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双脚 - 睡前故事 - 精选故事网

流血的双脚

2021-06-16 00:09:39 阅读 :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午夜的宁静,“铃铃铃”,突然,在熟睡中的刘华整个人从床上跳了起来,看着那放在对面桌子上的手机,惊讶着明明记得睡觉前把手机关掉了的!无奈,并抱怨着接听了电话,刘华在来电显示上面看不出对方是谁。

“喂?你是哪位?”“喂?”他又问了一次,此时,他开始发寒了,对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能从电话里头听到一两声呼吸声。对方到底是谁,刘华有点不耐烦了,“再不说话我就挂了啊!”

突然,电话里头有人说话了,“我是……林勇”,声音似乎带点低泣的感觉,“哦,林勇啊,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刘华问道,似乎林勇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情。

“我妈……生病了,我要急着回家一趟,你能帮我照看一下房子吗?”林勇还在低泣的发音着,似乎他母亲病情非常严重的关系吧。

“啊?这样啊,但是我不理解,你回去一趟,房子也没什么影响吧?”刘华问道。

“噢,是这样的,我邻居她出远门前,有样东西放我这保管了的,过几天她应该就要回来了,我怕她急着要,我又不在家!需要回老家半个月左右!”林勇说道。

刘华想了想,也好,反正林勇的房子比较接近自己上班的地方,当然,也能顺便帮下忙,就连忙答应了。

“那个钥匙就放在门口的地毯下面,我现在赶时间,就先走了,你晚些就过来吧!”林勇很急地说着。

“哦,可以……可是,我还不知道给你邻居什么东西呢。”刘华觉得林勇的处事方式有点奇怪。

“那是一个锁好的箱子,就放在杂物间里面的,记住,她过来取的时候一定要开门还给她……记住。”林勇很慎重地说道。

“哦哦,好吧!箱子里头的东西不贵重吧?”刘华又打探了一下。

接着,电话里头就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显示林勇已经挂断了,想必应该是很急着回家看望母亲吧!好吧,等会收拾几件衣服就过去吧……

不久,刘华就搬到了林勇的住处,掀开门口地毯,果然有两把钥匙,刚才还担心,钥匙会不会落入不法分子的手里。拿着钥匙打开了靠外的铁栏门,然后再打开了木门,虽然已经是早上7点多了,但是房间还是显得很暗淡,原来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了。其实刘华还是喜欢这样的感觉,太刺眼的阳光反而使他无法放松下来呢。

房间还算整洁,应该是林勇收拾好了才离开的,刘华把行李包拎进了房间,然后洗了个澡,换了一件衣服就上班去了。

晚上下班回来,也不怎么做饭了,累了一天,就泡个面吃罢了。但是令他觉得奇怪的是,这整栋楼也显得非常安静,难道整栋楼都在吃泡面度日吗,居然没有往常的那些阿姨大婶做饭的吵闹。不过也好,安静的环境工作起来也更有效率。

刘华吃着泡面,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

“谁啊?”刘华拿纸巾擦了擦嘴站了起来。这么一问,敲门突然停止了,刘华就起了疑心,“是谁啊?”又问了一句,奇怪,到底是谁呢,通常这么问了,门外的人也应该回应一下了吧,刘华就站定着,因为他白天工作的劳累使他钻起了牛角尖,他到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没有礼貌,也不回应一声,难道是哑巴不成?

刘华也想一探究竟,便慢慢地走向门口处,此刻,他正慢慢地一步一步靠前走着,耳朵竖起来监听着门外的动静。

突然,“砰砰砰”几声,门外的人似乎不耐烦了,正用脚猛地踢着那道铁栏门,刘华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身子往后抖了一下。

“砰砰砰……砰砰砰”门外正是越来越激烈的踢门声,似乎将要把整个铁门踢烂才罢休。

刘华冷汗都冒了起来,他趴在地上,挪动着身子,慢慢地移动到木门处,此时,门外的踢门声还不见停止。而刘华正想要从木门底下离地面有3厘米的空隙中看看外面到底是来者何人……

刘华慢慢地放低身子,头部正与地面平行,而视线则慢慢地移动到门外……门外到底是谁,不看清楚是绝不能开门的,因为他担心是不是林勇那小子在外面惹了什么祸,不巧连累到自己!

