The spot divides the other dactylogram beyond victim without discovery. "Occupy the person that report a case to the security authorities to say, the dead's boy friend calls Deng Liwen, two people are in it seems that be troubled by contradiction, deng Liwen had not received Tu Zhu to come off work a few days, additional, there are several male fellow workers in the company interesting to Tu Zhu. " bridge ridgepole say. Local records is immersed in together contemplative, tu Zhu was not being fallen to be strapped by the circumstance of drug neck is deadly, explain the murderer is a male that be familiar with. Local records found boy friend Deng Liwen of Tu Zhu first together, he says frankly to be in really recently with Tu Zhu cold war. "Why do you want cold war? " " Tu Zhu does not like me outside dinner party, this, quarrel because of this and me again, so …… " " is then you meet for the last time when? " Deng Liwen replies: "December 15. " when saying this word, local records notices Deng Liwen is rubbing right arm not self-consciously together. "Your hand how? " local records asks together. "Rheumatism. " Deng Liwen is factitious

本文标题: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 睡前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shuiqiangushi/807.html

上一篇:今夜谁陪你入睡 下一篇:流血的双脚

相关文章

  • 黑白无常找磨推

    【黑白无常找磨推】简介:小花出生没多久妈妈就病死了,到了小花六岁那年,爸爸又给小花找了个后妈。而这个后妈却不喜欢小花,每次爸爸不在家时,后妈对她又是打又是骂。...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姥姥的绣花鞋

    【姥姥的绣花鞋】简介:在姥姥家有一双粉红的绣花鞋,姥姥每次在没人的时候,喜欢拿出来,坐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静静的看着。巍颤颤的布满皱纹的手,轻轻的抚摸着。...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无门

    【无门】简介:没有门“那天晚上,外面下着大雨。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穿上拖鞋向卫生间走去。这栋楼是几十年前盖的,没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上厕所的话就得走出家门,经过一段长长的走廊——这样的老房子...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九条命

    【九条命】简介:这就是你捡的那只快饿死的猫?”好友盯着脚边正打着呼噜的猫问。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的确不是一只讨人喜欢的猫:黑成煤炭一样的皮毛,凶恶的模样,令人看了就生厌。她对它毫无兴趣,有时连猫食都懒得喂。...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人茧

    【人茧】简介:晚自习后,赵小可提着包朝家走去。经过一个胡同口时,一股诱人的香气钻进了她的鼻子里,勾起了她的馋虫。她停在胡同口,往胡同内看了看,发现前面不远处立着一个大大的落地灯箱格外明亮,上面写着“胡同炒货”,便走了过去。...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人骨针

    【人骨针】简介:我一直都很听二叔的话,因为我父母早逝,是二叔一手把我带大的。二叔让我在每个月月朔的晚上必须回家睡觉,我不懂他为什么下这样的命令。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解释一切都是为了我好,我也懒得追问,一切都听他的话。...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复读生的出租屋

    【复读生的出租屋】简介:“阿豪!阿豪!”房门打开后,女人发现里面的景象时,顿时大叫。她赶忙背下儿子,痛苦的哭泣着,“呜呜!阿豪,阿豪!你永远都是妈妈的好孩子!呜呜呜!”高考榜终于下来了,小...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另一个我

    【另一个我】简介:段琳琳通过网聊得到富二代韩家俊的青睐,二人情意绵绵,相约见面,见面的地点就在韩家俊家的别墅里。韩家俊说:“我要带你看看我的家,还有我的妈妈。”这么快就见家长?段琳琳兴奋极了。她知道作为一名普通的女大学生,这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唯一途径。一大早,她就盛装来到了韩家俊家门口。随着别墅大门缓缓打开,段琳琳终于看到了韩家俊。他和她想象中的一样帅气,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看起来精神不振。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是富二代,段琳琳就愿意嫁。她打起精神,准备好好表现一番。...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度假村疑云

    【度假村疑云】简介:两男两女相约去一个叫“如归山庄”的地方度假。钱森和孙小美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分手前最后一次旅行。钱森担心孙小美到时候情绪失控,就请好友郑文浩一同前往,而郑文浩则带上了他的女朋友田媛。...

    2021-06-16 睡前故事
  • 过不去的时间

    【过不去的时间】简介:这是一个特别的故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详细描述,反正里面充满了恐怖和诡异,直到现在,我的双手还是微微发抖的,我敢保证你,不,应该是所有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我被困在时间里了,没错,我现在正经历着不知多少个2月27日。这一天仿佛成了梦魇,我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的梦魇。现在是早上的7点27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二十分钟后,床边的闹钟将准时响起。...

    2021-06-16 睡前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