想着,刘华的视线已经看到了门外,门外光线比较暗,但是刘华还是能看到……看到一双腿,穿着粉红色的布鞋,女性的布鞋,和一双中长的黄袜子,门外应该是一个女人吧,但是为什么这么激动地拍着门呢……

慢着,刘华似乎发现了什么,“那双腿上面,好像还带点血迹……”刘华心理想。再使劲往上瞧……那是,那女人上身应该在不断地流血,因为那双腿在随着踢门的时候,正有暗淡的血液往下流。

这么说,门外是一个求救的女性,被人剪掉了舌头?而且砍掉了双手?所以才不发一言而猛地踢门?此时的刘华正冷汗直冒……他不知如何是好,是开门帮她还是……要是凶手也突然冲了过来,或者凶手不止一个,而是几个呢,自己也根本帮不了,甚至还会一同遇难……

刘华再低头看了一下门外那双沾血的脚,突然,他看到那双脚往上一窜,许久不见落下,他赶紧站了起来,定了定神,好奇心促使他打开了门,但是,门外的女性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赶紧把门关了起来,思考着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他快速地再次打开了门,眼睛就死死地盯住门外的地毯,他鸡皮疙瘩全起了,然后快速地关上了门。

因为,他发现……门外那张地毯上,居然没有沾上一滴血……由刚才那女人猛地踢门的情况,血液应该会到处溅的,但是门外就是一点血也没有,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门外又恢复了平静……

刘华正坐在沙发上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百思不得其解,报警的话,那里也没有任何痕迹,警察也查不出什么端倪,要是打道回府,为了这个理由,估计会被人当傻瓜取笑。所以就别多想了,还是将就地在这住一个晚上再做打算。

想着,刘华走进了沐浴间,想要洗个澡就睡觉了,但是刚才的那一幕还印在他脑子里,他挂好了干净的衣服,在镜子前思考了起来。突然,他从镜子里头发现,有什么东西在背后的窗口外一闪而过……刘华发毛了,因为,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在窗外闪过的东西……那是一双腿!

怎么可能,这可是三楼啊,而那双腿还是如之前看到的一样,不断地流着血。

刘华赶紧冲出了沐浴房,定了定神,然后抬头看了看四周的窗户,没有再发现那双腿了。

难道是自己错觉?一定是被门外那个事件刻在脑海中,以至于……看到什么不对劲的事情都往这方面想?

不过还是先打个电话给林勇,问一下情况,到底这房子有什么问题,又或者这小子知道些什么东西……

刘华拿起电话,拨打了林勇的号码……

突然,一阵铃声从背后的房间传出……刘华赶紧跑到房间里头,一种不祥的预感萌发,他发现,声源就在床底下,他低头探了进去,并伸手进去取出了一手机……一瞧,那正是林勇的手机啊,难道,他离开的时候,忘带手机了?应该就是了,因为之前林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号码确实不是这个。但是,这林勇也够粗心大意的……

刘华被一大堆问题缠绕着。这么说的话,现在是联系不到林勇了,只好等他回来,再了解清楚。

整晚,刘华都在恐惧中度过,窗帘都拉得紧紧的,他是不愿意再让自己“凌乱的内心”再制造一些吓人的画面了。

终于天亮了,刘华还是先洗了个澡,定了定神。此刻,他正往外走,起码是白天了,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应该也不至于这么邪乎了。他慢慢地打开了木门,往外瞧了一下,似乎都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好吧,打开了铁门,走了出去。正在这时,他眼角正感觉有一个人头在往上楼楼梯拐角处方向移动着。

他猛地转向那方向,噢,原来是一个老婆婆。

“老婆婆,早上好啊!”刘华还是跟老婆婆问候一声。

老婆婆面带笑容回应了一句,刘华突然想要趁这个机会打听一下这房子有没有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

“老婆婆啊,您好,我是新搬进来的,想向您打听一下这房子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刘华问道。想不到这么一问,老婆婆的脸色有点变调,但是还是冷静地说:“小伙子,你住的那间房子是没什么问题的,住在那的前一户人家也没发生什么不如意的事情,后面倒是发财了出国才卖掉的。”

刘华听到后,呼了一口气,起码这房子应该没有什么冤魂纠缠的问题,那倒也放松下来。

“但是……”正想要离开的老婆婆又转过头来……看着旁边的房间迟疑地说道。

“但是什么!您快说呀”刘华看气色不对,忽然背部发寒了。

“但是旁边这房子的住户(两口子)就不幸了,半个月前发生了一起离奇的案件,看报道说,丈夫怀疑妻子有外遇,便在家残忍地杀死了妻子,后分尸,正在运尸过程中被警察抓获,但是据那男子说,他把妻子砍成了6块,头,左手,右手,胸腹,左腿,右腿。但是在运完头之后,在运手以及胸腹的时候就被抓获了,待警察押那名男人回家做现场调查的时候,却发现那双腿不见了……男子当场被吓死……

警察在现场也找不到那个头的下落……悬疑的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

刘华听到了这里,脸色都变紫了,”邻居,女性,被分尸?那双腿?跟昨晚那双流血的腿会不会是……“

突然,刘华似乎意识到什么,赶紧打开门,一个劲地冲到了杂物室,”那个箱子?林勇要还给隔壁女邻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猛地推开了门,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被锁起来的箱子,刘华走进去,注视着这个箱子,箱子不是很大,就一个人头的大小……

”一个人头的大小?“刘华突然想到了什么,因为不知道是什么逻辑,使刘华感觉到这个箱子里头的东西不简单,也许……也许那里面真的就是一个人头!

刘华二话不说,赶紧找到斧头,用力砸下去,砸破了锁头,那箱子里头的东西发出了”噗通“一声,刘华冷汗直冒,慢慢地打开了那箱子,这箱子里头……果真是一个人头!刘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实在离奇,但是,他还是这么认为,他认为案发当天,住在隔壁的男人把女人的头藏在了这间房子内,以至于那女人的亡魂要回来索取,但那人头的长相没看清,因为刘华看到的仅仅只是人头的背面,被不规则长度的头发覆盖着……

就在这时,”砰砰砰“一阵敲门声把已经吓傻的刘华抽离出来,但是,幸运的是,敲门声又停止了……

”门外?“刘华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一个劲地冲进来,根本没有把门锁起来,只是虚掩状态,那么……敲门的人可能已经走进来了?

刘华猛地回过头来,那是……他看到一双流血的腿慢慢地走了过来,刘华直接惊吓过度,晕倒了。

几天后,警察发现刘华已经死亡,死相极其恐怖,似乎是头部不断被人猛踢,使他的脖子几乎断裂为止,而地上的血迹里,似乎能隐约看到一两个鞋印……

而且,更离奇的是,在房间的衣柜中,发现了林勇的尸体,死亡时间是在刘华死亡的前三天。

Introduce:"Bell bell bell " , what a shrill ring broke midnight is halcyon, "Bell bell bell " , abrupt, the Liu Hua in sleep soundly rectified an individual to jump from the bed, look at the mobile phone that is put on the table opposite side then, mechanism of open-eyed the handle before remembering sleeping obviously was dropped! But, complaining to receive heard a telephone call, liu Hua shows in the incoming telegram above who is looking to give opposite party. "Hello? Which are you? " " hello? " he asked again, right now, he begins to send cold, the other side did not talk all the time, can hear breathing voice 9 times from phone within only. Who is the other side after all, liu Hua is a bit impatient, "Or else talks I was hanged! " abrupt, phone within someone said, "I am …… Lin Yong " , sound brings the sense of bit of mewl it seems that, "Oh, lin Yong, you how, what thing to produce? " Liu Hua asks, it seems that the thing that Lin Yong produced what misfortune. "My Mom …… fell ill, I want rapid move to come home, can you help me attend a house? " Lin Yong still is worn in the pronunciation of mewl, it seems that the concern with his mother very serious illness. "Ah? Such ah, but I do not understand, you go back, house also is it doesn't matter affected? " Liu Hua asks. "Oh, be such, she gives my neighbour before far door, thing having kind puts me this kept, cross her a few days to should be about to come back, I am afraid that she is worn urgently should, I am not in the home again! Need returns old home half month left and right sides! " Lin Yong say. Liu Hua thinks, it may not be a bad idea, anyway the place that Lin Yong's house is close to him to go to work quite, of course, also can give next help incidentally, agreed at once. "That key is put below the carpet of the doorway, I drive time now, with respect to foregone, you come over later! " Lin Yong is saying very urgently. "Oh, can …… but, I still do not know your neighbour what thing. " Liu Hua feels of Lin Yong play kind is a bit strange. "That is a case that has locked up, be put inside hovel, remember, when she comes over to take, must open the door to still remember to her …… . " Lin Yong very cautiously say. "Oh, good! Is the thing of case within not precious? " Liu Hua makes visit again. Then, phone within is transmitted " toot toot toots " sound, indication Lin Yong already hang up, most propbably should be very rapid move comes home visit a mother! Good, etc can clear away a few dresses to go …… before long, liu Hua moved Lin Yong's residence, lift

本文标题:流血的双脚 - 睡前故事
本文地址:http://www.jxgushihui.com/shuiqiangushi/808.html

上一篇:悬念故事之别有杀机 下一篇:诅咒电梯

相关文章

  • 千万不要看

    【千万不要看】简介:簇簇搬出了宿舍,和男友李益鹤在校外不远处租了房。房子便宜,水电俱全,只不过家具有些陈旧。簇簇倒是没想这么多,和男友欢天喜地地搬进了房子。这天,簇簇特意请舍友们来聚一聚。闺蜜瑞雪羡慕的看着簇簇,“簇簇,你现在行啊,这房子这么便宜就租下了。”簇簇得意一笑,“这都归功于鹤呀,如果不是他,我哪儿能找到这么好的房子?”李益鹤目光有些躲闪,勉强笑了笑。...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扔不掉的头发

    【扔不掉的头发】简介:正在读大学的小墨,是一个非常喜欢安静的女孩,她很不习惯宿舍里的吵吵闹闹,于是她决定搬出宿舍。搬出宿舍之后,她就需要在外面找房子。找了很长时间,终于在一看上去有些破败的居民巷里,找到了一所房子。...

    2021-06-16 睡前故事
  • 老宅生猛

    【老宅生猛】简介:在东京一家设计公司做美术员的28岁青年前田司,最近陷入了情绪的低谷,因为他喜欢的女孩儿过段时间就要结婚了,与其说是“喜欢”,不如用“暗恋”这个词更为恰当。...

    2021-06-16 睡前故事
  • 蹊跷的敲门声

    【蹊跷的敲门声】简介:我叫刘浩,最近刚搬了新家,是一套崭新的三居室,这套房子位置很好,装修也不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屋主却愿意用低价卖给我,全家人里面母亲高兴老婆满意女儿新鲜,可是我却有苦难言。自从搬进新家,我总是...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今夜谁陪你入睡

    【今夜谁陪你入睡】简介:这就是你捡的那只快饿死的猫?”好友盯着脚边正打着呼噜的猫问。她不情愿地点了点头。那的确不是一只讨人喜欢的猫:黑成煤炭一样的皮毛,凶恶的模样,令人看了就生厌。她对它毫无兴趣,有时连猫食都懒得喂。...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墙壁里的女尸

    【墙壁里的女尸】简介:二十多岁的芬芬,是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围绕在她身边的帅哥自然也是极多的。但是芬芬根本看不上他们,倒不是芬芬眼光高,而是芬芬觉得这些人并不靠谱,这些人表面上看上去道貌岸然,其实骨子里只不过是垂涎你的美色,一旦成功把你骗到手,就会露出他们的本性,时间久了玩腻味了,他们就会另寻新欢。芬芬觉得选对一个人很重要,因为这牵扯到自己一生的幸福。每次相亲见面的时候,芬芬是不太在乎对方的容貌的,她主要是看这个人的人品,内在修养,以此来综合评判,然后给对方评分。但是,很遗憾,目前为止在她眼里没有任何一个人...

    2021-06-16 睡前故事
  • 算命师

    【算命师】简介:深夜,徐半仙家中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徐半仙打开门一看,是一个女子,怀中抱着一个两三岁大的孩童,那孩童双目紧闭,面色苍白,似是病重。“大师,求你救救我孩子吧。”那女子焦急说道。...

    2021-06-16 睡前故事
  • 消失的红皮鞋

    【消失的红皮鞋】简介:小段是出租车公司的实习生,由于生活拮据加上这段时间自己还在实习没工资,不得不搬到城边的老住宅区,相对下来,小段生活费节省下来不少。老住宅区位于城边,小段每次下班回家都得打车,绕过长长的一段荒地再步行几分钟才能到家,很多年轻人家已经搬离老城区,剩下的只是一些老人,生活时间久了不愿意搬走也图个安静。...

    2021-06-16 睡前故事
  • 七月半之鬼衣

    【七月半之鬼衣】简介:无论是城中村,还是远离繁华都市的小村落,有不少人都喜欢把换洗的衣物晾晒在外面。城中村的居民可能会选择把衣物挂在窗台上或天台上,乡下居民可能会直接在家门口的向阳处摆放一个落地的晾衣架,或简易的搭上一根竹竿用来晾晒衣物。但是不同于城中村居民的是,乡下居民收衣物比较勤快,总是会在夜幕降临之前,把衣物收入家中。他们这么做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就是避免晚上下雨把衣物淋湿,至于另一方面,或许上了年纪的老人会比较清楚,那就是防止衣物在夜里沾上不鬼魂的气息……...

    2021-06-16 睡前故事
  • 墙上的脚印

    【墙上的脚印】简介:这算是个中等规模的小区,几乎每户都有半露的大花园阳台,最后这样的形式成了一种地产商争相效仿的模式。我搬进来已经半年了,四户两梯的格局,入住率在逐步上升,每天装修房屋的机械声音吵的人不得安宁,那是个...

    2021-06-16 睡前故事
你可能感兴趣